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条时空表

第1章 毒液

美国,纽约。

纽约,在这座被誉为世界之都,又名为“不夜城”的发达城市,人潮是白天的象征,混乱是夜间常见的景象。

在纽约,白天展露的是积极向上的面貌,夜晚却是罪犯的天堂。对大部分人来说,夜晚,才是打开纽约的正确方式。灯红酒绿是夜晚狂欢开始的信号,暴乱、情色则是夜的狂欢。这座城市,热闹永不断绝,犯罪从未停止。

“托米,你看,那有一只瘦弱的黄皮猴子,走,去看看有没有好东西。”双眼发黑的白人吸毒鬼眼中冒着金闪闪的光芒,兴奋的看着地上躺着的亚裔青年。

托米闻言,掏出小刀,走到地上昏迷不醒的亚裔青年旁边,蹲下来,搜索起来。

“呸,穷鬼,一点值钱的东西都没有。”

吸毒鬼闻言,不甘心的把人翻个身,再次搜索一遍。

“这么晦气,不过这家伙看着挺秀气的,托米,要不来一发?”

“嗯,长得还行,要不你先来...”

两个白人吸毒鬼还在考虑着做坏事,一道声音便打断二人的交谈。

“嘿,伙计,我不赞同你们的做法,你们的想法真是太恶心了,监狱里的人应该会欢迎你们这种人的。”

话音刚落,一道人影从天而降。

“蜘蛛...”

......

在夜幕降临之后,纽约这座城市也有几个宁静的地方,教堂便是其中之一。

三一教堂已有几百年的历史,白天过来祷告的人并不少,但一入夜,教堂的人就散得差不多。今晚,三一教堂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身黑衣的人影悄然落在教堂的大钟楼旁。

没多久,沉静的教堂便不复平静。

“咚...咚...”

暮钟响起。

它似乎在警示、告别,又似乎在召唤、哀悼。

教堂内,在耶稣神像祷告的元夜深吸一口气,轻轻吐出两个字。

“来了。”

他的语气听着颇为轻松,但神情却十分紧张。他急切的跑到通往钟楼的门口前,粗鲁的推开,苍白的脸上满是倔强,他抬着头,双眼紧紧的盯着教堂上不断摇晃,发出声响的大钟,同时,一阵如厉鬼惨叫般的嘶吼声随之响起。

听着那厉鬼般嘶吼和时断时续的钟声,元夜的脚步忽然迟疑了几分。

“既然决定了,那就不要后悔了,不然没机会了。”轻不可闻的声音,似乎是在给自己打气,话音刚落,元夜整个人一扫之前的迟疑,目光之中,充满了坚定。

他盯着从楼顶掉落下来的一团团如墨汁般的粘液,果断的伸出双手接住。

漆黑的粘液掉落在元夜手上,却十分不安分,粘液末端,伸出十几只触手,在元夜手心不停的爬动,好似在寻找着什么。

元夜强忍着心中的不适,压制住丢掉手中粘液的想法,一脸坚定的盯着楼梯口不断蠕动的一大团黑色粘液,等待着它过来。

那些粘液见此,发出欢跃而又刺耳叫声,凶猛的伸出一只只漆黑的触手,疯狂的朝着元夜伸出的双手狂涌而去,没多久,元夜除了脸,便已被黑色粘液覆盖全身,变为一名名副其实的‘黑人’。

“啊!!!”

被黑色粘液包裹全身的元夜,跪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发出痛苦的嘶吼,脸上青筋尽显,整张脸更是变得扭曲,整个人看起来同厉鬼一般,甚是恐怖。

“怎么可能?”

元夜发出一句惊呼后,整个人便蜷缩在地上,身体不停的颤抖。

“难道,我真的选错了吗?我不甘...”

没多久,元夜全身上下便浮现出殷红色的血液,在黑色粘液的覆盖下,到是不怎么明显,唯一没被漆黑色粘液覆盖的脸,却是七窍流血,整张脸布满殷红色血液,甚是恐怖。

“我要死了...”

包裹元夜的黑色粘液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疯狂的朝着元夜嘴角狂涌而去,粘液慢慢的占满了元夜的嘴角,喉咙,胃...

元夜整个在粘液的包裹下,成为一位名副其实的黑人,还是比黑人还要黑的‘人’。

然而,黑色的粘液的这一切行为却没起到什么有效的作用,反倒是起反作用了。

被黑色粘液包裹的元夜,整个身体疯狂的扭曲,无数的鲜血狂涌而出,生命的气息慢慢变弱。

他要死了...

