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妖娆之独爱乐善

第13章 金口玉言

我定定的立在原地,怀宝牵着马车走侧门安置去了,后面的姑姑们也稳稳踱步来到我身前,见到父母亲缓缓侧身拱手略略行了大梁礼仪,起身道:“恭喜国相大人,恭喜鸿杰夫人,郡主今日平安归来,待奴才回去回禀了娘娘,择了良日再迎郡主到宫中。”

父亲亦是不敢怠慢,缓步置前“姑姑劳苦,先回寒舍休息再差人好生的送姑姑回宫吧。”

姑姑浅浅的福了福道:“谢国相大人厚待,今日还要早些回宫复差,就不劳大人了。”

“那有劳姑姑辛苦了。”身边丫头见状端了一盘红锦金线织制的丝绒布袋恭恭谨谨奉上,后边一宫女好生的接了也不多话。

“国相大人请留步,告辞。”父亲母亲拱手相送行的远了,才回头双双望向我。

“父亲,母亲。”我连喊带哭的扑进了双亲的怀里,母亲正要拥我,我赶紧顺势跪下给父母行至孝大礼。

母亲心疼不已,哭诉道:“我儿回来了,何须如此大礼。”话尾哽咽都无法听的清楚了。父亲在侧,高兴的不住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里不是我们父子儿女叙情之处,回家再说吧。”父亲牵着我和母亲的手欢欢喜喜的进到了大堂里。

这里还是小时候离家的模样,只是仿佛为了迎接我回来重新粉刷了一些,而且那幅腊梅迎春图也端正的挂在侧面的墙上,屋子里一尊五虎青铜焚香炉袅袅升起一缕一缕馨香的松果清脂和了檀香的味道,我是熟悉檀香的,师傅的房间里就长长焚檀香,我有时淘气就在里面掺一点迷魂香进去,不过每次都不会得手,师傅的通灵之处哪里是我这个小丫头子能够哄骗的了的呢。

“女儿,随着我和你父亲回你的厢房去看看。”母亲毫无凌乱的牵着我的手深情的望着喜笑颜开的父亲。

“倩儿,快去传饭。”父亲随口安排了一句。

“爹爹今日为我儿准备了很多好吃的,都是我儿爱吃的,等我儿吃饱了,在好好和父亲说说这些年不在家时的事。”父亲生怕母亲将我抢走了,紧紧随在身后。

我的嘴都合不拢了,高兴的吵着:“父亲和母亲都牵着,女儿才更高兴。”说罢赶紧拉了父亲的手,轻触时有一道清浅的伤痕在我的食指上,我不敢多想,此时不能惹父亲母亲难过。

“女儿大了还是这么顽皮,由娘拉着你还不好么?”母亲吃了父亲的醋,娇嗔的样子真是怜爱犹嫌少。

“魅儿,你母亲吃醋了。”父亲朗声大笑起来,大约只有我在家时父亲才会笑的如此畅心吧。

“还不是你每日在我眼前聒噪,如今女儿回来了,就多亲近些也是不够的。”

“好了好了,我只陪着我魅儿,好好吃顿饭就算了,你们母女今日就好好聊个够吧。”父亲的言语间温柔至极,我不晓得那些我不知道的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父亲竟然变得如此随和,如此爱怜体贴母亲。或许是夫妻伉俪情深也未可知。

我住在国相府里最温暖的地方,鲜花盛开,秋菊在风里傲然挺立犹如一位翩翩君子凌风而立,枝桠间互相交错,最美的是新培植的粉菊,既承袭了黄菊的淡雅浓郁也将粉色自然释放,不带一点羞涩。我站在花坛边上痴痴呆呆的看不够。

父亲上前揽着我的肩,细致的在讲述其中故事“你刚离开那日,你母亲便病了,为了让家里有一些生气,我们特地的拜了菩萨,回来的路上遇到一位婆婆正在院子里栽种菊花,黄白之间真是漂亮至极,不由得你母亲也提议要栽种一些菊花,就这样种了很多时日后菊花渐渐的都长成了,你母亲又开始培植其他颜色的菊花,试了很多次也失败了很多次才有了一些成果,你所看到的这些菊花是春天里培植成功的,前几日刚刚开放。”父亲说道此处深情脉脉的望了一眼母亲。

这样的花在我大梁国并不多见,尤其是粉色更是精妙难得,今日母亲亲手培植了出来,想必这样的花朵是许多时日定是辛劳才能有此所得。

“母亲定是日夜辛劳才得此花开放,母亲辛苦了。”我相望着母亲欣欣然的目光,不觉更加珍爱母亲的恩情。

“我儿可也喜欢。”母亲的话语温柔多情,生怕一不小心吓到我似的。

“当然喜欢了,自小我酷爱海棠,尤其喜爱海棠秋日里凌风而开,风度翩翩高雅不凡。今日见了这菊花更加觉得秋日里的娇嫩何止是秋海棠这一枝,菊花的傲然风骨也不俗。”

