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底谜案之boss请沉默

第23章 神棍

春夜里的风,总是出奇的大,这一栋二十几层公寓外,像是遭受了台风一样。

呼呼的,连窗户上的玻璃都在剧烈的震动着。

远处那些忽明忽暗的灯光,和那些张牙舞爪的树干,拼了命的在挣扎着。

北欧风装饰的公寓里。

一柄寒意森森的刀,被系在了吊灯上。

背光里,年轻男人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

他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的方向,那里几栋高楼上的灯依旧亮着,忽而,他一回头,嘴角露出一抹冷冷的笑意。

此时正值午夜,选处不知哪里传来了钟声,穿破这狂风骤雨的夜空。

他目光呆滞的爬在桌子上,按下了手中的遥控开关。

那把刀落下来的时候,他感觉到全身的血液都向着伤口的方向汹涌澎湃的流了出来。

而后他的眼睛里恢复了清明,但很快就疼痛的扭曲起来。

他痛苦的哀嚎一声,眼睛里的光越来越暗,最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蘸着自己的血,在桌上写下了一串数字“0710030121”

……………………………………………

办公室里又恢复了往日的安宁。

凉婵觉得这种天下无大案,百姓安居乐业的生活状态,真是太特么爽了。

下午五点多,办公室里其他人都早早的撤退了。

只剩下叶深深和她。

叶深深的电话声响了,她今天约了朋友逛街。

临走时电脑的网线突然出了问题,叶深深一脸无奈的说,“老大,今天内网系统更新到现在还没有下载完,你帮我瞧瞧这电脑网线出什么问题了,我先撤了。”

“好,你快走吧。”

办公室安静下来。

落日的余晖从百叶窗照了进来,暖洋洋的。

窗外飘着柳絮,办公楼外面那面白墙上的蔷薇花开了,香气氤氲整个院子,连她们办公室里,都沁满了花香。

凉婵看着旁边的空座,有些出神。

她转头看着叶深深电脑上的屏幕,右下角连接网线的位置出现了一个感叹号。

按说局里的局域网向来稳定,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她动了动手指在键盘上点点,依旧显示无法连接。

她低头看了一眼桌子下面,乱七八糟的一团线纠缠在一起,心想,难不成是这些家伙们腿伸的太长了,把网线拽掉了?

想伸手,又够不着,只能钻到桌子下面。

一根一根的找网线。

就在此时,办公室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听声音大概有三四个人的样子。

“程教授的位置已经安排好了,这边请。”竟然是屠夫的声音。

“好”

“第一次来这里,如果有什么需要不必客气,尽管吩咐凉婵,她是特案组的头,以后有案子,你们两个商量着来,这丫头除了脾气臭了点,性格凶,没别的毛病。”

桌子底下的凉婵,“……”好像也没什么优点。

那人轻笑一声“脾气不好,是领略过。”

凉婵在桌子底下,刚想出来,只见一双修长而笔直的腿出现在她眼前,一抬头,看见那人漆黑的眼底。

她蜷缩在桌子底下,手里拿着网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竟然有几分窘迫。

程风站在百叶窗下,目光微怔。

屠夫见状有些奇怪,伸头一瞧,“你在干嘛?”

凉婵将手里网线一扔,钻了出来,“局域网不太稳定,系统到现在还没有更新完,我检修一下网线。”

屠夫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那什么,正式介绍一下吧,这位就是特案组组长凉婵,你们应该在现场见过了吧”

程风淡漠的点头。

“凉婵这位就是我给你说的省厅派来的犯罪心理教授,以后都是一家人,这次能够顺利破案,程教授贡献很大,改天叫上局里的人一起给你接风。”

屠夫这人生性豪爽,早年在抗越战场上立过功,有种江湖侠客的豪气。

程风眼底有了浅浅的笑意,“多谢姜局,不过我不太喜欢热闹。”

屠夫笑了两声,也不勉强,这种学者嘛都有点自己的气性,正常不过了。

“凉婵,程教授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你没事带他多转转。”

凉婵看了他一眼,麻木的点点头,“……嗯,知道了。”

屠夫哈哈一笑,拍了拍程风的肩膀,转身离开。

能得一把手亲自安排,这面子给的也忒大了。

特案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程风环视了一周,目光落在她办公桌上。

露出一丝嫌弃的眼神。

一堆没有整理好的文件,摆在乱七八糟的,桌上还放着两个一次性的咖啡杯,电脑后面落了一层的灰。

“这么多年你长的只有年龄吗?”

凉婵知道他在讽刺自己办公桌不整洁。

她脸不红心不跳的顺手拿起桌上本该扔的垃圾抛到垃圾桶里,反呛一声,“自然不如阁下左拥右抱,进益的很!”

程风不答,默默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

他前脚一走,凉婵后脚也关了电脑,离开了办公室。

昨天刚下过雨,警局门前一滩水洼还没有晒干。

一辆黑色的宾利从身后疾驰而过,凉婵正巧经过,被溅了一身泥巴水。

车停了下来,车窗落了下来,程风戴着一副墨镜,英俊逼人的脸上,嘴角勾起一抹浅笑,“视线不好,抱歉。”

“……”

凉婵顿时觉得头顶有一万匹草泥马奔驰而过,她看着自己衣服上的泥水顿时炸毛,准备撸袖子骂人!。

哪里想肇事者一点悔过的诚意都没有,车窗一升,扬尘而去。

只留下她一个人带着一身泥水的在原地。

程风看着后视镜里的抓狂人,唇畔漾起一抹笑意。

还以为这些年,她早已练的成了金刚不坏之身,没想到还是这么不经惹。

第二天一早,凉婵黑着脸进办公室。

看了一眼那个空位,想起来昨天的事就觉得窝囊。

叶深深啃着小笼包,“老大,谁惹你了”

凉婵,“神棍”

她一直称学犯罪心理学的那家伙为神棍。

许诺说,“程教授还没来,屠夫说如果今天没案子晚上就聚餐,老大你去不去?”

凉婵一想起来那件事就心绞痛,“不去,没空!”

吴灏天伸过脑袋来问道“许哥,这次聚餐顾神去不去。”

许诺耸耸肩,指了指凉婵,意思是,老大都不去,你敢去?

吴灏天瞬间明白,不再吱声。

手机震动的声音传来。

凉婵拿出手机一看,是萧何打来的,没好气的说,“干嘛?”

电话那头传来一轻懒洋洋的笑,“听说你们案子破了?”

凉婵笑了,“你消息挺灵通阿。”

萧何说,“那是,有你凉神探在,案子能破不了吗?”

凉婵对这句话颇受用。

“马屁精”

“神探大人,赏脸吃个饭吧。”

凉婵想了想,在医院的事还没找这家伙算账了,“可以阿”

萧何笑了笑,看上去心情不错,“我下午有个会,中午下班我去接你怎么样?”

“嗯,好说好说”。

吃到你破产。

忆水若寒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