接收到这一信号的黑色粘液,一扫之前的喜悦,变得极为惊悚,它伸出无数只黑色触角,慢慢的朝着四周散开。

它想要跑了。

远离这个人。

远离这个将死之人。

突然,一阵金色的光晕自元夜身体上荡漾而出,不断的朝着远方扩散,而这时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元夜整个身体悬浮在空中,他的身前,竟浮现出一条带着项链的金表,金表在他身前慢慢的扩大,金表上的时针、分针、秒针全都在慢慢的逆时针转动,好似在倒计时一般,全部朝着12移动,回归零点。

元夜的生命气息也在慢慢的消散,就在这时,金表上的时针、分针、秒针忽然疯狂的按顺时针旋转。

游离在外的生命气息,尽数朝着元夜的身体内狂涌,他整个人却变为黑洞一般,把那些想要逃离的黑色粘液,尽数吸回体内,从新恢复黑人的身份。

没多久,钟表消失,乳白色的光晕悄然消失不见,而一直昏迷不醒的元夜,突然睁开双眼,张着血盆大口,露出雪白而又尖利的牙齿,放肆的厉吼。

“吼...”

突然他好像感应到什么,快速的消失不见。

“谁?谁在教堂内?”

忽然,听到教堂有动静的托米什神父到推开门,却没发现什么,他仔细的在教堂内转了一圈,还是没发现什么异常,在耶稣神像面前祷告了几声,走了出去。

教堂又恢复了平静,元夜留下的痕迹,不知为何,直接消失不见了。

......

元夜来到纽约快半年了,说起来,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他是怎么来到纽约的,因为他来纽约的方式与别人不一样,他是死了之后,莫名其妙就出现在纽约了。

他有先天性心脏病,按当时的医疗条件,即便以最顶级的方式治疗,他也活不过二十岁,更何况,作为遗弃儿的他,更是连治疗的条件也没有。

当然,即使活得很痛苦,很艰难,他也从来没想过轻生,他很努力的想要活下去。只是,病魔并不是努力便能赶走,前路更是悬崖之边缘,进一步就是万丈深渊。所以,他活得很苦。

直到半年前,他无力的倒下去了,再次醒过来时,人便已在纽约的医院了。起先,他还以是有好心人把他带来纽约治病,直到他看到病床边报纸上的“蜘蛛侠”时,他才知道,他穿越了。

而把他送到医院的便是三一教堂的托米什神父,元夜因为没有钱和绿卡,他在医院呆了一天便被赶出来了。

还好托米什神父可怜他,让他在三一教堂内做清洁工作,帮他办了一张暂住证,这才有了安身立命的地方和讨活的工作。

只是,这些都没用,因为,他快死了。

他能感觉到,先天性心脏病给带给他的虚弱,那种死亡慢慢靠近而无能为力的绝望,让他最后决定铤而走险,因为他真的快死了。

戴在脖子上的神秘项链金表,似乎也是在告诉他这一切,项链表上的倒计时刻度,快要归零了。他不知道这个项链表有什么作用,他研究了很久,都没发现。

哦,不,至少他发现一点,那就是别人看不见这个项链表,因为他曾想过金表换钱,只不过失败摆了。只是,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他只能慢慢的等死了。至于他莫名其妙的就学会英语,不知道是否与金表有关。

直到他看到有关黑色蜘蛛侠的记载时,他忽然发现,他似乎有救了。

他看过蜘蛛侠的电影,也知道黑色蜘蛛侠的由来,这是外太空生物‘毒液’寄生在蜘蛛侠,这才有了黑色蜘蛛侠。

而他想要的生机便在‘毒液’上了。

找到蜘蛛侠其实并不难,因为蜘蛛侠的照片都是蜘蛛侠自己拍的,并交给他所在报社。

元夜很快就确定了‘号角日报’,并找到蜘蛛侠彼得帕克,也找到了下一任毒液宿主,埃迪·布鲁克。

当然,找得这么快还是有其他的原因,那就是‘号角日报’离三一教堂并不远。

而埃迪·布鲁克,则是在每周六早上在三一教堂进行祈祷。

为了确认蜘蛛侠放弃毒液的时间,元夜还在‘号角日报’那坐楼内干着近乎免费的清洁工作。

直到今天,元夜看着埃迪·布鲁克丢失了‘号角日报’的工作,这才跟着他一起来到教堂。

元夜看着夜色降临还在诅咒着蜘蛛侠的埃迪·布鲁克,便以清洁教堂为名,把埃迪·布鲁克请出教堂,而他则是在埃迪·布鲁克的位置,等待着蜘蛛侠的到来,哦,不,是毒液的到来。

荒城临古度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