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之万界图

第1章 街边刺杀

云州,秦国九州之一,临近西山,境内多有山川大泽。

云州境内,碧水郡城。

朝阳初生,阳光甚好。

碧水城东城的云楼大街上,行人如织,繁华热闹。

一位华服青年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晒着太阳,悠然的行走在街道上,后面跟着一个青袍小厮。

身后小厮快走几步,走到华服青年身旁,开口说到:“公子,今天您要去哪里用餐?”

华服青年沉吟片刻,说到:“就去云楼吧,好几天没出来了,有点想念他们那龙须面的味道了。整个碧水城就他们家做的最好吃,自从当年去过一次之后,就喜欢上那个味道了。”

云楼在整个云州都有分楼,颇为奢侈,但很多菜式都十分地道。

“是,公子。只是……”青袍小厮说话吞吞吐吐,声音也越来越低。

华服青年眉头微皱,说到:“只是什么?”

听到华服青年平淡的声音,青袍小厮却不敢大意,急忙说到:“公子,您已经拖欠云楼一百多灵石了。”

“无妨。”华服青年一声淡笑,说到:“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稍后派人来结清便可。”

一块灵石便可让一个刚刚练气的修士修炼半月有余,百余块灵石已经是普通练气初期修士眼中的巨款了。而在华服青年口中,百余块灵石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青年带着小厮在街道上慢慢散步,街边也热闹非常,两边都有摊贩在叫卖着,各色各样的行人在路边摊前讨价还价,不时还有行人向华服青年打招呼。

在华服青年前方不远处,有一个修伞的摊位。

修伞的是一个穿着灰袍的中年人,袍子上有许多灰尘,却不是十分地显眼。他满脸的络腮胡子,在那修着伞。

别看他长得十分粗壮,手上活却是极好。片刻,一把伞就修好了。

他淳朴地笑着将伞递给眼前的妇人:“伞修好了。”

妇人接过伞,打开,合上,重复几次,又仔细看了看,才微笑点头,从荷花包里取出两个大钱递过去:“诺,收好了。”

修伞的魁梧大汉伸出有些黝黑的大手,连忙接过,满脸笑容。

妇人转头离去。

魁梧大汉又坐下来继续修其他客人放在这的伞,他时而抬抬头,太阳光洒在他身上,他也觉得很是舒服。看看街道上的老百姓们,眼神都带着淳朴热情。

华服青年带着小厮从远处走来,他也瞥到了这修伞大汉。

“这修伞的手艺真好!”华服青年对着小厮说到。

“呼。”

修伞大汉看到华服青年朝他这边走来,连忙露出谦卑的笑容。

面对这种一看贵公子的时候,这些普通手艺人非常的谦卑。随后他便是低头继续做活,拿起一把伞,仔细看着。

当华服青年带着小厮路过修伞大汉摊位时,修伞大汉注意力还完全在这把伞上,他一按动伞的卡槽,要撑开伞仔细看看。

这一按动卡槽,一撑开伞——

“轰!轰!轰!”

他手中的那柄伞打开后的一瞬间便爆发出耀眼的白芒,伞骨瞬间分散,向着华服青年急速射去。

此刻,修伞大汉的体型明显又大了一圈,一身灰袍早已被他撑裂,露出了浑身的健壮肌肉。而他和华服青年的距离仅仅也就一丈!

一丈距离!

伞骨散发着幽光,一看就是由剧毒淬炼而成。声音还没有传来,数支伞骨便已经到了华服青年身前。这一点距离,就算意识反应得过来,身体也来不及进行抵挡反击。

“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能死在我千机伞之下,你也不枉此生了。”修伞大汉手中握着伞柄,随着伞骨向着华服青年冲来,眼中却满是激动神色。

咻咻咻……

伞骨散发着幽光,一共九支!每一支都极快,极狠!最重要的是,距离太近!

华服青年还没有反应过来,九支伞骨就已经到了他的身前。

“嗡——”

无形的波动瞬间笼罩华服青年。

周身三尺范围瞬间陷入了一片死寂,内外隔绝。

“当当当!”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高速射来的伞骨纷纷跌落在了华服青年脚下。

“死吧!……”

声音戛然而止,伞骨落在了地上,紧随其后冲的修伞大汉瞬间变得目瞪口呆。

和刚刚的激动不同,他现在脸上满是惊疑之色。

刚才一幕完全让他惊呆了!

