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浴江山

火浴江山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贫苦人家

麻子脸的算盘打错了,他和麻杆充其量就是街头如渣的小混混,他哪知道,面前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少年,竟是常年将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游走在刀光剑影之间的剽悍马匪。

眼看麻子脸当先扑到,丁冬后退半步,抬起右腿,一记横扫踢在麻子脸的肥脸上,将麻子脸踢得飞向一旁。他踢出的脚刚一着地,就看到麻杆挥着小刀已经扑到了身前。借着惯性,丁冬身子顺势一侧,刚好避过了麻杆的攻击,接着他手起拳落,正打在麻杆的肘关节处。

只听“咔吧”一声脆响,麻杆大声呼痛,手上无力,小刀脱手掉到了地上。他的胳膊软绵绵的耷拉在身侧,一看就知不是骨折就是脱臼。

丁冬弯身从地上捡起小刀,阴沉着脸,走到麻子脸身前,蹲下身子,二话不说,便将小刀插进了麻子脸的肩窝。麻子脸痛得大声惨叫,几欲昏厥。丁冬不顾麻子脸感受,顺手将小刀从麻子脸肩窝处带血拔了出来,阴沉着声音问道:“谁是杂种?”

麻子脸此时疼得欲仙欲死,只顾呻吟,哪还能回答丁冬的问题。

丁冬皱了皱眉头,手起刀落,将小刀刺进了麻子脸另一侧的肩窝处。

“最后问一遍,谁是杂种?”丁冬咬牙怒问。

“我……我是,我是杂种,我是狗娘养的,求……求你饶了我的狗命吧。”麻子脸声音发颤,强忍着剧痛,断断续续的把自己贬得极度下贱。

丁冬将小刀留在麻子脸体内,冷哼一声,站起身。他现在已经不屑杀这种人,脏手。他冷冷的瞥了一眼靠在墙边,疼的满脸汗珠,面如白纸的麻杆,吓得麻杆也连忙自认是杂种。此时,他才算是解了气,转身便走。

之前被困的两个小姑娘,虽然已经得救,但是她们哪见过如此血腥残暴的画面,此时都吓得浑身颤抖,不敢动分毫。

“你……你叫什么名字?”身着华服的女孩对着丁冬的背影,颤抖着声音问道。

丁冬没有回答,头也不回的渐行渐远,转眼便消失在了拐角处。

小丫鬟过了半晌回过神来,对着地上的麻杆和麻子脸狠狠踢了几脚后,连忙拉着华服女孩一溜烟的跑了。

丁冬刚刚的粗暴行为,并没有让他的情绪得到丝毫的宣泄,相反,他更觉得心头堵得慌。由于不知父母是谁,他一直最忌讳的就是被人骂作“杂种”,那种滋味,真的不好受。此时,他真希望能够得知自己的身份,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哪怕父母都已成枯骨,他能找到父母坟前,磕几个响头,也足够了。他一直缺少的,就是那份归属感。可是,对于他找回身份的关键的两个东西全都被人偷了。玉佩和纸条找不回来,那他就真成“野种”了。

“你他妈千万别让我抓到你。”丁冬咬着牙根,恨恨的自言自语道。他恨了一阵,颓然的摇了摇头,举目望着路上行人,心中一阵茫然,不知该何去何从。正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让他惊喜不已。

“好小子,这回我看你往哪跑?”丁冬恶狠狠的冷笑着,望向人群中一个贼头鼠目的家伙,那正是偷走了他钱袋的乞丐。

经过之前的教训,丁冬这一次没有敢轻举妄动,他只是远远跟着那个乞丐,心中默默盘算着对方的死法,一对拳头握得“咔咔”直响。

小乞丐一路左顾右看,十分警惕的样子,脚步频率却极快,几次差点把丁冬甩掉。丁冬恨的牙根直痒痒,却只能在心里不停骂娘。

小乞丐拿着丁冬的钱袋,在丁冬的眼前,逛了药店、布匹店、街边摊等多处,大包小包拎了一大堆。

“小样,我的钱很好花吗?现在让你花的爽,一会把你抽断肠。”丁冬躲在一个拐角处,盯着小乞丐的一举一动,动了动握拳的手指,“嘿嘿”冷笑。

两人一明一暗,一前一后,穿过闹市区,向着西北方走去。路上行人渐稀,平坦的石路也开始变成了不平坦的土路,路两边的建筑也越来越残破,多是破瓦烂砖搭建而成的简陋民房。丁冬看着周围的景象,心下纳闷:怎么这春城里还有这样不堪入目的地方?

丁冬看着前方土路稍宽,路人极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正要上前动手,却看到五个穿着破衣服的小孩已经围上了那小乞丐,挥舞着双臂,兴奋的又蹦又跳,稚气的小脸上满是欣喜神情,一口一个“二柱哥”的吵成了一片,他连忙又躲回暗处。

被唤作“二柱哥”的小乞丐把手上的东西轻轻堆在地上,蹲下身子,拉过一个挂着鼻涕的小男孩,用食指轻刮着小男孩的鼻梁,笑着问道:“小豆子,想不想吃好吃的啊?”

