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兰之歌

阿斯兰之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63章 冰封的兄妹

安陵冰似笑非笑的看着凌墨雪:“虽然你厌恶他,但是事实上,比起你哥哥凌墨晨,你更像他,如果是凌墨晨在这里,可不会这么激动,他和你们兄妹的母亲更相似。”

“偏激、仇恨、狡猾、无情,我的angel,你才是继承了你父亲的衣钵啊,尽管你厌恶他恨他,却依旧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凌墨雪抿着嘴唇,满脸的复杂和恨意:“不管他有什么样的理由,他对妈妈做的事情,都不可原谅!!!!!”

安陵冰耸耸肩:“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你们的父亲也是个可怜之人,同样,你们的母亲也不一定喜欢你们,这一点,你哥哥是很清楚的,所以他受到了影响,整日沉默不语。”

凌墨雪没有开口,她隐隐约约的记得,在他们被冰封之前,还在阿斯兰族的时代里,看到的母亲厌恶的目光。

“雪妍,他们是你的孩子啊。”

“母亲,你为什么要让我把他们生下来?!!!我恨他们!!!你禁锢了我的法力,束缚了我的行动,难道就为生下罪人的孩子吗?!!!母亲,你让开,我要掐死他们!!!!!他们是我的耻辱!!!!!”

“不管他们是不是你的耻辱,他们始终是我的外孙,是幻星帝国皇家血统的后人,他们是你的孩子,那就是我的小天使,我和你父亲会好好的照顾他们的!!!!!”

“是啊,雪妍,爸不会怪你,这两个孩子是无辜的。我们好不容易有了新一代,你可不能做傻事。”

是幻星帝国的大长老,也就是他们的外祖母救了他们,因为预测到阿斯兰族的灭亡,所以将他们封印在冰里,等待有人重新开启,为了他们,外祖母甚至大伤元气推测到了安陵冰的存在,她知道,阿斯兰族的后裔除了转生仪式和飘云帝国的附体,凡是封印在水晶或者冰晶之中的,都只能被阿斯兰族或者人类的善良者发现,这才是最好的安排。

以她和哥哥的地位,转生仪式不是没有名额的,但是他们的眼睛从小就失控,转生仪式根本遮掩不了,也不能封印在水晶之中,只有冰晶才可以压制一些。

为了他们,外祖母呕心沥血,这些凌墨雪一一看在眼里。

而她的哥哥凌墨晨,由于角度的原因,很清楚的看到了母亲的厌恶目光,所以严重受到了影响,至今郁郁寡欢。

凌墨雪不知道母亲的厌恶会是怎样的,但是她绝不会原谅罪魁祸首的父亲!!!!!

安陵冰看着她的样子很是无奈:“好吧好吧,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怎么劝都是没用的。angel,我给你放假旅行怎么样?!!!出去散散心。”

凌墨雪一愣:“散心?!!!”

安陵冰点点头,突然神秘的一笑:“这可是命运的安排哟。”

凌墨雪走后,安陵冰来到了一间阴暗的地下室,看着面前的水晶球,深吸一口气:“跨时空的嘱咐,紫星慕青大长老,你的托付我会执行的,不过你的劝阻…………如果你真的能够预言,就应该知道,我的决定并不会因你而改变,种族之别,并不会因为善良而改变大势,小势可改,大势不可改,八年前,我带回了凌墨晨和凌墨雪,炼狱天使里面乱成一片,支持的有,反对的有,那时候我就看穿了一切,为了他们兄妹的安全,为了阿斯兰族的未来,我对炼狱天使里面进行了大清洗,如今的炼狱天使里面除了阿斯兰族纯血就是混血,唯一的真正人类就是我的师父,炼狱天使里曾经被囚禁的二长老,因为想把炼狱天使洗白而被囚禁,他是个豁达的好人,一个田园隐居者,是徒弟我不孝,我的心依旧太狭窄,”安陵冰的眼角有泪水落下,“可那是我们家族的责任,传承了无数代的智囊家族责任,我逃不开,师父,如果一切结束,我或许会和你一起隐居吧?!!!”安陵冰眸子猛地一厉,“可是现在不行!!!”

安陵冰看着水晶球:“angel,你虽然和你的父亲很像,但你对你母亲执着的爱,却是和你母亲一模一样,就像她当初对你父亲的爱一样,说什么由爱转恨,实际上依旧深深爱着他。”

安陵冰苦笑:“angel,或许这是我唯一做的好事吧?!!!让你们重逢…………”

突然间,安陵冰神色一变:“等一下,天机闪动,”她伸出手指推算,神色骇然,“世界特殊能力学院那边居然…………晨晨居然和那位见面了…………”

安陵冰眼里带着残留的惊骇,久久无法散去。

“紫星慕青大长老,这究竟是意外,还是你早就准备好的安排?!!!”

“我的心机和打算在你眼里,又算什么呢?!!!”

银色边际带着成员回到了阿斯兰曙光总部,他回忆起凌墨雪的话,惊疑不定。

那个小女孩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他等我心中缓缓浮现出一种猜测。

银色边际独自回了房间,他想知道答案,阿斯兰曙光的最终首领东凌就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很遗憾,通讯接通后,那边空空如也。

银色边际眼里带着失望,不在?!!!

银色边际皱着眉头,想着要不要再去炼狱天使一趟,不过想了想他就放弃了,安陵冰不是好对付的,那个小女孩会疏忽,安陵冰可不会。

银色边际突然想起被放回来的下属脸色大变的样子。

他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银色边际想着,让人叫来了那个叫阿言的下属。

“阿言,你把发生的事情说完。”

被叫来的不止阿言,还有其他被放回来的下属。

除了阿言所有的下属都反映是他们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晕过去了,醒来就被放回来了。

可是阿言例外。

“不是这样的…………”阿言回忆,“原本我们执行任务好端端的,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见了一道很小的身影…………”

紫静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