“瞬发符宝?怎么可能?金丹修士耗费自己法宝潜能才能勉强炼制的符宝,楚家怎么会给这样一个不能修炼的凡人?”修伞大汉震撼万分。

震撼的同时,修伞大汉手中的伞柄也消失不见,而后凭空出现了一柄巨斧,斧刃之上满是寒光。

只见他双手轮动巨斧,便朝华服青年当头劈来。

看到眼前的幽光已经落在了地上,变成了几支弯曲的钢针。华服青年脸上的惊慌之色便消失不见,换成了之前的平淡。

他平淡地看着眼前急速劈来的巨斧,脸上不起任何波澜。

“轰——”

不出意外,巨斧劈到华服青年身前三尺距离,便再也不得寸进,反而弹了开来。

修伞大汉紧握巨斧的双手变得颤抖起来,虎口崩裂,指间有鲜血流出。而光罩之内的华服青年却没有任何不适之处。

看到远处一队持弩急速奔来的城卫军,修伞大汉不再犹豫,手中巨斧瞬间凭空消失,身形再次变小,朝着人群之中飞奔而去,不一会便消失不见。

而远处的城卫军也迅速来到了华服青年面前,将其围在中央。

“原来是楚风大哥。”为首的英俊少年见到华服青年,拱手一礼:“楚大哥这是遇到刺杀了?”

“正是。王贤弟今日当值?”楚风看到刺杀之人离去,早已撤去周身的光罩。此时见到熟人前来,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使人如沫春风。

“何人如此大胆,居然敢刺杀楚大哥?您没受伤吧?”英俊少年神色有些担忧,焦急的问到。

楚风看着眼前略微有些焦急的少年,淡然一笑:“无妨。我家老祖曾赐予我一护身之宝,可保无虞。只是这刺杀我之人乃是一筑基修士,还望贤弟你帮我调查一二。”

听了此话,英俊少年连忙拍拍胸膛,保证道:“大哥尽管放心,我一定将此人找出来。”

二人聊了片刻,英俊少年便带着已经调查完周围情况的几个兵士离开了。

毕竟少年如今正在当值期间,自然不可在一处停留太久。

修伞大汉摊前。

楚风看着王陵那一队城卫军跨着整齐的脚步离去,也是沉默了片刻。

一边的青袍小厮连忙走了过来,问到:“公子,我们还去云楼吗?”

经历了这样一场惊心动魄的刺杀,楚风自然没有了胃口。

“不去了,直接回府吧。”瞥了一眼刚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小厮,楚风淡淡的说到。

楚风之前将身边之人派去办事,青袍小厮是府中管事新派来的,自然不会为了楚风舍生忘死。

……

澹台府,一位身穿黑色斗篷的大汉走进了府中一处隐蔽的房间,他走进屋中,将身上的斗篷解下,扔在一旁,郝然就是刚刚刺杀楚风的修伞大汉。

“大哥,楚风身上居然带有瞬发符宝,我刺杀失败了。”修伞大汉对着屋中早已等候在此的一个紫袍中年人说到。

“哦,瞬发符宝?”那紫袍人转过身来,略微有些惊讶地说到。

修伞大汉似乎对没有刺杀楚风成功之事特别不满,愤怒的说道:“是啊大哥。这东西我们澹台家也没有几份,想不到楚君豪居然敢假公济私,将如此宝物给他那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儿子。难道他就不怕楚家族人不满吗?”声音也越来越高。

紫袍人坐在那默默地沉思着,修伞大汉便不再吭声。

沉思了许久,紫袍人才冷然道:“楚君豪绝不是此等鼠目寸光之人,若不然,他们楚家的势力也不会在短短十来年的时间就扩大一倍有余。不过此事一出,不管是何原因,楚家都会产生矛盾。”

“五弟,你如今已经被城卫军通缉,最近几年还是不要外出了。去家族密室修炼吧,丹药任你支取。”说完,紫袍人便从怀中取出了早已备好的令牌,递给了一旁的修伞大汉。

大汉双手接过令牌,“是,大哥。”

“去吧。”紫袍人挥手。

修伞大汉迅速离去。

紫袍人却是默默坐在那许久,这次的消息不是他想要的,可以说是最糟糕的消息了。

如果说楚风被人救下也就罢了,可是他居然随身带有防御型瞬发符宝。以自己对楚君豪的了解,这必然是楚风有足够大的贡献才被赐予的。可是,一个不能修炼的人,对修仙家族又能有什么重大贡献呢?

“此次以来,要杀楚风更是难如登天了。以符宝的防御力,恐怕至少也要三名筑基后期修士才能瞬间攻破,这在郡城之中是不可能了。”紫袍人默默思索,“只能希望他能够出城了,一旦出城,自己便可以立即派人前去击杀,只是要小心消息泄露。”

紫袍人默默地计划着。

雨慕蓝

作家的话
新人上路,多多指教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