“哈哈哈哈。”父亲朗声大笑,“我家姑娘今日归来果然有别于当日离家时的青涩,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

“瞧瞧你父亲都高兴成什么样了,都毫不顾忌自己的身份了呢。”母亲杏眼含波,话语间朱唇上下相碰活色生香我这女儿也爱不释手了。

“虽然增长了见识就是不知道性格是否也改变了许多,还是那个淘气骄纵的大小姐么?”父亲甩开广袖将双手背在自己身后,阔步先踱到内室里去了。

“这菊花虽美,但是若有不当之处也是斩首之罪。”母亲神色忽而黯淡了下去,我顿时阴云布满心头,好多事情都是自己不能左右的。

母亲虽在府中锦衣玉食,但好多的事情总是要自己动手完成,父亲身上的九色樊笼翠珠是母亲一颗一颗亲手缀了上去的,翠绿的珠子用的是孔雀身上的绒毛精密织就而成的丝线所缀,华丽不失大家风度,高傲不具骇人之色。

暖阁里,皆是珠帘,幼时玩具也一一陈列在西侧偏房的角落里。屋顶横梁上描画着八仙过海图,一群神仙正在大海之上各显神通。何仙姑手持莲花笑容嫣嫣,张果老到骑毛驴双眼紧闭,其余各人各式模样,仿佛是真的来了呢。

一串镌刻而成的葡萄由梁上轻悬落下,垂挂在拱形圆门上,亮丽的油彩涂画栩栩如生,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一株葡萄架种在了房间里呢,每一处都是顽皮俏丽多姿,不是大家女儿的粉妆玉琢,却别开生面另有一番美色。

其中最爱的还是在前窗下读书赏花,一壶碧螺春一卷诗书一位美丽侍女,这样安排我心足矣。

“国相大人,夫人小姐,请浣了手进餐吧。”倩儿嘴角高高翘起弯成了一抹月牙,身后跟了陈妈妈和一群婆子丫鬟,浣洗的玫瑰花水,轻柔的手巾,还有我最爱的美食······

这一餐吃了足足一个时辰,说的最多的还是我在东南山上的见闻和秀丽的风景,每次提到生病时就略略带过,刚进家不能惹父母伤心落泪,就算是眼泪那也应该是高兴的泪水,不能让父母为我难过。

“魅儿,你师傅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母亲仿佛是不经意的相问。

“师傅为人和蔼,照顾女儿也是犹如父母之情,没有半点不妥。”我呵呵的笑着。

“那日相见只是匆匆一蹩,未能看的清楚秉性,今日见你平安归来又是增长了见识才觉得放心许多。”母亲言语涩涩,仿佛我吃尽了无穷的苦楚一般。

“娘亲,你多虑了,师傅待我仁厚可亲,功夫,文学,天文地理无所不通,我贪玩也只是学了皮毛而已,现在与师傅分别诸多不舍,见到娘亲更是高兴了呢。”我笑弯了眉毛,红唇之间一只鸡翅顷刻被我吃的只剩骨头。

“那就好,如今在家就好好的将养着,多吃些好的,喜欢什么就叫倩儿亲手给你做了去,不顺心的就和娘说。”母亲仿佛有什么不舍在不经意之间流露。

秋日里阳光仿佛也不愿早起,我在庭院里练了一个半时辰的功才微微露出了火红的颜色,倩儿路过瞧见我在花园里练剑,而且只稍稍着了一件橘黄色秀了荷花的薄衫,惊叫起来“小姐不能了,怎么这么重的露水你就穿了件薄衫,若是叫夫人见了可是要心疼死了呢。”

我不搭理她,师傅嘱咐日出前一定要悉心练功,若是偷懒定要责罚。

“小姐,赶紧停下。”见我没有反应只顾着自己,拔腿跑到西苑去了。不多时便抱来一件深色织锦绵绸长衣,挡在我身前。

“倩儿姐姐,我没事。”轻微一笑算是安慰。

“哪里呢,赶紧穿了吧。”又朝着身后看看,“九烟那丫头呢,不在旁边伺候着到哪里躲懒去了。我见着她非得好好教教她,小姐乃是千金贵体,不能舞枪弄棒,哪里大家闺秀像是男儿的。”

听她絮絮叨叨就像母亲一样,我扑哧笑了出来,“姐姐今年几岁了,怎么比母亲还啰嗦了。”

“小姐好好的就行了。”她转身离去。

早饭刚过,怀宝急匆匆的跑来西苑脸色煞白如同一张纸,见到我连滚带爬的“小姐皇上口谕午后到未央宫觐见。”如此神情我惊吓砸了手中的茶盏。

婚姻乃女人悲哀之一。皇家生杀予夺大权,哪里是小女子可以随心所欲。

伤悲戚戚呜呼哀哉!

爱上落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