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妖娆之独爱乐善

第25章 一梦遂心

午后阳光称心如意,我与丘同房不同床已经数月,外屋里的软榻早已是丘的天下,我与他也仅限在此了。他在酣睡,我一人闲着无聊练剑也无趣就独自找了兵法研究。

古人兵法以布道居多,可实际运用上却各有不同,精妙之处在于人心,天时地利乃是成功之道,不过也有反胜之说,我虽在东南山修炼几年,可师傅所传授的也是修身养性以保无虞之类,没有教授兵法,这独自研修也终归不是办法。

若不是昨夜之梦,想必现在还没有想要研读兵法之心。

世人都道仙人之徒也必定有几分强处,可是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知道什么是仙?而我师父也就是修仙之人没有传说中神秘,我更是没有什么过人的长处,唉!哀叹之余也不免觉得伤心。

“小小娘子,却是叹气,难道是心情不快?”丘的呓语还接的恰到好处。

兵法以孙子见长,论谋略也没有固定的做法,我苦苦不得法,又翻看了其它兵书。想必这些都是无用。

“娘子是要当女将军的吗?”丘的声音如蝇嗡嗡耳边。以手想赶走不料却落空,猛回头时,一双清澈明亮的黑眸直直逼在眼前。

“你是想要人的命吗?”我直直盯着他“没有看到本郡主正在研习功课。”语气坚定不容打扰。

“哪里有女子外出带兵打仗,男子在家纺纱织布的,难不成你是上天派来拯救天下苍生的吗?”他的双眼在我脸上仔细端详,像是发现了什么重大秘密。

双手推开他,不看他。也不想别人知道自己的打算。“今日是我闲着无聊打发时间而已,谁说不上战场就不能读这兵法了?”

“那好,我倒是想看看你都有什么想法,不如大家一起分享如何?”丘的身体稳稳坐到桌前与我对视。

按照常理,眼前这位风姿绰约相貌出众的男子是不错的,既然嫁了就会有日久生情的情愫,可偏偏是不喜欢。

“你好像每日都是清闲的。”望着他的神色,找些话搪塞。

窗外流云遮掩着猛烈的日光,却是无法遮掩光芒的利刃,不久之后又是光芒万丈。

“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如花朵般呵护的白玉茶盏在他手中游荡婉转。我现在只是不愿被束缚于这极其不公的人世。

“现在外戚正是猖狂时,国家有难虽然都城之中平安无事,但也不免人心惶惶,丘公子乃是国家要臣,难道不去外面与其它公子大臣们商讨国事吗?”我直言不讳,内心就是有报国之心,也不愿丘看出我有离家之意。

“嫂子,可是在屋内与哥哥说话?”赫致立在门外想必听到了我和丘的对话,与丘面面相视。

“三弟,有话进来说。”丘的眸中流出爱惜之色。

“这虽说现在是初冬但外面是温暖的很,今日澜儿缠着我要去洞庭湖游玩,我想哥哥嫂子也一同去方才有趣,特地来邀约。”赫致的鹅黄色缎子上大朵大朵的文殊兰连成一片,我只是知道文殊兰的长相,却不知有人如此喜欢。

见我盯着他丘拉动我的衣袖道:“你是想去吗?赫致还在等你的回话。”

我也不回答他,只有一句“好漂亮的文殊兰。”丘与赫致四目皆朝着文殊兰看,许是我太惊讶了,所以······

洞庭湖上没有薄薄的冰层,湖水微微泛着波澜,翠绿着完全没有接受冬天的意思。

一行五人荡漾在湖心,一叶方舟稳稳向前。“郡主嫂嫂眉头略有愁色,有什么烦心事不妨说来大家帮你分解一下可好。”怪不得赫致如此喜欢他的澜姨娘不曾娶正室,原来她的声音婉转动听,说话如唱歌般音韵和谐。

“妹妹好意,今日景色美好,什么烦恼都可以抛走。”我尽量用自己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回答。

“这洞庭湖上歌声缭绕不知是哪家女子歌唱。”赫致的左手边舒姨娘玉指捏着手帕娇声说道。

“不如舒三娘也给大家来一曲?”赫致朝着身边的小妾一脸期盼。

“公子说笑,三娘从嫁给公子就不曾在其他人面前唱曲,今日也就免了吧。”舒姨娘原本是戏子出身吗?为什么丘的女人会这么多,今日一次就领了两个出来?女人不是在争男人的时候都是要耍手段的吗?······?问题问题都是问题,我可能是兵法看多了吧。

为了平复自己内心的问题,端起茶轻轻抿了一口,初冬茶凉的真快。

渐渐的歌声近了,遥望那边船上的女子以白纱遮面,一方古琴声袅袅动人,伴随着歌声的悠扬,我也渐渐沉醉其中。那如瀑布般的青丝垂在身后,有女妖且丽,裴回湘水湄。水湄兰杜芳,采之将寄谁。瓠犀发皓齿,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

这样美好的女子是该入丘的口袋。

“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他的手厚实温暖,盖在我的手上,如暖流般在身体里流窜。

“我在想谁家姑娘有这般动听的歌声,我很有兴趣见见呢?”其实是我自己的一个绝妙的想法囊括其中,不过那也只是一个想法而已。

我们的船随着歌声游了很久,赫致与丘兄弟二人在饮酒,丘酒量虽不是很好但是也快乐着,我的心不知在何处朦胧飞舞,然后四处游荡,他们偶尔举杯,偶尔和两位姨娘说笑,我却浑然不知他们在聊什么。

日暮西山,晚霞映红了整片天空。巧合的是路上又遇到了那位歌声缥缈悦耳动听的女子,这回是独自一人抱着琴,落日的余霞挥洒在她的娴良身段上不由得让人多注目几分。

赫致来了兴致小跑上前道:“姑娘为何独自一人,不如我们结伴同行如何?”许是怕两位姨娘吃醋,眼睛向我们这边看了又看。

“不必了,谢公子好意。”女子回头看了一下我们,拐进一个小巷不见了。

刚到门口就看见九烟坐在大门耳上痴痴的等着我们,匆匆行了礼道:“公子夫人你们回来了,老爷和夫人这会儿正在堂上等着你们呢?”

厅堂里,永昌侯和夫人端坐等待,乾元领着娇儿也坐在那里等着我们,厅下是赫致的阮姨娘撅着嘴不耐烦的抠着襦裙上的刺绣。

见我们回来了,夫人露出喜色“都回来了,那就先说事情然后再各自回去吃饭吧。”我们几个面面相觑不知发生了什么。只见夫人缓缓道:“今日圣上有旨再过几日就是冬至了,我们乃是皇亲所以要和其他皇亲一起去进香祈愿,你们商量一下。”

我不知在冬至这日还有这样的习俗,也不愿多话静静的看着永昌侯。一个从来不在儿女面前多话的父亲。

“这样的事向来都是大哥去,现在大哥不在那就只能是二哥和我去了。”赫致的声音这时出现的恰到好处。

“你父?”转脸看向永昌侯。

“除此之外郡主也要一同前去。”夫人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走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道:“今年不同,女眷乃是我千岁府的脸面,往常就是千岁自己去,今年就好了。”

我不知道她说的今年就好了是什么意思,但总觉得我是他们家的面子,那有谁能理解我内心的里子呢?

一夜无眠。但愿不是我不想见到的场面。毕竟我还曾经给十五皇子守过孝,这些也没有关系吗?

爱上落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