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谜案之boss请沉默

第8章 变态的诉求

“卧了大槽……还有人这么变态?”

顾之炎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跳跃着,刚刚还是一团代码的页面上出现了一个桌面。

一个加密文件夹里,有三个视频。

程风站在他身后,看这着眼前这个世界黑客大赛冠军的操作,不禁感叹真是术业有专攻。

谁能想象这样一个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家伙竟然是黑客界叱诧风云的人物呢。

顾之炎点开了那个名为Face1的视频。

电脑上立马出现一大串解码,他动了动手指,在键盘上敲了几个键。

很快视频开始播放。

顾之炎得意洋洋,“老子追踪到了地址顺带黑了他的后……”

最后那个台字,没有说出口来,他便被眼前的视频内容惊呆了。

只见漆黑的房间里,回荡着女子惊恐的啜泣声。

视频的拍摄的地方亮度不太好,而且晃动的厉害。

但依稀可以看清楚里面的主角。

一个女人,年轻而漂亮的女人。

她跪在地上,浑身颤抖着,看着镜头,眼睛里透着空洞的绝望。

她不停的对着镜头外的人磕头,嘴里一直念念有词。

“我不要脸,我不要脸……”

如同梦呓一般,而她的两边的额角已经磕出血来,显然不知道在录这视频之前,已经磕了多久的头了。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拍摄视频者或许是觉得厌恶了,他将摄影器放下,朝着漆黑的天花板。

沙哑而模糊的声音从镜头后传来。

“既然你自己都知道你不要脸,那么我就来帮助你达成心愿!”

接着视频出现一阵剧烈的晃动。

女人声嘶力竭的声音和金属铁链的响声从电脑里传出来……

最后,镜头再次一晃动,一张还滴着边角还翻卷着的脸皮被剥了下来。

顾之炎咽了咽口水,回头看了程风一眼,“这,这他妈的也太变态了吧。人还活着就把脸皮给剥下来了!”

程风紧紧的盯着视频最后定格的画面,缓缓开口,“这是第一个死者,周倩!”

顾之炎问“你熟人?”

“不是”

“那你怎么知道她叫什么?还有我们要不要报警?”

“老师让我去帮忙查的案子就这起,视频里的女人是第一个死者。”

顾之炎闻言只觉得后背起了一层寒意。

“看吧,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犯罪学的原因,整天和死亡打交道太可怕,太阴森……”

他依次点开剩下的两个视频,果不其然,全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的。

只不过凶手剥脸皮手法越来越娴熟,所用时间也越来越短。

“先让这些受害者磕头,再剥掉她们的脸皮,一连四个都是如此,凶手为何会对脸如此执着?”

“凶手拥有自己独立的作案空间,漆黑,不见光,极有可能是地下室,或是仓库,有一角换气扇在左上方,根据当时视频显示的时间,仓库的可能性极大,但是听受害者的喊叫声,回声后还有余震,说明里面有墙壁可能是铁制的。”

顾之炎听着程风在那里自言自言。

回头问了一句,“难不成是凶手觉得这个女人长的太漂亮了,想要收集她们的脸?这也太变态了吧,脸皮割下来后风干不一样变的皱皱巴巴了吗?”

“不是收集,是寄到了死者的前男友家!”

“卧槽,如果我前女友的脸被人剥下来,寄到我这里说不定老子会被吓的终生不举!不对,多看一眼就会被吓的不举!!”

“把这三个视频发到这个邮箱!”

苦逼的顾之炎先生忍受着被吓到不举的恐惧,颤颤巍巍的按程地主的要求发到了那个邮箱里。

很快这三个视频便已打包发送到了林市警局。

“老大快来看!!”

吴灏天打开邮箱,看见里面躺着的三个视频。

“这是那位犯罪心理专家给我们发过来的资料。”

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视频里的画面一言不发。

气氛沉重的吓人。

这样安静的环境和视频里女子惨绝人寰的叫声混合在一起,简直是一种煎熬。

许诺一脸兴奋的跑进来,“有发现!”

他将手里的资料依次摆在白板上。

那几张照片分别是三年前的五月,六月,还有七月份,从一家名为ella的意大利手工定制奢侈品店里的照片。

中文名翻译过来是“唯一”。

每一件衣服都是量身定做的。

照片上显示,在一年前五月一号这天,周倩和一个穿着休闲装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在前台结账的照片。

第二张是六月三号,郑欢欢和那个穿休闲装的戴着鸭舌帽的男人

而第三张照片不是白安琪,而是刚刚死去的陈灵灵。

“查一个这个男人的资料!”

凉婵仔细的观察着照片中男人的相貌。

因为这些照片是从监控录像中截取的,看不甚清。

虽然戴着一顶鸭舌帽,遮住了大部分的的脸,但儒雅的气质却是无法掩盖住的。

“是霍痕山!”

凉婵拿着吴灏天打印出来的对比照片,陷入沉思。

“看来外界传闻并不像是真的。”

凉婵拿着那几张照片走进了审讯室。

周震迁正打着哈欠,突然传来的声音让他一个激灵的睁大眼睛。

眼中流过一丝紧张。

又是这个女人。

等他出去了,一定要她好看。

他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鼻子,一脸警惕的看着她,“你想做什么,我要告你暴力执法!”

凉婵看着他那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禁想笑。

将那几张照片扔在桌上。

“来瞧瞧,有个熟人需要让你认上一认。”

周震迁看到照片的内容时,一向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脸,骤然一变。

他很快意识到自己情绪的转变,继而收敛了神色。

“我姐夫阿,哪个成功男人后面没有一群女人,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姐都不在乎!”

凉婵将周震迁脸色的变化尽收眼底。

她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仿佛要把他的脸上看出个洞来。

“别告诉我,你不认识这里面的人?”

“呵,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警察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我杀人,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多个小时,我要求见我的律师!!”

周震迁被她冰冷如刀的眼神看的有点发毛,一直嚷嚷着要见自己的律师。

凉婵冷笑一声,抬手狠狠的按在了周震迁的指头上,“见律师?很抱歉,你家的律师并不知道你被拘捕了!”

周震迁疼的吱哇乱叫,鼻子冒烟,“你们竟然没有通知我的家人?”

“你还有十八个小时可以好好思考怎么给我说话!!”

忆水若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