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霸途

吕布霸途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9章 毋极甄家

吕布和浦元交流起关于发明方面的知识,可惜的是,浦元只是锻造方面比较突出,对于改建创新并不擅长,吕布也只是和他谈到高炉炼钢,流水线生产等方面的理论,就约定后天派人来找他,到时一起去并州,由于他有家室,吕布和他谈好,由周仓廖化两人护送去并州,吕布就先行去并州。

吕布走后,浦元的儿子浦程走进会客室,对着浦元道:“父亲,真的要去并州吗?去了不就等于投靠他,父亲可考虑清楚了”。

“我虽然还没看清吕布的为人,可是,今天他把这么多秘密告诉我们,焉能没有抵挡,从我选择答应他开始,就没有回头路了,我也是才想明白的,看来以后得足够谨慎啊!你将来最好做锻造这些,千万不能好奇去触碰,自己掌控不住东西”浦元有点忧心,他这是做隐居做太久了,现在,嗨!自己都只记得打铁了,福伯去探听吕布的方式,还是以前想的。

“放心吧!父亲,你老又不是不知道,我只是对经商和打铁兴趣最浓,去并州后,我们有的打铁了”浦程对去并州并无反感,隐隐间,还有点欣喜,他还没有出过毋极县。

“你小子,皮子痒了,居然敢拿打铁耍我”浦元看着儿子,满眼的爱护之意,舔犊之情满满的,“去叫福伯进来”。

这时,管家福伯进来了,浦元直接说道:“你观察得如何?吕布是怎样的人”。

“回老爷话,有点收获,吕布的情绪容易被影响,当时,少爷如同往常一样嫌我唠叨,吕布好像觉得少爷不尊重老人,他却没有想,少爷为什么这样和我说话,我们是什么关系,先入为主,吕布就开始皱眉头,情绪受到影响,后来吕布的表情复杂,就不好分析了”福伯根据自己的发现,陈述道,可惜接触的时间短,观察的结果,真实性大大折扣。

“吕布的性情多变,好像没有具体的标准,好在他,人不坏,也爱才,能够任用人才,如果有能人辅佐,或许有一番成就,我们明天开始,把不能带走的,包括店铺,都低价贱卖吧!后天出发”浦元决定去并州,先看看再说。

吕布出了店铺,懒得自己去慢慢打探甄家府邸了,直接花钱雇佣毋极县的居民,带他去甄家,他出客栈的时候,带有一些,用袋子装着,挂在腰间,以备不时之需,这是他在地球就有的习惯。

甄家不愧是著名的商贾之家,府邸占城中央处,黄金地段的两三亩地,高墙大院,把豪宅都遮盖得严严实实的,让人完全不知道里面的情况,吕布揣测,这甄家低调,还是深藏不漏,虚虚实实,让惦记甄家的人不敢轻举妄动,更好的保全自己。

“劳烦通禀,有大生意想跟甄公洽谈,不需要多少时间,如果需要进一步商讨,另当别论”吕布来到甄府门前,对门卫道,他有点无语,好歹是做生意的人,怎么不设置接待客商的地方。

“那来的狂徒,在甄府门前大吵大闹,一点商人的常识都没有,还有大生意做”

“不知道,谈商到店铺吗?跑来府邸,是来闹事吧!快走吧!不然送官府了”

吕布刚说完,门前的两个门卫就大声呵斥起来,看吕布的眼神凶巴巴的,表情狰狞,好像要择人而噬。

“我真是来找甄公的,要是说了谎,到时再处置也不会迟,不过你们耽误了大事,两位就能吃罪得起吗?孰轻孰重,还请思虑”吕布见两人脾气暴躁,而且有点蛮横,不得不提醒他们,不能太过放肆。

“大哥,这小白脸说的对,观此人,虽然也就二十出头,但是我们不得不防,如果他是假装商人中的愣头青,麻痹我们,我们可就亏大了,还是上报一声吧!”一个门卫小声说道,他长得像一座小山,一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风刮不移。

“嗯,有道理,我们可不能被随随便便的坑了,我去通知一下”说话的是另一个门卫,他身躯像一座铁塔,站在那里,有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只是,是不是中看不中用,本身武艺如何,吕布就看不到了。

“你等着,千万别戏弄人,否则的话,大刑伺候,我们哥儿俩个可是很强的”块头像大山的门卫道,他双手叉腰,展露肌肉,又双手环抱在胸,站立在那里。

“嗯,自然不会,我可是奉公守法的大汉良民,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做什么”吕布双手垂直放下,身体笔直站立,表示自己很规矩的。

