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布霸途

第23章 周仓对廖化

戏志才等人在涿郡取得进展,吕布这里,也有自己的旅程,他一袭素长衫,骑着闲逛时在马市上淘来的黄骠马,右手倒提着把精细的铜制方天画戟,背上背个布袋,布袋里装着干粮,简易的马鞍上系出水袋吊在马肚旁。吕布身后,跟一位侍从,骑着百里挑一的白马,背着一坛密封好的蒸馏酒,携带干粮、水和五铢钱,持长枪作为武器。

吕布要从幽州涿郡进冀州中山国毋极县,再迂回并州晋阳城,而且,到晋阳城可不能迟于运粮队,吕布得和时间赛跑,他筹集粮草的任务没完成,擅自离开,做与筹集粮草无关的事,他是打着让匪贼放松警惕的旗号,可他不想被人以此拿出来说事。

吕布一路上风餐露宿,打发掉不少贼寇,在途中,过中山国定县后的第三天,遇到两方贼寇,双方在道路两边平原上对峙,不过吵吵嚷嚷的,当吕布沿着道路穿行时,吵嚷声才停下来,不过,这些贼寇并没有对吕布动手,只是提防着,能看得出来,这些贼寇的纪律还不错。

吕布没走多久,停了下来,他发现有意思的事情,两方贼寇的首领,站在路上,指骂着。

“周仓,别欺人太甚,你一次次破坏我的好事,真想逼得火拼吗?大家都是混口饭吃,有必要如此刁难”一个中等身材,儒雅却面带菜色的十五六岁少年,长枪指前,恨声声的吼着。

“廖化,偷吃豹子胆了,一声不响,就来我的地盘,发展势力,真当我好欺负吗?是不是我应该放任你,等你把我撵走”对面之人,身高体壮,一身关西大汉的打扮,怀抱大刀,黝黑脸庞,满腮长髯,中气十足地对骂。

当吕布听到周仓廖化这两个名字,不自觉惊诧起来,感到更有意思了。

“匹夫忒无礼了,真拿我当软柿子吗?我成这样,还不是你打劫我的商队,让我身无分文,不得不落草为寇的”叫廖化的人,年轻气盛,有点忍不住,想要动手。

“有吗?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打劫你,我可不认识你,乖乖滚出我的地盘”周仓一脸笑容,根本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你手下做的好事,还想要包庇吗?贼人,拿命来”廖化双脚点地,轻飘飘的,长枪举起,朝着周仓打去。

“乳臭未干的小子,能有几斤几两,今天,让你知道什么是绝对力量,吃我一刀”周仓看着招式,横刀架住,后扭身劈砍。

廖化见了,收式竖枪格挡,却未料到,周仓这是虚招,在中途旋转几下大刀,直刺过来,他此时招式已老,来不及变招,不自觉大叫不好。

说时迟,那时快,廖化毕竟常年习武,身体灵活,反应不慢,他向旁边倒去,避过致命一击。

周仓见状,储力猛砸,这一刀势大力沉,有轻微的破空声,他使这招,是刚刚交手,见识到廖化有点功底,不过力量要弱自己很多,如果能让他硬接满招,必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廖化摔下,恢复点力气,顺势在地上翻身,见周仓砸下,便双手托住长枪的尾端,挡向大刀,大刀压下,长枪枪尖的一端下沉,打在地上,烟尘顿起,大刀刀口在铁枪上滑下,火星四射,当大刀刀口着地时,廖化急忙起身,飞速后退,他的长枪被打弯了,好在枪是家传镔铁枪,只是自己虎口已经破裂。

周仓见廖化想要退走,怎么会答应,大刀在地上拖着,弹跳着,当当作响,追了过去,围着的喽啰见状,纷纷退让。

不过,吕布却骑马奔去,他有点想骂人,都分出胜负了,还打,都是名人啊!干死掉可都是损失,自己应该救援一下,不过,吕布离得有点远,想救都来不及,还差一点,眼看廖化就要被周仓追上,一刀砍死时,廖化却反手把长枪往后扔,说来也巧,周仓用刀想打开长枪,却计算出现偏差,被枪尾打中胸口,喷吐一口血,一屁股坐在地上,惨叫连连,“该死,忘了那枪,已经被打弯”。

