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嫁到:小狐狸快快入怀

魔君嫁到:小狐狸快快入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0章 巧合,还是意外的相似?

刚回到住处的季渊看见季桐深坐在正厅内,说道:“父亲这是休息够了?”

季桐深笑道:“是呀,怎么,看你这一身,是出去了?张路呢?怎么没跟着?”

季渊点头说道:“是出去了,至于张路我吩咐他去帮我办件事,您猜孩儿刚才碰见了谁?”季桐深疑问的看向季渊。

季渊喝了口茶说道:“我碰见了厉承烨,都说这魔界魔君从来不问凡事,甚至是从来不出这魔宫一步,这不刚才孩儿上街,不仅碰见了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女孩。”

“哦?”季桐深一脸深意的笑着,“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原先看这孩子就知道,长大后必有所作为,没想到竟成了魔界唯一魔君,想必他身边那女孩也异于他人啊。”

听到季桐深这么说,季渊并未开口,而是埋头喝着茶,他并没有告诉季桐深,洛湘然长得像那个人,不然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又会做出什么,一切还是要等张路回来才是。

傍晚时分,张路探完消息回来,坐在房间内的季渊听着张路带回来的消息。

张路说:“主子,那个姑娘跟青丘有关系,属下听说前些日子,狐族族长白纤尘亲自来接她,但是这姑娘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甚至还告诉所有人,她与魔君私定了终身。”

“……”

见季渊没说话,张路继续汇报说:“而且,属下去了趟魔宫内,看见了…”说着看了看季渊,忙又说道:“看见了之前那个女人派来的精灵。”

这句话瞬间让季渊手里的茶杯变成了粉末,说道:“你是说当年给我父皇送玉佩的那个精灵?”

张路立马跪下说道:“主子息怒,虽然那精灵气息与当年那只无差,可是长得…倒像是九幽宗少宗主颜景瑟的未婚妻,莫离歌。”

“莫离歌?”季渊皱了皱眉,“当年的是我倒是有所耳闻,我记得这莫离歌当年是被人从蛮荒带回来的,不知身份甚至还查不到,只是几日后突然宣布与颜景瑟订了婚。”

张路低头说道:“没有错,但是这莫离歌在订婚后的转天,便不见了踪影,九幽宗的人寻遍六界都没寻到,至今下落不明。”

等到张路一说完,季渊突然笑了起来,复又倒了杯茶说道:“这件事越来越好玩了,明明就是一只九尾灵狐,你说是巧合,还是…意外的相似呢?还是她根本就跟那个女人有关呢?”

……

魔宫内,自打洛湘然回了雨花阁之后,就没出来过,甚至连厉承烨叫她吃饭,都没有出来,厉承烨见此闷闷不乐的坐在书房内,这时颜景瑟进来笑道:“小湘然不开心,你怎么不去哄哄?”

厉承烨抬眼一看来人,说道:“派人喊了多次,我自己都去了,还是不肯见我。”

颜景瑟‘噗嗤’一笑,说道:“我说承烨,女孩子是要哄得,不是你这样直接去喊喊人家吃饭,说几句好听的就可以的。”

一听颜景瑟如此说,厉承烨立马眼神一亮,问道:“怎么哄?”

颜景瑟看着眼前的厉承烨,只觉得厉承烨没了之前的冷面和气场,相反,倒像是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这让颜景瑟是又惊又喜。

打着哑谜的颜景瑟似乎还没有这意思告诉厉承烨,而是坐到厉承烨面前,说道:“我说,你小子是怎么看小湘然的?你到底喜不喜欢她?…”

雨花阁内,洛湘然坐在院内又是叹气,又是难受;幻露这时从门外飞回来说道:“小主人,你怎么了啊?”

洛湘然毫无力气的趴在桌子上,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听完那个梦清幽跟我说的那些,心里就特别不舒服,而且我又看到小烨烨一句不解释,我就更加生气了!”

幻露一听,‘哈哈’一笑说道:“小主人莫不是喜欢上魔君了吧?”

“喜欢?我一直很喜欢小烨烨呀。”洛湘然一脸单纯的看这幻露。

幻露扶了扶额,说道:“小主人,幻露说的喜欢是情侣之间的那种喜欢,就是夫妻间的那种,你明白了吗?”

