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谜案之boss请沉默

第46章 知道你的开机密码

“等一下,刚才那一页,重新放一遍。”

吴灏天的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动了几下。

页面上的那张泛黄的旧报纸开始清晰起来。

或许是年月太久的原因,油墨已经晕染了,报纸的边角翻卷的很严重。

程风的瞳孔一缩,盯着报纸左上角那一小块模糊的几乎无法看见的几行字,“把那一块放大!”

凉婵见他神色凝重,仔细的盯着那个方向,只见某日报的左上角,几行字书写着,2007.10.03日,我市某精神病院发生了特大火宅,幸无人员伤亡……

然后他大步向前,在白板上圈出了几个数字。

“071003”

凉婵瞬间明白过来,这几个数字是周良死前,写下来的。

当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自杀,唯有这一点密码无法解释。

现在看来,如果周良的死有蹊跷,那么一定与这一场大火有关。

程风在白板上隔了一段距离,又写了“0121”几个数字。

凉婵说“如果前面的数字是指的年月,那么后面的应该是什么?时间?如果是07年10月3号凌晨一点21分,这样又能说明什么呢?”

程风摇头,“不是,一个人在死前,最想传递出的信息,一定是最直接,最有效的,时间,事件,或者代指某一个人!”

他将0121圈了起来。

“不管如何,周良的死,肯定与西南精神病院脱不了干系了。”

叮!

他看了一眼手机。

转身走到凉婵的办公桌前,打开的她的电脑。

屏幕上出现需要输入密码的窗口。

然后凉姑娘目瞪口呆的看着程先生十分自来熟的按了几个数字,屏幕就被打开了。

众人懵逼的盯着程先生高大而又帅气的背影,然又齐刷刷的看了一眼霸王婵,然后内心默默发出一种感叹。

原来电脑开机密码都知道了……

凉姑娘自然无法知道身边几位搭档的心理活动。

她自己的情绪马上就要波涛汹涌了,哪里顾得上别人。

程风点开邮箱,里面是顾之炎传来照片。

是聂小封的,以及最后与西南精神病研究院达成合作的萧氏集团的合影。

因为昨天那场宴会要求很严,不允许在贵宾拍照,只有专业的摄像才可以拍。

聂小封的照片拍摄角度很刁钻,但几乎将他的正面侧脸全拍下来了,还经过了曝光处理,清晰的不能再清晰。

而最后那一张,他粗略的看了一眼。

“聂小封还活着的证据”

许诺说“那现在是否可以申请调查令了”

凉婵当然知道聂小封没死,还活着的事。

但是现在的问题并不是他活着,而是他为什么假死之后,参与了抛尸的活动。

这些尸体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仁一制药还是西南精神病研究院。

她总觉得这后面的牵扯甚至广,且桩桩件件都指向了那个看上去很诡异的疯人院!

程风说“不可以,名义上讲聂小封已经死了,再说搜查令是搜查哪里?仁一?还是聂小封家?仁一一定会矢口否认聂小封的存在,而聂小封的父母那里也不会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所以,没有什么比抓住他更直接了。”凉婵说。

“不错,抓到人,DNA数据对比……”

许诺说“只要证明这人是聂小封本人,我们就可以找到仁一制药的端倪。”

程风双手交叉放在桌上,目光沉沉的看着屏幕。

一偏头,看见凉婵桌上画的乱七八遭的几个人际关系图。

过了一会,他忽然拿起笔来,在零乱的笔记上画了几个箭头。

然后递给了凉婵,“这只是我猜测,具体的证据还是要倚靠你们。”

凉婵看着上面画的东西,瞳孔狠狠一缩。

那个可怕的猜想,她曾经也想到过,但是很快否认了。

没想到,程风的猜想竟与她一样。

上面写着,西南精神病院—>病人—>仁一。

箭头上只写了两个字,试药!!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周良做为西南精神病院的医生,在体检的过程中,发现了这个问题,他一定做过某项调查,以至于被人发现,将谋杀伪装成了自杀。

而聂小封抛尸的正是在试药过程中,死于肝中毒的那些精神病人。

很显然他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否则也不会弄出一个假死事件。

这样即使在以后抛尸的过程中被抓,也不会有人查到一个已死人的头上。

凉婵问“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这些流浪汉是西南精神病院的病人,那么为什么死了那么久,没有家属于报案?我们排查了周边几个地市的报案情况,并没有找到一起相似的!”

程风看了她一眼,露出一个看白痴的目光,“西南精神病研究院,每年收容全国的无家可归的精神病人高达上千人,为社会解决了多少负担,你认为,那些早就被家人遗忘,甚至成为负担精神病人,他们能有多少存大感?”

她被讽刺一通,出奇的没有生气,那些被社会边缘化的人,早就成了某些不法商人眼中的猎物。

以至于在死后不知多久,依然没有人发现他们的消失。

更何况是伪装成自然死亡呢?

如果这个想法成立,那么西南精神病院和仁一制药的罪名,可就不止经济犯罪那么简单。

而屠夫上将给她看的那份绝密资料上显示的,也正是仁一的问题。

周良死后,没多久,仁一制药的财务以各人名义向周良父母转了五百万元。

屠夫早在十年前,便已经怀疑了这个制药公司在研发和生产上有问题,甚至有人因服用了仁一制药生产的药品而死亡。

当年也费了很大的力气在调查取证,但一直没有证据,后来仁一换了好几茬老板,被洗的干干净净。

而现在这条鱼,已经被越喂越大了。

凉婵叹了一声,“你说的对,这些社会边缘化的人,失踪,或是死亡,都极难被人发现,更不会有人报案,这是社会监管体制的问题!而他们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会这样肆无忌惮!”

程风有点意外她的反应,看样子,那个大胆的猜测,她似乎也想到过。

“所以在还不能证明聂小封与仁一制药之间的关系时,先抓到他,才能找到下一步的突破点。”

凉婵点头,“布控,抓人!”

忆水若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