缈州芸妃传

第118章 一百二十回灵修融合两月久,昔日府兵靶场归

星阑疑惑的看着云女问道:“灵源是什么玩意儿?”“灵源就是你的共生体,那个帮你杀光羽人的红眸。”云女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儿,不过当初我变成那玩意儿就没有了我原本的意识,只有呆在冰上或者水里才会恢复过来。我不会不是人吧?”星阑有些心惊胆战的问道。

云女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继续拿着瓶子说道:“吃了它,它会帮助你做任何事情。”这是个诱惑力多么大的东西,一个——蛆,还是超级恶心的蛆能帮我控制灵源,那个自己都难以承认的红皮?

“那——那个,你可不可以把这玩意儿切片或者切块,要是实在不行,把这些小腿腿都揪掉也成。”星阑厚着脸皮的要求着。

看着星阑撇过脸不看蛊虫,云女的耐心有限,她伸出左手扼住星阑的下巴利索的将蛊虫灌到她的嘴里,星阑连忙挣脱开来用手指抠着嗓眼试图将那个蛆吐出来,但毫无成效。

“不用白费力气了,它早已储存到你的丹田,现在你只需打坐练功,我授你咒语。”云女说罢自己先打坐,闭上双眼。星阑的心里纵使有疑惑,但还是忍着恶心听话的在云女对面打坐。

云女默念咒语之后双手微微抬起,其余的手指呈弯曲状,只有食指伸直着,指尖处划出一缕白色的咒气逐渐环绕在星阑的五窍。

星阑渐渐的感觉到自己的眉心忽冷忽热,那抹黑红色的火焰如同真火一样明明暗暗的舞动着。丹田处全被青色的光芒占据着,那是蛊虫的颜色。

“星阑,这就是咒语,需要它之时你可以随时启动它。”脑海中响起了云女的声音,星阑记住了咒语,嘴唇亲启将咒语念出之后只觉得丹田里的那股清凉之感逐渐上升到了眉心,与那灼烧之感对抗着,就如同身在冰火两重天,好看的眉眼因为难受而扭曲在一起,三股力量的融合,整整耗费了星阑所有的精力,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昏睡了过去。

一次失败,那就两次,两次失败那就三次,反反复复的从头开始,又从半途中失败,终于在无数个昏睡之后的多次尝试,星阑才终于可以大致控制住自己的灵源。一道白光霎时间照亮了整个牢房,星阑本能的用手护住眼睛,只感觉自己仿佛跌入了深渊。

“星阑,记住你的名字,火魅儿!”那道光亮中传来云女的声音……

“啊——!”星阑蓦然睁开双眼坐起身,大口的喘息着。

“姐姐,姐姐醒了!姐姐醒了!”趴在床边正在丢盹儿的星承被星阑这一声嘹亮的尖叫声给惊得站了起来,睡眼朦胧的他惊喜的看着昏迷了两个月的姐姐终于醒来了,连忙激动的跑到门外大叫着。

咦,我怎了又到这里了,难道不是在大牢里?星阑揉着发疼的脑袋,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原本想安静一会儿的她却被星承这个小兔崽子给吵得瞬间没了脾气,无奈之余的她掀开被子穿上鞋坐在床边对外面大喊大叫的星承说道:“小承啊,姐姐头疼,想安静一会儿,你就别吵了。”

在外面像是失心疯一样趴在栏杆上大叫的星承听到姐姐说头疼,立马闭上嘴跑到房里,蹲在星阑的旁边说道:“姐姐,你已经昏迷了两个月,当然头疼,要不星承陪姐姐去外面转一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头就不痛了。”

两个月?天呐,自己怎么啥都不知道,这些日子一直都和云女一起练功,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来到这里

疑惑的同时就问星承道:“小承,你知道姐姐昏迷的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吗?”

“姐姐,你在王城大牢里昏迷之后王上就派人去到大牢里给治病,但是你一直昏迷不醒,一直等到牢刑过后,子陵哥哥和守杉哥哥就将你从大牢里接了出来,在府里养伤。”

原来是这样啊,那自己和云女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自己在他们眼里是昏迷的状态,难道是灵魂出窍了?想到这个把星阑自己都给吓了一跳,赶紧站起身将外套穿上拉着星承的手去外面放放风。

想不到一个灵源的融合竟然用了整整两个月才完成,如今已是三月了,和煦的春风拂过星阑的脸颊,带来丝丝的暖意。

“姐姐,我带你去个地方。”星承鬼鬼的说着。“哦?我倒是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地方会让我们家星承这样故作神秘。”星阑笑着。

“姐姐,你把这两个手帕蒙在眼睛上,到了地方我就会提醒你。”星承从怀里掏出两块手帕放到星阑手里,星阑笑了一下,接过手帕叠好之后将两边绑上,星承看着星阑将眼睛完全蒙好之后就拉着星阑的手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着。

“姐姐,到了。”半盏茶的功夫就来到了小承所说的地方,星阑解开手帕扫视了一眼前方,原本扬起的笑意渐渐凝固在了唇角,原本平静的心突然一颤,他们不是早就离开了吗,为何还会在这里?

只见后院中不知道何时扎上了稻草人,还有箭靶以及在绿芽吐露的草场中央的军器架,上面的兵器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四十四个原本以为会离开的兄弟现在就这样原原本本的在草场中练习技能。

“老大,老大来了!”有眼尖的人看见了后院门口的声音,激动的喊道。四名侍卫闻声转过头,也是激动的热泪夺眶而出,昏迷了两个月的星阑终于醒来了!星阑看着朝自己扑过来的“洪水猛兽”连忙闪到一边,说道:“见到我在这里要不要这么激动啊?”

大侍卫说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们好不容易看到一个昏迷了两个月的兄弟好好地站在这里,心里面怎么能不激动?”

“嘿嘿”星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后脑勺,看了一眼站整齐的在下面站好的兄弟们问大侍卫道:“他们怎么会回来?”

即墨幽莲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