吕布这时赶上,迅速下马,来到周仓旁边,扶着周仓,“你没事吧!”。

“没事,真倒霉,嘶,胸口好痛啊!”周仓这时解开胸口衣服,胸口处有一片地方,已经血肉模糊。

“别动,我有治疗伤口的药,你等一下”吕布制止周仓的动作,转身向侍从大喊,“吕三,把酒拿来”。

吕布得到了酒,轻轻地把封皮去掉,倒点在伤口上,把破碎的肉冲掉,接着从背上放下袋子,拿出伤药为周仓敷上,“你忍着点,一会儿就好”。

吕布把外套长衫脱下,撕下一大块布,用酒打湿,“伸起手,我为你包扎”。

等包扎好,吕布才松口气,这时廖化也来到旁边,有点惭愧,“周仓兄弟,没想到伤到你了”。

“没事,不用在意,倒是这位兄弟,还未请教大名,嗯,啊!这坛里的是什么,好醉人的香味”。周仓摇摇头,对着吕布,皱起鼻子。

“吕布,字奉先,这坛子里是蒸馏酒,嗯,我无意中得到酒的改进方法,比着做的”吕布有点脸红,蒸馏酒是后世不断改良的,但自己现在说出去,估计也没人相信。

“哦!奉先,既然是酒,不知道我能否喝点”周仓盯着酒坛,他那眼神,火热热的,就像看新娘一样。

“不瞒周仓兄,这酒我还有,只是,身上带的这坛,我还要用,我要去毋极县,出售蒸馏酒,这坛要给别人品尝”吕布有点为难,当时自己真该多带点,

“奉先,你还有这样的酒,地方离这里远吗?”周仓慢慢站起来,由于吕布包扎得紧,现在已经不影响走动了。

“嗯,去并州晋阳就能喝到,你要喝吗?”吕布心思急转,套路起周仓。

“那,要看可以喝多少了”周仓热情淡了许多,他想品尝,不过,他不了解吕布。

“廖化和周仓兄弟,你们不会真想这样荒废着吧!我看你们武力非凡,投军必有一番作为”吕布忍不住试探起来,这两人打家劫舍的时间还短,而且手下章法有度,在后世的名声也好,周仓是关羽的抬刀大将,还对关羽尽忠,败走麦城后自刎而死,廖化就更不简单了,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能有这样的成就,必定不凡,而且他活得够久的,见证了三国的兴衰。

“奉先如此说,定是有什么说法吧!”廖化刚落草不久,心有不甘。

他对吕布讲起自己的经历,他原本是荆州人,家道中落,几乎到了生存不下去的地步,他见到过父母为了家族,心灰意冷,最终郁郁而终,从那以后,他就暗暗发誓,要重振家族,他知道祖上是经商发家,他的愿望就是能光大门楣,甚至赶超先祖。一次朋友来访,说他武艺初成,需要磨砺,他想出去闯荡,见识外面的世界,廖化便想,自己不是盼望着家族能在自己的手中重新兴旺吗?于是两人一打算,便决定走远点,自己两人有武艺,还怕什么,这样,既能增长见识,又能赚钱,廖化就把所有的钱财,换成货物,到北方贩卖,可惜,人是算不如天算,他这次赔本了。

“我的朋友被打伤许久,要不然,能沦落至此,他武艺比我好太多了”廖化讲述自己的经历,最后看向周仓,不无怼人的意味。

“你的朋友是谁,武艺真有你说的那样厉害”吕布如同老虎,闻到了腥味,有点迫切。

“他叫魏延,字文长,被两个打劫之人打伤,那两人的武艺,都如魏延一般高”廖化谈到魏延,眼中有点担忧,“魏延被打伤后,变得沉默不言,我和魏延想要报仇是不可能的了,都怪我拖累了他,他为了救我,力战两人,他那么自信的人,如何受的了,奉先,你的气场这么大,一定很厉害吧!能否帮我们报仇,解开魏延的心结”。

思行000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