洛湘然忽然直起腰来,说道:“你是说…我对小烨烨动心了?”

幻露点点头,眼光发亮的看着洛湘然说道:“是呀是呀,小主人你不是说听了那个梦清幽的话就心里不舒服嘛~其实啊,这在凡间叫吃醋,就是不喜欢别的女人提到自己喜欢人,不喜欢别的女人碰自己喜欢的人。”

幻露一说完,洛湘然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立马让幻露下去,回了房间没再出来。

深夜之后,所有人都在休息,相反雨花阁的隔壁,厉承烨的千秋阁内,此时的厉承烨正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之前颜景瑟问自己的问题,正要坐起身来时,忽听见门外有动静,于是立马闭眼装睡,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

厉承烨躺好后,寝室的门开了个小缝,只见进来一只九尾白狐,进来后,这只小狐狸悄悄的关上了门,生怕吵醒了睡着的厉承烨。

刚关好门,一道光闪过,洛湘然便站到了床边,并且还歪着头看着‘熟睡’的厉承烨,轻轻地坐到床边后,伸出手要摸摸厉承烨,却忽然想到什么,有收回了手嘟嘴道:“还没哄我呢,我才不摸你。”

这句看似撒娇的话,让装睡的厉承烨心里一动,嘴角微微一笑,等着洛湘然下一步的动作。

本来还在生闷气的洛湘然,有嘟着嘴看着厉承烨,说道:“明明是个男人,怎么就能长这么好看呢?”

说着还伸手摸了摸厉承烨的脸说道:“你知不知道,我今天生气是因为你那个青梅竹马的郡主呀?我还生气你居然一句解释都没有,幻露说,我这叫吃醋?说我是喜欢上了你,我也觉得今天好奇怪。”说完,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洛湘然边摸着自己的心口边说:“好奇怪,自从跟你亲完之后,每次想到你,心脏就跳得好快,今天又想到你跟那个郡主小时候的事情,我又很想忘掉,只是每次想的时候,就会感觉到自己的心痛痛的,可能幻露说的没错,我喜欢上了你,就像是…妻子喜欢丈夫那样的喜欢。”

听到这句话的厉承烨,忽然动了动身,一把拉住洛湘然的手,一用力,洛湘然便落躺在厉承烨的内侧,躺在了厉承烨怀里。

洛湘然刚要挣扎,厉承烨搂紧了她说:“别动,乖乖睡一觉,别想那么多,想说什么,明天再说。”

这时,洛湘然捶打着厉承烨的胸口说道:“你这个坏人,你装睡!”

厉承烨笑道:“我又没说我睡着了,我倒是想问问,然儿你这么晚进我这寝室,是想做点什么?”

洛湘然撇嘴道:“我我我,我只是…只是来看看,你有没有睡着罢了。”

厉承烨挑眉道:“哦?我怎么记得然儿说喜欢我?”说着,厉承烨一个翻身,将洛湘然压在身下,笑道:“我还记得然儿说就像是妻子喜欢丈夫的那种喜欢?”

被压在身下的洛湘然,丝毫没有察觉到这只‘野兽’的危险,依旧反驳道:“我才没有说,是你挺差了,你绝对是在…唔——”话未说完,厉承烨便将后面的话吞了进去,吻住了洛湘然。

被吻住的洛湘然吓了一跳,后反应过来,双手勾住厉承烨的脖子回应着,这看似热烈而又温柔的吻,这一吻,包含了很多,也让两人的心更加靠近,也让厉承烨更加确定了颜景瑟问的那个问题的答案。

许久,厉承烨才放开满脸通红的洛湘然,侧身躺下,将她搂入怀中说道:“现在我不会碰你的,我知道你在害怕。”其实刚才他压在洛湘然身上的时候,就感觉出洛湘然的害怕,于是他没再进行下一步,他知道,这丫头还是朵小花蕊,不能急。

躺在厉承烨的怀中,洛湘然满脸通红,不敢抬头,听到厉承烨这么一说,攥紧厉承烨袖子的手放松了下来,过了好久厉承烨觉得怀里的小女人没了动静,一低头,便看见洛湘然早已熟睡。

于是心满意足的亲了亲洛湘然的额头,也睡了……

安尘若夏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