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妖娆之独爱乐善

第11章 伤悲之情

“小姐从小是喝我的奶水长大的,能够为小姐尽心也是老奴的安慰。”

“陈妈妈这样说,叫我怎么担当的起。”我走上前去拥着陈妈妈的肩,内心的感激如冬日里高照的太阳温暖动心。

“小姐,洗澡水准备好了,就让老奴为小姐沐浴吧。”转脸擦去脸上滴落的泪珠,拿了一盒蜜香领着我向里边走去。

人生最好的馈赠就是家人的关心和爱护无疑。

晚饭用毕,携着九烟倚靠在月光清辉洒落的暖阁内,榻上的靠枕许是新做的,闻着还有棉花的味道,九烟好奇的打量着屋子里的一切,欢喜之情不以掩饰。竟哼起了歌。

“你的声音愈加的动听了。”我打趣道。

“小姐是笑话我唱的不好么。”她的手指抠弄着翡翠撒花洋邹裙上娟秀的丝线,含羞的样子不胜风的娇羞。

“哪里敢说你的不好呢,现下都被你管的牢牢的,还得好好的巴结你才对。”说罢掩着嘴笑了起来。

“小姐是主子,怎么却没了主子的样子。反倒和我这个丫头多嘴。”九烟抿嘴强自忍着被我玩笑的气性。

“听你哼到繁星若雨箃朗清,倒不是天生好性情,请将一壶浊酒尽,不道欢庆。这一句时,觉得你变了个人的样子呢。”

“哪里变了,不就是长大了吗?这样也值得小姐笑话了去。”看着她撅着粉嘟嘟的嘴,都忍不住要去捏一下了。

“九烟,你我虽然是名义上的主仆,但是却是最贴心的挚友,难以割舍的亲人,现下听闻你的调子,我心里倒是赞你的。”

“既赞赏我,怎么还笑话我。”九烟一双纤细白嫩的素手拖着粉嫩白皙的腮,圆睁着眼睛直视着我。

“扬目望向星光灿烂的夜空,就算是性情不好也会安定心性,饮尽杯中的美酒,不能言及心中的欢乐心情。这样成熟的心性,也只有你才吟唱的出。”我由衷赞叹道。

“小姐诗书才情越发的精益了。”九烟羡慕的目光顺着我衣袖上大朵大朵如云如海般的海棠花一直望到北墙边的一溜海棠树上。

不知她心里在想什么,有时候我猜不出九烟的心事,自己反而如一池春水明净透亮。

船舷上精美的樊龙图案犹如一只真的飞龙一样在大海上飞舞,离家也就不到一日的路程。东海相传是有一位东海龙王的,我们这样灯火璇美的船只在他们的地盘上航行,会不会打扰到,会不会有虾兵蟹将我们抓起来押到龙宫审问。

仿佛是三更了,船上的侍卫和家丁开始换班了,几个困得打盹的小厮看到来换班皆是喜笑颜开,不时的还要说上两句,都是些男子间的玩笑话,因为在船的第三层,所以底下的活动都尽收眼里,正思量间身上忽然没有那么冷了。

“小姐再有一个半时辰我们就要靠岸了,还是进到里面去好生的歇息一下吧。”陈妈妈仔细的为我披了一件红色织锦披风,轻柔的声音在耳畔回转。

“陈妈妈,你知道吗,我离家十年了,在我刚离家的时候,春天因为淋了雨便身子坏了下去,是九烟和师傅终日里陪在我身边照顾,师傅为我炼制丹药,为我医病。今日回家我还是有一丝不舍。”悲伤何止是在师傅告知离开的那一日开始的,思到此便低低的叹了一叹。

“小姐仁厚,想必日后定是福泽深厚,若是想念师傅就差人送了书信去,这也是可以的。”微笑着的眼神专注的望着我。她哪里知道东南山不是谁想要去就能去的了的。

我望着陈妈妈爱惜的眼神不忍,苦苦的微笑了一下,无需多言我心了然。

吾家有女初长成,如今我已是碧玉年华,若是在平常人家这个时候正是该给儿女选择人家的时候了,而我不同。携玉而生,第二日便被许了婚事,无论愿意与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已经不能寰转。更何况这是皇帝的金口赐婚,极大的荣宠极大的荣耀。只是不知道师傅预言道我要远去避祸到底是为何事,难不成家族从此也要遭受变故了么?

