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道

关东道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燕阳舒遁逃

听到头上急风呼啸,金甲将军和金锤将脚尖点地向后串出两三丈远使得金佛落空,可银、铜两个锤将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让刑昊跟左天明死死缠住,金佛不偏不正刚好砸在二妖身上,两个锤将连呼喊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砸了个稀巴烂。

随着金佛落下的还有六个僧人,全都是武僧道服打扮,各各手提盘龙大棍,僧鞋僧袜,眉心一点朱砂佛印,法相庄严。

“秃驴,你们不在庙里好好的念佛,偏要来此搅闹,来了也就别走了,今天捎带手的帮你们成佛。”俩妖怪也杀红了眼,也不顾及对方的人数了,把手里的家伙都抡圆了,之前肖烈几人也把他们的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现在又有伏虎寺的和尚帮忙,加上一下死了这么多人,在仇恨的驱使下,这几个人渐渐露出了败象,脚下的步伐乱了,手中的兵器也没有章法了,全凭一身的蛮力,向几个和尚冲杀过来。

一旁的燕阳舒可没有这俩妖怪那么愣,看又来了帮忙的了,而且只用了一下,就击毙了银铜两个锤将就知道来者不善。听到伏虎寺三个字就傻眼了,伏虎寺的名号他可是如雷贯耳,而伏虎寺的镇休有多厉害他也是知道的。心知鬼寨的大势已去,这里久留不得,要是被抓回去的话,没有人会放过他。想到这里,下定主意,晃动手中梨花枪打倒两个梨花派的弟子便跳出缠斗准备逃跑。

这可真是应了金甲将军的说法,想走没那么容易。一边的刑昊时刻注意着燕阳舒的动向,之前是因为无力脱身,现在伏虎寺的人来了,他就能彻底的脱离金锤将的攻击,专心的对付门派逆徒。燕阳舒刚要走,被刑昊的大枪死死拦住:“你哪也走不了,跟我回山,师父念在师徒一场的情分上或许会对你网开一面的。”

“师弟啊师弟,现在这个局面我要是回去了,你认为我还有命活着吗?你放我一条生路的话,他日相见我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你的。”燕阳舒皮笑肉不笑的对着刑昊说道。

“那就看看你能不能从我这条枪下走掉了。”说完晃动梨花枪与燕阳舒打在一起。

几个回合下来,燕阳舒招架不住了,急中生智也是狗急了跳墙,他把手中的大枪像扔竹竿一样扔向刑昊,在刑昊躲闪的期间,扬手散出一把石灰粉,全撒在了刑昊的面门上。

刑昊的眼睛被石灰粉迷的生疼,睁不开眼,只能用手捂住双眼。燕阳舒看准时机毫不犹豫的一跃,便跳入芝盘峰下山的小路。

当刑昊在睁开眼睛的时候,燕阳舒早就踪迹皆无,恨的他是顿足捶胸。跑也都跑了在计较那么多也没啥用了,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马上去检查派中弟子的伤势,有几个轻伤的不要紧,重伤的有两个其中白智鹤的伤势属于最为严重的,双臂骨头全部被震的粉碎,战死的派中弟子有三名,受伤的人伤不致命刑昊的心才算放下。看了看场中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了,场中已经没有了金甲将军和金锤将,剩下的只有一只硕大的金蟾和一只巨大的红毛大狗。

这两妖怪本来就消耗了巨大的体力,这又来了六个多管闲事的,一下就撑不住了,与众人走了三十几个回合,便现出本来面目。镇休见两个妖怪现出原型,知道他们这是要拼命了。马上让手下五人席地而坐,咏诵金刚咒,随即佛号声响彻天际。

肖烈瞅准时机飞身一跃,一下跳到了金蟾的背上,对着金蟾的脑袋,连砍数十刀,虽没伤到它可也让它疼的哇哇的怪叫。镇休一众则困住了大红狗,这大红狗还真是凶狠,要不是这几个和尚有佛家法印护体,准被他咬碎了。印雪松把左天明叫到身旁:“看,红狗的脖子上有一点白毛,想必这就是畜牲的命门,我跳起来了之后,你用禅杖给我借下力,咱们一击必须杀了它。”左天明点头会意,印雪松腾空跃起,左天明把禅杖横在头上,印雪松左脚刚踏上禅杖,下面的左天明双膀一用力便把他抛出去。对准脖子下的白毛,投出手中宝剑,宝剑一出手就扎在了白毛的地方可惜力度太小扎的太浅了,正当他下坠的时候一条盘龙棍擦着他的脸颊砸在了宝剑之上,宝剑借着盘龙棍的力道直接穿透了红狗的喉咙。一道血柱喷射而出,红狗栽倒在地。

