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泽

第112章 自作孽的少年

蜃妖被这突然的变故吓了一跳,戒备的盯着不远处的土丘,而季佑之也跟着立马清醒了过来。

清醒后的季佑之,才发现周围压根没有他两个表哥的存在,有的只是蜃妖近在咫尺的大嘴。

他意识到刚刚是蜃妖制造的幻觉,立马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刚刚若是晚个一秒钟,他可就真的被吃了。

这时候,季佑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当即叫喊了起来:“救命啊!救救我!!!”

季佑之边喊边挣扎,他不知道附近是不是有人,也更不知道这么喊有没有用,但面对死亡的威胁,他也只能这么做了。

事实上,关键时刻喊救命,这并不是徒劳,有时候往往能赢得哪怕一丝的生机。

似乎是季佑之的喊叫声真的起了作用,那边鼓起来的土丘突然传来了窸窸窣窣挖土的声响。

蜃妖并不知晓那土丘里埋的是什么,但它本能觉得有些畏惧,于是它当即拖着季佑之这个还未入口的食物,打算远远的逃离这里。

可是,蜃妖的畏惧,却让季佑之觉得自己有了一丝的生机,他拽着身旁的草根,拼命的对抗蜃妖的拖曳,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像是要生生的被扯成两半。

最后季佑之实在难以忍受身体的痛苦,崩溃的冲那土丘嘶喊了起来:“不管是什么东西,你倒是快出来啊!我要死了!!!”

这最后的嘶喊似乎耗尽了季佑之的所有力气,手下一松,直接就被蜃妖拖了起来。

眼看着离那土丘越来越远,季佑之最后的希望也随之破灭了。

不过,就在蜃妖带着季佑之即将逃远时,那座土丘终于被挖开了一个缺口,一只毛绒绒的爪子从那土丘里伸了出来,随之从那缺口里又挤出来了一个同样毛绒绒的脑袋。

很快,那东西直接撑开了缺口,整个从土丘里爬了出来,随即那座土丘也在那东西爬出来后瞬间倒塌,这处平原随着也重新恢复成了它原本平坦的模样,只留下了一小片土堆。

从土丘里爬出来的东西,有着一身青色的皮毛,并夹杂着一些淡红色纹路,毛绒绒的,看起来有些无害。

但这对于季佑之来说却是最后一棵救命稻草,他见那东西甩了甩身上的尘土,四下看了看,继而似是困惑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他才意识到那东西可能根本看不到浑身呈透明色的蜃妖,于是他当即艰难的把手从蜃妖的触手下伸了出来,喊道:“在这边!”

从土丘里爬出来的乌沼听到喊声,立马看了过去,她嗅了嗅味道,仔细看了一会儿,才勉强能辨认出似乎有个透明的东西正抓着一个人类少年。

那蜃妖见土丘里爬出来的是这么个青毛红纹的小东西,觉得这小东西对它构成不了威胁,它便干脆又调转头迎了过去,打算给自己加份点心,但它却直接忽略了刚刚它那种本能的畏惧感。

乌沼察觉到那透明的东西朝自己移动了过来,多少有些戒备,她并不知道那透明的东西是什么,而且她也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对付,只得小心谨慎。

蜃妖爬到乌沼不远处的位置,抬起其中一条触手直接砸向了她。

乌沼本能的往后一跃,爪子猛地一挥,那蜃妖的触手瞬间停在了空中,等它反应过来时,它砸向乌沼的那条触手竟生生的被削掉了一半。

断掉的触手重重的砸落在地,蜃妖嘶声嚎叫起来,由切口处喷溅出来的鲜血染红了它的身躯,乌沼这才得以看清了它的全貌,她这才认出这个带有触手的妖族其实是蜃妖。

不过乌沼只是瞥了一眼,便下意识的瞅了瞅自己的爪子,她并未料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也能像无泽一样,挥挥手便能有这样的破坏力。

不过,想起离开时,她看到无泽那副枯瘦如柴的模样,乌沼对于这份被赠予的力量没有半分的欣喜之情。

这时,愤怒的蜃妖再次向心情恶劣的乌沼袭了过来,乌沼抬起头,冷漠的看着蜃妖,再次挥爪将那蜃妖的其他触手全部斩落在地。

至于蜃妖的头颅,因为失去了触手的支撑,只气息奄奄的滚落在了一旁,季佑之这才从蜃妖的禁锢中解脱了出来。

将压着他的触手推到一旁,季佑之如临大赦,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乌沼松了口气,道:“小孩,你还能动吗?这里应该不能久留,不知道这东西的血腥味会不会引来其他的东西来。”

闻言,季佑之尝试着动了动手脚,忍痛道:“好像不行,我腿断了。”

乌沼伸出爪子,碰了碰季佑之双手捂着的小腿,确认他确实断了腿,她便从乾坤袋里翻了翻,掏出了一把长有手脚状叶子和根须的缠草。

她跟随着无泽在蜃界到处游走时,见得多了,无论是一些妖族,还是像是这些治伤的草药,她大都已经认得,所以她随手都会采些有用的东西,时间长了,积累的数量也就越来越多,

尤其像是缠草这种实用的药草,她采的最多,这会儿正派上用场。

季佑之看到乌沼拿出缠草,就道:“这个我认识,是治伤的缠草,我可以自己来敷。”

乌沼没说什么,直接把手里的缠草递给了他。

片刻后,季佑之的腿上缠满了缠草,他也已感觉不到痛楚,很快就站了起来,足以正常行走。

季佑之便道:“我叫季佑之,谢谢你救了我。”

乌沼领着他往平原的深处走,边走边道:“你一个小孩,怎么会在这儿?那蜃妖怎么抓的你?”

季佑之闻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脸,道:“那个蜃妖是从非人处的监狱里逃出来的,我两个表哥本来已经抓了它,我觉得好奇就把它偷了出来,然后它就把我带到这儿了,若不是遇到你,估计我就被它给吃了。”

乌沼:“.......”感情是自作孽?

季佑自来熟道:“对了,我还没问,你是什么?不瞒你说,我妈妈是捉妖师,我从小就被要求记了很多的妖族种类,长你这样的,我倒是没听说过。”

绿头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