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王妃宠翻天

第9章 009:以动制静

“我知王爷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王爷,这门婚事,想想就憋屈,那晚我不过就是以动制静一番嘛!至于搭上一辈子的幸福吗?

这种事在我们那也是很正常的啊!约炮,一夜情,找牛郎,事后大家拍拍屁股走人,一啪两散,互不干涉。

那会像你们这样,把一辈子的幸福砸里面,你们这里的人也太不讲理了,呜呜呜——”洛颜儿突然大哭起来,虽然她挺不认可约炮,一夜情的,可为此付出婚姻的代价,是不是太严重了?

想到莫名其妙穿来这里,没有家人,朋友,手机,网络,粉丝,不能再继续站在万众瞩目的舞台上让人崇拜,没有了人人羡慕嫉妒恨的优越感,还被这么多人欺负,心里隐忍着这么多天的害怕和恐慌在此刻爆发出来,一发不可收拾,越哭越伤心,越哭声越大,边哭边哭诉:“我连恋爱还未谈过,牵手,拥抱,接吻,约会,看电影,浪漫的求婚,洁白的婚纱,闪耀的钻戒,豪华的婚礼,一样都没经历,就被直接逼了婚,从一个憧憬爱情的少女,一下子就成了被嫌弃的少妇,呜呜呜,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我要回家,我不要待在这个破地方,呜呜呜——”

洛颜儿突然嚎啕大哭,让百里御风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是没有见过女人哭,只是那些女人的哭都是伪装的,或者带着目的的,而她此刻的哭,却是发自肺腑的,她就这么不想待在这里?她心里果然还深爱着太子。

“三日后便是回门,你若是想见家人,那时便可见到。”百里御风语气依旧很冷漠,虽然她的话,有很多他听不懂,但她如此伤心定是为太子。

“呜呜呜——”洛颜儿哭得一抽一抽的,扯过百里御风宽大的衣袖擦拭自己的眼泪。

而有洁癖的百里御风看到这一幕,真想将这个女人一掌怕死。

就在他要扯过自己的衣袖时,洛颜儿居然不客气的用他的衣袖擤了鼻涕。

“洛颜儿——”百里御风活了二十一年,第一次深切的感受到了什么叫怒火中烧。

洛颜儿的情绪慢慢平静下来,闪着被泪水冲洗过的清澈黑眸,不满又无辜的看着他埋怨道:“王爷,我耳朵不聋,你不用这么大声叫我。”

百里御风握紧拳头来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真怕自己会一个失控,拍死她。

“王爷,不好意思,是我跑题了,言归正传。既然我们彼此不喜欢,那婚后我们可否打成协议,互不干涉,你养你的小白脸,我撩我的小鲜肉,咱们外人面前装恩爱,私底下井水不犯河水,可好?”明亮的大眼睛弯起好看的弧度,真的很迷人,但说出的话,却让百里御风气得七窍生烟。

“洛颜儿,本王并无龙阳之好,你休要胡言。”

“懂懂懂,王爷是怕被人歧视。不过王爷放心,我是不会歧视你的,我知道在你们这个朝代,这种癖好容易被人不耻,所以您心中一定很自卑吧!没关系,以后我可以做你的好姐妹,好闺蜜,你有什么苦楚就与我说,我一定会支持你的。”伸手想去拍拍百里御风的肩。

百里御风见状,立刻呵斥道:“住手,洛颜儿,以后见到本王,与本王保持距离,休要放肆。”这个女人太没教养了,想到衣服上被她擦得眼泪鼻涕,心底怒火翻滚。

百里御风有种不详的预感,他有些后悔没有退了这门婚事,感觉把这个女人留在身边,他有可能会被气死,到时皇后和太子不动一兵一卒便可将他除去。

洛颜儿看着浑身冒冷气的男人,心道:肯定是那晚的事给他留下了心理阴影,唉!早知道他是个Gay,说什么也不强他啊!瞧把他吓得。

“好好好,我不碰你。”洛颜儿立刻往后退了一步:“王爷,那我说的事——”

“洛颜儿,想安稳度日,就安分点,本王不希望有人在王府惹是生非,好自为之。”百里御风可不想这么快就被气死,立刻迈步离开。

“王爷——”

百里御风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不解的问了句:“什么叫那晚你以动制静?”

嘎!洛颜儿摸摸耳垂,讪讪一笑道:“嘿嘿,就是一个成语啦!没别的意思。”有也不敢说啊!

“那个成语叫以静制动,没事多看些书。”

“可那晚明明是我在上啊!”

百里御风眉头微蹙,所以那四个字还是有别的意思。

不过他也懒得与她探讨,她说的话,很多都无厘头,阔步离开。

洛颜儿偷偷的笑了,突然想到自己说的事他还没答应呢!赶忙喊道:“王爷,我说的事你答不答应啊?”

回答洛颜儿的,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

泄气的走到桌前坐下,感觉自己置身到了一个很危险的环境中,一定要尽快找到穿回去的办法,到底为何穿越呢?时间?空间?异常天象?特殊物品?

百里御风走出静安苑,贴身侍卫林翼,侍女飞霜在门口等着,见主子出来,立刻上前,恭敬的抱拳行礼:“王爷。”

林翼不解得询问:“王爷,赵美人是太子安插在王府中的眼线,王妃娘娘为何会将她除去?”

百里御风眼底划过一抹讥嘲:“太子连心爱的女人都送到了本王身边,还何须别的眼线,洛颜儿就是最好的眼线,已经暴露的眼线,自然不会再留。

派人暗中密切观察洛颜儿的一举一动,若有异常,及时禀报。”

“是王爷。”林翼立刻领命。

“再派人去调查洛颜儿,越详细越好。”百里御风再次下令。

飞霜立刻拱手领命:“是王爷。”

百里御风回头看了眼静安苑,离开三年,京城女子的言行举止有了这么大的改变吗?

他与洛颜儿也算是从小认识。

小时候,她的父亲还不是太子太师时,是负责教皇子,公主们学习的帝师,洛颜儿有时也会跟在父亲身边,虽然她每次见到自己都是低着头,不给自己正脸看,但她柔弱的性格,他是知道的。

三年的时间,真的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吗?他竟听不懂她的话,想来还真是可笑。

水云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