一会儿,铁塔门卫重新回到门前,看着吕布,瓮声瓮气说道:“跟我来吧!甄老爷在家,比较好说话点,你也是,我们甄府一般不会客的,甄老爷大多数时间都去各地商铺,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回见各地商人,只需到甄家商铺说明就行”。

“我情况特殊,没有时间一直等着,而且,来自偏远之地,怕是很难等到甄公,来毋极县拜访甄公,不行就探听具体的消息,再寻找,碰碰运气,看来我今天运气就不错”吕布跟着门卫,和他聊着天,打量着四周,甄府真是不显山露水,吕布只看到不少稀少的装饰物,建造走廊的材质名贵,其他的,都被巧妙地避开。

“你是不是奇怪这样的设置,告诉你也没关系,甄老爷他经常不在家,基本没人来府上拜访,府上女眷众多,不规划难免不便,我们这些仆人只能在规定的区域活动,是不能越界的”门卫小声说道,眼睛注意着四周,“你看,我们一路根本没遇到人,那是都到别的地方了,什么厢房区,洗衣区,食物区等等,每个区域是不能乱窜的,我这门卫可都是府上的老人,厉害吧!”门卫喋喋不休,看得出来,在甄府做事他很满意,跟吕布炫耀着,也可能是平时难见到别人,因此,有点激动,他可是说过规矩森严的。

吕布来到客厅,发现客厅很空阔,摆放有案几,案几配套席子,墙壁挂着用布帛画的水墨画,许多古董被摆放在柜台上,除了各款陶制品,还有各种怪异的石头,珍珠琉璃等光艳的物品。

“贵客,不知是什么大生意,能否明言”吕布在打量客厅时,门外走来二十五六的年轻人,这时门卫已经退下。

“说不清楚,只能看货,至于是不是大生意,不是我说了算,想必是甄家家主甄逸当面,恕我冒昧来访”吕布对来人行礼,他到没有刻意结交,对待甄逸,不能同以往见过的大多数人,他家大业大,自己根本不可能招揽,来做生意,太过刻意结交,很可能适得其反,顺其自然为妙。

“噢!这么说来,你是带来货物了”甄逸外形雍容,可吕布还有点失望,感觉甄逸太年轻了,现在不知甄宓出生了没有,甄宓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曹植眼中的洛神。

吕布把背上的酒坛放下,经过整理,把酒坛封皮去掉,这时,酒的香醇扑鼻而来,吕布精神振奋,垂涎欲滴,把酒递给甄逸,“如果方便,我陪你试试酒的味道”。

“感觉很好,我们试试”甄逸有着与年龄不符合的成熟,吕布能看出他也激动,可他却展示,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气势。

甄逸找来两个碗,并且亲自倒满,自己抬起一碗,吕布见状,抬起另一碗,先行喝下,吕布喝完,咋咋舌,“不错”。

“色泽清澈,酒香浓烈,喝完心头热辣辣的,飘飘欲仙,能忘乎所以,好酒,就是有一点不好,太容易醉人”甄逸慢慢品尝,并不像吕布一样,牛饮海喝,当甄逸喝完一碗,脸上出现了红晕,“阁下如何称呼”。

“吕布,吕奉先,如果是甄兄需要,价值几何?”吕布回答道,不知为何,吕布也就二十出头,并没有后世说的那么大,他记得,历史上吕布要刘备称兄长,还是被张飞威胁才作罢,古人称呼似乎是很严谨的,难道历史上的吕布是个另类。

“这,我是看好这酒,不过,交易还需要细细商议,比如,在哪里进行结交,就关系到运输的难易程度;再如,喝这酒的人,大体是些什么层次的人,就关系到出售时的定价,以及销量,这其中的门道,弯弯绕绕的,还需要时间商讨,你来府邸找我,一定没时间做这些,不如,派人和我慢慢谈,如何?”甄逸背着手,在大厅踱着步,以他多年的经商经验,一时之间也说不清楚,他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酒。

“这,当然可以,不过,我的人在并州,你也需要派人过去晋阳”吕布之所以决定亲自来找甄逸,是想表示,自己对蒸馏酒是很重视,价格不能满意,他可能不会交易,“另外,我想采购一些镔铁,不知出售不?”。

“当然有,我甄家商铺,只要在大城市,大汉之外的东西,都能贩卖,我会运到晋阳,在那里交易”甄逸肯定到,他做生意,最重视的就是信誉,有一说一,是从不会乱来的,这是他的经商之道。

“这样,我们就说定了,我期待我们的交易,彼此都会满意的,甄逸兄,奉先告辞了”吕布没有拖泥带水,他要把重视这次交易的决心,坚持到底。

“不送”甄逸也没有挽留。

思行000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