还没有靠岸就听到船上奏起了笙歌,暗夜微凉。说起我归来的事大家都是满脸喜悦,既如此也不至于笙箫脉脉。

月光洒落的余晖渐渐消散,我侧耳细听,不知为何,遂从暖床上爬起来。

“九烟,外面在干什么你去瞧瞧。”我拉了一件衣服披在肩上。

“小姐,你在暖帐里好生的呆着,冷不丁的出来了容易着凉。”九烟软语安顿。

过了不多时,九烟回来了,满脸如灿烂的星辉,明亮动人。掀开素华陲帐光滑细嫩的手指熟练的将一侧的陲帐挽了起来。嬉笑着说:“没有什么,就是下面载了一位乐师,听说过几日小姐要进宫问安,所以遣了乐师前来教授小姐,不过这乐师也是性格古怪。”

我的心怦怦的跳了起来,面部肌肉紧紧的绷了起来。以往知道黄命难为,今日才算是真正的领教了,夜半便要笙歌,岂非我要辛苦非常了么?

九烟看出我的气结,拉着我的手轻轻抚着:“小姐幼时婚事,想必过了许久大家都不会提起来了呢,至于礼节呢,想必是要吹走晦气,迎来好运的吧。”言罢又拍了几下,示意我放心。

屋外陈妈妈的声音响起:“小姐,老奴先进来伺候小计梳洗打扮。”

“小姐船要靠岸了应该仔细梳洗打扮才是。”九烟好生的为我挑选了一件梨花满园开的图案团锦卓花对襟衣衫,又选了金丝白纹昙花雨丝锦裙,素锦双燕刺绣梨花香囊,一双百蝶飞舞履,行走之间仿佛置身花海间,摇曳生姿。

烛火明亮照人,窗户底下的红烛哔哔啵啵的如烟花开放一般,我与九烟同时转脸:“红烛报喜,想必小姐这一回来,烦恼皆除。”

我笑着挑选一支发簪,“若是真的因为我回来了,一切烦恼都消除了,就好了。”

“那小姐,要用哪支呢?”九烟的眼睛也在妆匬里搜寻,高兴道:“既梳归云髻,那么就用玉叶金蝉簪好了。”

“九烟姑娘有眼光,梳了归云髻鬓间钗玉叶金蝉簪再合适不过。”陈妈妈边帮我梳理发髻边温柔的微笑。

“小姐这一装扮,就算是老奴也是要多看上几眼也不够的。眉不画而黑,自然如远山之黛,发际高远,恍若明玉,唇间似有珍珠玉露含粉而生娇。颈细长粉嫩柔滑,穿一件白玉兰散花纱衣,刚好隐约间不失大家风范。”

“只是还要加两件衣服才合适。”

我没有言语只由着陈妈妈一件一件的给我穿上,接连着穿了三四件才算是打扮好了,而我就像是端午的粽子包裹了一个严严实实。

陈妈妈下去为我准备吃食,我拧着眉毛看着九烟,“小姐就先将就着忍耐一下吧。”

“以后每天的生活都要约束在这些衣服里了么,捆绑着有什么乐子。”

我瞅着自己端庄淑德的模样,竟然也不是那么讨厌了呢。镜中的自己,若落花入水清爽而不失风雅,气韵娴静,秀丽大方。

东方微曦,船稳稳靠在岸上,三两的渔船收了锚,准备出海,岸上的棉布女子挽着高高的云髻,挥手告别自己心爱的丈夫。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看到这样的情景才觉得有了家的温暖。

“小姐在看什么,这样出神?”九烟披了件红色织锦披风在我的肩上,我侧转脸颊望了一眼身后缥缈广袤的大海,相隔迢迢,遥遥无期。

我们离去师傅的脚疾不知好了几许,但愿九曲山的泉水和了灵芝和仙草会让师傅的脚不那么痛,一个人也忍受着孤独,寂寞。想必那石头又会深一些了。

爱上落花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