“喂,你们几个,是不打算管我了吗?”金蟾用力的甩着硕大的蛤蟆头,肖烈只得抓住大蛤蟆的眼皮才能保证不被甩飞下来。镇休从怀中掏出一颗一尺多长的降魔宝杵,飞身跳上金蟾的脑袋,单掌用力便把降魔宝杵钉在了金蟾的脑中。随后一把拉住肖烈翻身跳到了远处,这金蟾在地上挣扎了几下便不动了。几人又检查了一下两个妖怪的尸体,确认已经死透了,方才安心。镇休举起双手,引天雷接地火把两个妖怪的尸体烧了个一干二净。

刑昊把燕阳舒已经逃跑的事情告诉了印雪松,梨花派众弟子一阵的叹息。印雪松安慰着众弟子:“跑就跑了吧,先留他一条狗命,休整妥当之后在去寻找他的下落,绝不可能让他就这么逍遥法外。”只能如此了,眼下还有这么个烂摊子要收拾就都没在说别的。

印雪松来到镇休面前抱拳施礼:“多谢大师出手相救,不然我们兄弟几人的性命就交代在这了。”

镇休双掌合实还礼道:“少侠不必多礼,都是看守关东道的同宗,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众人互相见了礼互通过姓名后印雪松接着说道:“大师旅途劳顿又遭此一战,还请到山上休息几日。”

“那就有劳了。”

印雪松留下几名没受伤的弟子在这里打扫战场,又叫几人把受伤的弟子和战死的弟子抬回梨花派。此战可真是凶险,如若不是镇休几人及时赶到,这几个人必定死于非命。

回到梨花派,说了一下这里的情况,给他们分别安排了住处,又安葬了一死的弟子,印雪松就去寝殿看望骆掌门了。

一进门,邱菲絮和徐欢馨就抢着问鬼寨的状况。印雪松示意她俩放低声音,见师父正在熟睡,用很小的声音给她俩讲述了刚刚发生的一切。说完三人就陷入了沉思之中,邱菲絮见他一脸的疲态就叫他回房去休息,有什么事等休息好了再说。

肖烈与刑昊分别之后在屋子里休息,脑中一直在回想着鬼寨中的事情。他发现,自己现在的功夫还远远不够,必须要更加的努力提升自己的修为。这是他第一次觉得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世间的强者一定是林林种种,暗自下定决心,回到义庄就勤加刻苦。

三日后,伏虎寺的众人要启程回寺复命,被印雪松拦下:“几位大师,在本派多住些时日吧,你们要是走了,等师父醒过来,我也不好交代啊。”

“少侠不必挽留了,我等还有别的事物要回寺处理就不便久留了。骆掌门的伤势正在逐渐的恢复,再过几日便可下床行动了。我们就不等了,实在是有紧急之事,我等谢过少侠的好意。就此别过,咱们后会有期。”

见几人去意坚决,也留不住他们了,印雪松跟刑昊亲自送六人下山。肖烈此时也有要回义庄的打算,但听邱菲絮说,骆掌门醒过来的时候都在询问他跟他师父休鹤真人的事,就没走,左天明更是没有地方可以去,就也留了下来。

半个月后,骆掌门的伤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恢复的相当不错,把肖烈几个人都叫到了他的寝殿里。众人见完礼,分宾主落了座,骆掌门看了看他们:“气色都挺不错的,看来你们休息的很好啊,之前的事我也听雪松跟我说了,不要紧,叛徒咱们慢慢找,两座山一辈子见不到面,可两个人总有见面的时候,白智鹤的手臂也都无碍了,修养一年就可恢复如初。今天把你们几个叫来想问问,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啊?”

肖烈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回师伯!我打算回义庄去,好好的练功,现在的本事还不可担当一方,想想之前在鬼寨的经历,现在还心有余悸。左天明跟我一起,一来他去我那里自由一些,二来我俩还有个伴,三来在义庄找个差事也算有个事做。”

骆掌门微微一笑:“好,有打算就好。之前就问过你,我那师弟现在怎么样?”

龙啸归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