“想。”小豆子猛吸了一下鼻涕。

“你们呢?”“二柱哥”扭头问向周围的小孩。

“想!”小孩们异口同声答道。

“好。”“二柱哥”在地上的一小堆东西中翻找了一阵,挑出几个油纸包,分给了几个小孩。小孩们抱着小油纸包,并不着急打开,而是先向“二柱哥”道谢,然后牵着小手,心满意足的跑开了。

“拿我的钱送人情,哼!”丁冬嘴上虽然依然碎碎念着,但不知为什么,心头的火气小了不少。小乞丐拾掇起地上大大小小的包裹,却没有继续沿着大路走,而是向右边一拐,转进了两个破房间的小巷子里。他踏过满是碎石的羊肠小路,接着一闪身进了一间房子中。这个房子已经塌了半边,到处都是墙洞,“呼呼”冒风。

丁冬悄声上前,躲在一个墙洞旁,偷偷往破屋里面看,而屋中此时正传出说话声。

“是我的儿,二柱吗?”问这话的是一个老妇人,此时正躺在一堆瓦砾旁,她说这话时,用手臂支撑着想起身,却浑身颤抖着坐不起来。

“妈,是我,你先别动,我来扶你。”二柱说着,慌忙把手上包包裹裹都丢在地上,三步并作两步的上前扶起了老妇人。

“怎么她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认识吗?”丁冬心下纳闷,暂缓痛扁那小乞丐的计划,继续偷偷观察屋内的情况。

老妇人伸出双手,颤颤巍巍的摸了一阵二柱的脸,又摸了摸二柱的肩膀,头部动也不动,却不是朝向二柱。

“原来是个瞎子。”丁冬恍然大悟。

“娘,我给你买了药,还有些吃的,你等一下啊,我拿给你。”二柱说着,便要回头去拿东西,却被老妇人一把拽住了衣角。

“二柱,我问你,买东西是要钱的,你的钱是哪来的。”不知为什么,老妇人的声音发颤,还略带哭腔,丁冬听在耳中,只觉得心里莫名的堵得慌。

“娘,我找了个工,在四方客当跑堂的,老板人不错,今天提前给我结了这个月的工钱。”二柱撒谎道。

老妇人听完,却没松手,手上攥得更紧了,神情变得激动起来。

“儿啊,你说的都是真的啊?人家愿意雇咱?那咱一定要有眼色,手脚勤快点,苦点累点都行,毕竟人家愿意给咱一口饭吃……”

“娘,知道了。”二柱打断了母亲的絮叨,扯回衣角,回身去翻找地上的东西,正撞见墙洞处的丁冬,吓得惊叫一声,一屁股坐到地上。

“咋地了儿啊?”老妇人听到儿子惊呼,急问道。

二柱此时惊得魂飞天外,哪里还顾得上回答。

丁冬瞪了一眼二柱,大大方方的从墙洞直接翻进了屋中,笑着道:“我是二柱的朋友,过来看看他。”说完,向地上的二柱挥了挥拳头。

二柱连滚带爬的起身,护在母亲身前,惊疑不定的望着丁冬,不知道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啊?是二柱的朋友啊?二柱,你不是买了什么东西吗?快拿出来招呼你朋友。”老妇人虽然口中说得热情,但那发颤的语音,透露出的是不安的心情。

丁冬隔着二柱打量了一番那老妇人,发现对方虽然睁大了眼,但双眼浑浊,几乎分不清眼白和眼仁,一看便知是瞎了双眼。他低叹一口气,道:“不用了,我就是找二柱有点事,说完就走。”说完,他向二柱勾了勾食指,转身出了屋子。他在门口等了一阵,二柱才出来。

“你想怎么样都行?但我求你放过我老娘,她年龄那么大,又瞎了……”二柱望着丁冬,紧张的说道,哪知话还没说完,就见丁冬挥着碗大的拳头向着自己砸了过来,一愣神,没来得及躲避,结结实实的被打翻在地。

其实丁冬的力气很大,但是这一拳他挥得高,落得轻,否则足够把那瘦不拉机的二柱打得躺上十天半个月。

“把东西给我。”丁冬对着地上的二柱摊开右手。

二柱愣了片刻,连忙从怀中翻出丁冬的钱袋,递了上去。

丁冬接过钱袋,发现里面的钱少了一小半,不过好在玉佩和纸条还在。他犹豫了一阵,从中拿出玉佩和纸条,塞进怀中,拿出剩余的唯一一枚金币,接着将剩下的钱和整个钱袋抛给地上的二柱,淡淡道:“找点事情做,别成天在外偷鸡摸狗的。如果你真出了事,真不知道你老娘该怎么办。”说完,他转身便走。

一名邪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