颦颦知我心

第10章 西宾贾雨村

且说这日清晨,林忠早早的起来,按照老爷的吩咐,在门前贴了一张告示,说是要为林家小姐聘请一位西宾。

一时间文人雅士齐聚林府,然而林如海一一看过,并没有遇到合适之人,正在嗟叹之际,见林忠领着一位敝巾旧服,一身青衫的中年文士走了进来。

林如海抬眼观看,但见此人生得腰宽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权腮。一副面相,贵不可言,赶忙起身迎了出来。

“不知这位先生怎么称呼?”林如海朝着那中年文士躬身一礼道。

“在下姓贾名化,表字时飞,别号雨村,湖州人士!”那中年文士回了一礼道。

“贾雨村?这个名字倒是熟悉,不知先生可曾走过仕途?”林如海问道。

“曾做过大如州知府!”贾雨村直言道。

“原来是雨村兄,你的文采,如海早有耳闻,若由您来担任小女的西宾,真是大材小用了!”林如海恍然道。

“哪里哪里,辞官之后,我走遍大江南北,翻遍无数名山古刹,了解各处风土人情,方知天地之大,以前为官,太过孟浪了!现如今来到贵宝地,盘费不继,又逢身体不适,准备找份安稳工作,暂且歇下,顺便整理整理我这些年行走之所得,今日正碰上林大人欲聘西宾,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啊!”贾雨村笑道。

“既然如此,小女以后的学业,就有劳先生了!”林如海躬身道。

“不知道林大人有何要求?”贾雨村问道。

“女孩子家,又不求取功名,学些知识,懂些礼仪,聊以打发无聊的时光罢了,而且我听先生刚才说这些年行遍大江南北,想必一定听闻过许多奇闻趣事,玉儿最喜这个,我想她一定会很开心的!”林如海言道。

“这倒是省了我不少事情!”贾雨村笑道。

林如海当即让林忠封了一百两银子,然后交给了贾雨村道:“这里是一年的酬金,还请雨村兄收下,当然若是雨村兄哪日有事,另谋出路,直接离开即可,林府并无太多约束!”

“如此多谢林大人了!”贾雨村接过酬金,又拜谢道。

“雨村兄既然暂居姑苏,与其住在客栈,倒不如在林府住下,这样也少了些奔波!”林如海言道。

“如此那就更好了!”贾雨村倒是个爽快人,也不推脱。

“林忠!你去着人给雨村兄收拾一个院落出来,然后跟着雨村兄前去他寄居的旅馆,将他的东西搬过来!”林如海言道。

“是!”林忠听了,领着贾雨村出去了。

且说林黛玉和雪雁一起,一大早陪着紫鹃去买衣服,三人逛了一个早上,眼看着天将正午,这才折返了回来。

“咦,这不是那个伴读吗?”灰侍者正陪着石溶在柳堤闲逛,见三个女孩说说笑笑的走了过来,一脸的诧异道。

“这换了一身衣服,看起来还真是不一样了呢?”石溶上下打量了一眼紫鹃,顿时眼前一亮道。

突然,石溶整个人愣住了,他感觉自己整个身子如遭电击,眼神怔怔的望着那紫鹃后面突然跳出来的,一身淡红色霓裳的姑娘,喃喃道:“难道是她?”

“谁?”灰侍者一脸的茫然道。

林黛玉和雪雁正在围着紫鹃打闹,一个不注意,感觉撞到了什么,刚想要起开,发现一双有力的大手竟然缠绕着自己,然后将自己娇小的身子拉到了他温热的胸膛。

“啊!”紫鹃和雪雁见此情景,都吓得惊声尖叫了起来。

林黛玉抬头看了一眼那正将自己搂在怀里,低头看着的自己的绝美面庞,急的眼中泪光点点,一脚踩到到了那孟浪公子的脚上。

石溶松开了林黛玉,一脸的怅然若失道:“怎么不是呢,怎么可能不是呢?难道我感应错了?”

“你个臭流氓,撞了人就这样走了!”雪雁看着那公子痴痴的离开,跳起脚来骂道。

灰侍者赶忙给三人赔礼道歉,然后朝着自言自语的公子追了过去。

“这个人,好生奇怪!”林黛玉拿出手绢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一脸好奇的看着那公子失魂落魄的离开道。

“小姐也莫要太责怪公子了,想必他在想着什么事情,一时失神,才轻薄了小姐!”紫鹃赶忙解释道。

“紫鹃,你怎么还替那公子说话?”雪雁不高兴道。

“我看他不像是坏人!”紫鹃还犹记得那晚他将自己的披风披到自己身上的怜悯之情,那是她逃荒的这些日子一来,感受到的第一丝温暖。

“好了,赶紧回去吧!”林黛玉见两人吵了起来,赶忙阻止道。

夜色降临,林如海为贾雨村特意准备了一桌酒席,在院中摆下。

林黛玉不能在院中久坐,拜了老师,就和紫鹃还有雪雁出门游玩去了。

院落之中,一时间只剩下林如海还有贾雨村,两人对坐,先是款斟慢饮,渐次谈至兴浓,不觉飞觥限斝起来。

当日正值上巳节,街坊上家家箫管,户户弦歌,当头一轮弯月飞彩凝辉,二人愈添豪兴,酒到杯干。

雨村此时已有七八分酒意,狂兴不禁,乃对月寓怀,口占一绝云:

“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晴光护玉栏。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

雨村吟罢,因又思及平生抱负苦未逢时,乃又搔首对天长叹,复高吟一联云:

“玉在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

林如海听了,大叫妙哉,“雨村兄大才,今所吟之句,飞腾之兆已见,不日可得接步履于云霓之上矣,可贺可贺!”

林如海说完,乃亲斟一斗为贺。

贾雨村一口干过,叹道:“非贾某酒后狂言,若论时尚之学,某也或可去充数沽名,只是如今年已半百,又没有什么门路,当年为官,因为恃才傲物,更是得罪了不少朝中故友。”

“雨村兄满腹经纶,阅历丰富,有济时之才,若是弃之荒野,着实可惜,而且新皇登基,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兄若是不弃,如海愿意为你引荐!”林如海言道。

“如此就多谢如海兄了!”贾雨村躬身感谢道。

“哪里,哪里,雨村兄能够出仕为官,乃是我石国的福气,如海忝为兰台寺大夫,食君俸禄,忠君之事,为陛下推举贤才,乃是林某分内之事!”林如海连连摆手道。

“林兄为国为民,刚正不阿,雨村佩服!”贾雨村拱手道。

九囿山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