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承天泽

世承天泽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7章 国公

杨紫夜脸上露出瞬间的迷茫,随即又坚定起来,沉声道:“我是不会嫁给你的!”

杨烨这才知道,刘诚意原来是要打杨紫夜的主意。

只是他无法理解,以刘诚意这样的显赫家世,为何要选择杨紫夜这位只有国公之名,却没有国公之实的联姻对象。

然而这桩联姻,却并不取决于杨紫夜的态度。

刘诚意转而看向杨烨,肃声道:“三天之内,把杨世祈参与二郎庙的全部证据给我整理出来!”

杨紫夜蹙眉道:“他已经死了,你还要毁掉他的名声?”

刘诚意做出无奈状,道:“他有何名声可言?”

杨紫夜厌恶道:“我亲手杀了他,这还不够么!”

刘诚意摇头叹息道:“不是我认为不够,是皇帝。”

杨紫夜嗤笑一声,不无讥讽道:“皇帝?他玩女人、做蠢事是理所当然,杨世祈玩女人、做蠢事,就是叛国?”

杨烨赫然体会到刘诚意的难处,正如常珍珍曾向他转述过的刘诚意的主张,礼仪制度实在是太过容易崩坏的东西。

就连身份独特的杨紫夜都能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何况是其他人?

当天地异变真的降临,以皇室和中枢为首的制度代表们,还能够控制住这个早已厌烦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世界么?

刘基强行将天地异变延后千年,真的是对的么?

杨烨忽觉前所未有的迷茫。

事实上,自他回到中州后,便无时无刻不处于迷茫之中。

想要奋发图强时,没有修炼功法和上升途径。

终于开始修炼后,又发觉这世界又开始剧变,先前的构想早已不再成立。

跟随刘诚意这种大人物的脚步,又发现根本看不清、也赶不上这些人的想法。

杨烨甚至不清楚到底该站在哪一方。

既没有陈志航的实力,又没有陈志航的家世。

“倘若真有轮回,投胎还真是门大学问,苏屠会投个什么胎呢?来得及么?”

刘诚意的轻咳,将杨烨涣散的注意力拉回。

只听他说道:“紫夜,现在不是赌气的时候。

“你该明白,谁能率先突破到二品境界,谁就是新任皇帝。

“中枢制也必须废除,我们没得选,只能尽快集中起全部力量,以应对全新的局面。”

杨紫夜冷笑道:“攘外必先安内,对吗?”

刘诚意急道:“这不是安不安内的问题!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我们在三个月内还无法拧成一股,等待我们的,只有被逐个击破,彻底灭族!”

杨紫夜却是油盐不进的态度,冷声道:“杨家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刘诚意急怒道:“你代表的是一种态度!明白吗!我们的联姻,将会给许多人一个坚定的信号……”

杨紫夜打断他道:“皇帝都还不急,你急什么!”

“让他们继续……你说什么?”刘诚意愣了一愣,怒声道,“杨紫夜!慎言!”

杨紫夜又要开口讥讽,刘诚意终按捺不住,抬手往她脸上抽去。

刘诚意并未动用真气,这一巴掌的速度不快,以杨紫夜的实力,可轻松闪开或格挡,但她却只是带着冷笑,等着这一巴掌的到来。

刘诚意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手掌陡然加快。

一道人影插入两人之间。

杨烨暗叹一声,不得不出手。

因那人影是常珍珍。

杨烨和常珍珍的举动,终于把刘诚意彻底激怒。

杨烨只觉似有一把大锤,狠狠砸在他的神识网络上,让他脑袋里像开了间乐器行,各种声音杂乱而起,几乎让他失去平衡。

眼见常珍珍痛苦捂住脑袋栽往地面,杨烨再不考虑什么上下级关系,鼓荡起刚攀上新台阶的充沛真元,驱散脑中的眩晕感,接着将神识束成一缕,狠狠扫向仍挥掌打下的刘诚意。

刘诚意一声闷哼,眼鼻中窜出四道血痕,回过头如凄厉恶鬼般看向杨烨。

“你们,是要造反么!”

杨烨伸手扶起常珍珍,同时送出一到真元进入她体内。

常珍珍很快恢复过来,摆开架势,默然挡在杨紫夜身前。

杨紫夜发出神经质的笑声,断续道:“刘诚意,你的诚意我看到了!”

杨烨终被这女人激起怒火,反手一掌抽在她脸上,冷声道:“你闹够没有!”

