美人妖娆之独爱乐善

第60章 娇儿落水

丘已经走一月有余,如今已出正月,天气渐渐回暖,我心中实在放心不下,寄去的书信没有任何回音,却还是每日坐在桌前书写心中的怀念,还有对他的牵挂。

九烟成了我的传令军,每日里各个院子里来领事的婆子婢女还有各个管事的都要先经过她,然后再捡了重要的来回话,能够下午办的事,上午也绝不啰嗦,能够明天办的事今天亦是绝不来聒噪。

大家都心知肚明,凡事都要尽心尽力做,家里的用度也不断的削减,各个院子里的老人都留下了,年轻一些的,还有刚买来的也都打发出去了,本来侯府里的佣人为数不多,如今更是少得可怜。

乾元的身子也好得差不多了,我想着她这样软弱若是将掌家的权利给了她,必定那个是不好拿的,不如将权利分出去一些,也能够互相弥补。

思及此处,我唤九烟道:“你去将元姨娘请过来,我有事和她商议,顺道再去将嫂嫂请过来。”

九烟得了我的令,着急忙慌的就出去了,按理说这件事要在放一放才能够安排的,好歹也要过了二月,可是我心里实在是着急。

一会子功夫两个人都来了,我吩咐丫鬟去沏茶,拿糕点,乾元和云姨娘看着我客气地说道:“郡主不必忙乱了,我们一早上也是喝了茶来的,眼下也不渴。”

元姨娘说:“自从我生产后大事小事都是郡主照顾,心中说不尽的感激呢!”

我温柔一笑道:“妹妹说这话就见外了,我们原本是一家人,哪里还见外。”

乾元看着我们二人极尽亲密,不由得问道:“郡主何时与元姨娘也这样关系好了?”

我与云姨娘互相看一眼微笑回答:“其实我们大家都是好的,只是我平日里懒惰少了走动,倒是让姐姐觉得奇怪了。”

说罢他们两个都笑我太过于单纯、可爱,作为比我进府早的老人,早就习惯了看别人的冷眼,习惯了拜高踩低的势利眼。

“郡主是性子爽直,也从不与人计较,我们这里虽然是大户却也很多人都不能明白呢!”乾元的话似乎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元姨娘接过话道:“郡主是个爽快人,而且待人和善,底下的人虽然都已经知道了郡主的手段但也是爱戴郡主的呢!”听她说得恳切,我也不觉得便脸红起来。

见到她们两个尽是拉些家常,倒是将正事差点忘记了。

壶里的茶泡得刚刚好,新茶陪新事,我倒是觉得十分的合宜。从配有洛华图案的八仙桌上站起来,恭恭敬敬给两个人行了一个大礼,还未等我说话,乾元也立即站起来道:“妹妹这是做什么,折煞我等了。”

我倒是毫不在意道:“两位姐姐待我甚好,而且万事都是想着我的,如今乐善却是要给两位姐姐添麻烦的,因此需得先给两位姐姐行个礼。”

元姨娘轻声细语道:“郡主行这样大礼,我们怎么能够受得了,不妨有什么为难事需要我们两人做,我们尽力而为就是。”

我还是一副撒娇耍赖模样,笑靥如花道:“既然两位姐姐都愿意为乐善分担难事,那我便大胆说了。”

“不妨事,不妨事,尽管说。”两人同声同气。

“近日里发生这许多事,两位姐姐也是受尽苦楚的,如今我们能够有今天这样的和谐模样,全凭两位姐姐不弃。”我这绕着弯子说话自己也觉得十分不爽快。

“关于三公子赫致入狱的事,我们是什么忙也帮不上。”我看一眼她们两个,见他们点头又说道:“如今丘公子也不在家,独自一人在外带兵打仗,你们也是知道的。”他们两个又点头。

“家里银两短缺,我们各个院里也都裁剪了用度,但像我这样生活毕竟不是尽头。”他们又点头。

元姨娘看我问:“郡主有什么好主意,我们也能帮些。”

我等的就是两个人能够说一句这样的话,接着道:“银两两位姐姐自己也不必拿出来添补用度,我就是想着若是我能够去帮一帮二公子,说不定赢了仗赫致也能够早些回家。”

乾元眉头紧蹙,似在思索道:“郡主这样说好像也对,可是不知妹妹想怎么帮二公子呢?”

我倒是知道她平日里就是个没心眼、没主意的,今日倒是真正的认识了,我坐下来,将乾元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轻声安慰道:“嫂嫂不必担心,我想帮二公子的是到他那里去呢!”

元姨娘反应倒是机警,双目圆睁道:“郡主是要上战场去了,你若是走了,家里的大大小小之事,有哪一个能够扛得动呢?”

我转过脸去看着元姨娘丰润的面庞道:“姨娘不必担心,掌家之人我已经选定,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他们两个面面相觑。

我眼瞧着他们谁都不说话,定是自己也没有注意了。又说道:“两位姐姐如果你们其中一人掌家必定是要不能够管得好的,常言道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想······”

话还没有说完,乾元便泪流不止,哭哭啼啼道:“郡主这样大事交予我们,我向来是个软弱的,若有什么做得不好的,谁能够听得呢?”

我揽过乾元肩膀,轻轻拍着安慰道:“嫂嫂心明眼亮,就帮着管钱,这钱在手,谁能不听呢。”顿了顿,喝一口茶,接着道:“你若是不轻易放钱,就没有人敢轻看你。”

乾元嘤嘤啜泣道:“郡主妹妹,这事我会办砸的。”

我不住地安慰,元姨娘是个眼力宽的,寻声问:“郡主莫不是要我掌权吧。”

我看着她,没有言语使劲点了一下头。

元姨娘面露难色道:“郡主这样放手实在是高看妹妹我了,就是孩子我也还照顾不周,哪里能担得起全家人的吃喝。”

我见她是真心这样想,又道:“平日里我看人倒是也不会看错,虽然姐姐这样说,但我却瞧着你是个心思缜密之人。我就直白说,如果赫致出狱,元姐姐定是要封个嫡夫人的。”

常言道看破不说破,如今被我点破,她也倒是明白人,竟然掩口笑了:“郡主不当个将军真是屈了人才。”

我紧接着话题道:“对啊,我就是做梦都想当将军的人呢!”

三人互相看一眼笑一阵,又看又笑。

我问乾元:“嫂嫂你可以帮我的忙的对吧!”

乾元不敢应答,两只手尽管绞着,半天从鼻子里哼出一声“嗯”。

我又问元姨娘,“姐姐能帮我的对吗?”

她倒是直爽,微笑着道:“郡主在时我便听郡主的,郡主去时家里便听我的,郡主回来时,家里一切大小还是尽听郡主的。”

我呵呵笑道:“姨娘若是个男子也必定是个军师。”

言罢三人又笑一阵。

事情刚刚说好,只见一个九烟过来,轻轻地跟我说有件急事。我允了。

进来的是乾元院子里的使唤丫头,看见我们三个跪在地上磕头道:“给郡主请安,给夫人请安,给姨娘请安。”

乾元看是自己人,问道:“何事?”

来人道:“回夫人的话,夫人刚走小姐吵着要放风筝,但是······”

后半句怎么也说不上来,我说:“不着急慢慢说。”

那丫头又说:“小姐不小心落水了。我们已经救起。”

话音刚落,乾元便告辞,急匆匆先走了。

爱上落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