杨紫夜被他这一巴掌打的整个懵掉,捂着迅速红肿起来的脸颊,眼中尽是无法理解、无法想象的震惊。

刘诚意怒容凝固,瞬间变回往常的平静,眼鼻中的血痕像有生命一样倒流回去。

“香火道果然诡异莫测,只些许香火之气,便让人轻易迷失心智。”

杨烨见他自找台阶下,也懒得戳穿,强拉着常珍珍离开。

杨紫夜整个陷入呆滞状态,无神的双眼,紧追着杨烨背影。

常珍珍小心翼翼问道:“刚刚我是又中招了么?”

杨烨笑道:“当然不是。”

常珍珍疑惑道:“那为什么我会想着要保护她呢?”

杨烨看向她双眸,道:“因为你比她善良。”

常珍珍略显羞涩,低头不语。

杨烨叹息一声,道:“我们做了个完全错误的决定。”

常珍珍点头应道:“是的,这支部队,是没可能落在地方势力手中的。”

“庭风什么时候回来?或许,我们该避往岭南。”

常珍珍讶然道:“你不是要我和赵大哥联姻吧?”

杨烨一愣,忙道:“哪里的话!”

常珍珍不待他解释,继续说道:“我们不比刘诚意这种狼王,他可以不断迎娶狼妃,壮大他的狼群,恢复他刘家最初和皇室的合作关系。

“我们,只是一头头的孤狼而已。

我倒很钦佩赵大哥的魄力,他这次回去,该是去拿到属于他的财富和资源,然后彻底脱离家族。”

张廷修不知何时跟了上来,插口道:“师弟离开前,曾建议父亲关闭拳馆、解散弟子,想不到,唉……”

杨烨知道他的意思,张天河放不下,而放不下的结果,就是将得意弟子尽数葬送在对他来说毫无意义的剿匪上。

而且即便递上了这张代价惨重的投名状,也未见得能在新形势下站稳脚跟。

张廷修继续说道:“刘诚意对我讲过剿匪的重要性,可我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要用这种饮鸩止渴的方法,如果现在就把忠心耿耿且有修炼资质的年轻人消耗殆尽,当那一刻到来时,用什么来镇压骚乱?”

是的,当那一刻到来,普通人也因充沛天地灵气浸润而变的力大无穷时,他们庞大的基数,将成为任何统治者都要头疼的大问题。

比如张天河,现在他不愿教某个人修炼,直接拒绝就是,不会有任何麻烦。

但天地灵气回来之后呢?

成千上百不懂修炼,却破坏力极强的暴民冲进他的拳馆索要修炼功法,那他给还是不给?

在各个阶层间的实力重新拉开差距之前,骚乱甚至暴动,无可避免。

张廷修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

但如果现在不趁早剿灭各处匪巢,他们的破坏力,将会超出普通人无数倍。

剿匪,则意味着无法预计的伤亡。

这是个只能用赌运气来解决的难题。

赌赢了,就能维持住原有的制度和秩序,让千年帝国继续延续下去。

赌输了,大家各自保命,在新制度、新秩序下,各显本事。

杨烨看的清楚,这场赌局,皇室是不会输的。

因为全太初的军队,都还牢牢掌握在他们手中。

这些出身于世代军户的虎狼之师,足以镇压任何胆敢威胁到他们核心统治地位的暴民或野心家。

皇室的胜算最大,紧跟皇室各个代表的步伐,显然是不会错的。

只要不死,熬过去,总归还能是统治阶级的一部分。

但杨烨却正在失去对白龙卫和特反队的归属感。

也许是实力提升的太快,让他越来越想要自主掌握自己的命运。

也许是刘诚意的行事作风,让他从一开始就无法接受。

“不如,我们自己组织起个狼群玩玩儿?”

张廷修愕然看向他。

常珍珍也露出思索神情,很快便否定道:“我们的联盟已经足够,当前形势下,无论做出什么举动,都会招致刘诚意的坚决打击。”

张廷修却说道:“父亲也在秘密筹划武盟,想要把中州地界内松散的拳馆、门派整合起来,大家一起发声,抵制特反队的强征入伍。”

常珍珍摇头道:“这样的行为实属不智,别忘了,刘诚意还有一张王牌未动,中州三千人的虎贲卫不是吃素的,另外,玄武卫和青龙卫,半天之内就能杀到!唉,对付这所谓的武盟,哪里需要出动中四卫,下四卫足矣……”

杨烨看向呆滞的张廷修,道:“你们的小动作,不可能瞒过白龙卫的密探,回去劝劝张老师,让他安心颐养天年吧。

“三十名弟子的命,够换你们全家的命了。”

张廷修脸色由红转紫,狠声道:“万一不够呢?”

杨烨只觉失望透顶,再不想和他多说半句,一拍常珍珍的后背,往山下而来的郑博和刘不庆迎去。

刘诚意终于将目光从杨烨背上收回,转向杨紫夜,说道:“招他入赘,如何?”

孟承泽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