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道

第23章 南宫俊哲

钢刀死死的扣住肖烈的喉咙,肖烈一动也不敢动,隐约间觉着刀刃划破了他脖子上的皮肤。南宫俊哲和赵掌柜见有人挟持住肖烈,就要冲上去救人。

“站住,你们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把这小子的脑袋削下来。”说完往后退了几步,跟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

刀架脖子的滋味和感觉可是不好受,肖烈那里能容忍的了,手慢慢的摸向了自己的龙雀刃,赵掌柜发现了他的举动,在肖烈的视觉范围内摆了摆手,意思是不要让动,先看看是什么情况,肖烈只好压住怒火按赵掌柜的意思办。

南宫俊哲看清来人,原来是寨中的好兄弟吕良,曾经一起在前朝做过官,风风雨雨这么多年了一只是恪尽职守,从来没有干过如此出格的事。今天的事让他实在是摸不着边:“吕良,你这是什么意思,先把人放了,有话咱们好好说。”

吕良十分的激动:“大哥,千万别怪兄弟,我也是为了你和寨中的兄弟好。我知道你跟二老爷感情好,但这感情跟咱们寨中的感情是比不了的,只要咱俩把他俩的脑袋剁下来,咱们报仇的机会也就指日可待了。”

“此话何意?”南宫俊哲一下没明白他说话的意思。

“大哥呀,你真糊涂啊,只要咱俩把他俩的人头砍下来,然后送给崔三石,就当作投名状让他收留咱们,在告诉他这几个人之前都干了什么,崔三石一定不会亏待咱们的。只要他收留了咱们,让咱们混进崔府内部,过不了多久,咱们就可以用崔府内部的势力一举拿下崔三石,这样就可以报了当年屈辱的冤仇了。”吕良说的头头是道。

“他们正是要去讨伐那崔三石的,咱们有什么理由还要做出如此不仁不义的事情。你先放了他,我全当你是宿醉未醒,满嘴的醉话。”南宫俊哲可算是听明白了吕良要干什么,满脸的怒气。

“要是放了他们,咱们可真就错过了最好的机会了。你也不好好想想,就凭他们几个人就想跟势力那么大的崔府抗争,那里来的胜算。他们说请御史中丞就能请来了?他们说找城隍爷帮忙,城隍爷凭什么听他们的啊?”吕良的情绪本来好了那么一点,这一说又开始激动上了,手里的刀在肖烈的脖子上一颤一颤的:“他们现在就等于是在送死,先不说这错过投名状的事,如果你也参与了这次的战斗,崔府过后怎么可能会放的过咱们少华山的所有人,咱们可不能致兄弟们的性命而不顾啊。”

南宫俊哲也被气的浑身直哆嗦:“荒唐简直是荒唐透顶,吕良啊吕良你也算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了,就算你不相信肖少侠的话,难道连二老爷的话都不信吗?既然二老爷都说这么干是准保万无一失的,那就一定没错,他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不要为了这点小事,把兄弟之间的情分闹掰了,吕良你还是慎重的想一想吧,先把肖少侠放开,你可别逼我动手。”

吕良一脸的失望:“大哥呀,你是不是忘了,咱们是为什么在这少华山落草的?还不都是因为那崔三石与贪官污吏相互勾结,才把咱们逼到这个地步的。这些事你都忘了吗?啊……?”吕良越说越激动,最后几乎是吼叫着把话说完了。

“我怎么可能忘了呢,兄弟们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我是最清楚的,我什么都能忘,这个绝对不可能忘。但你今天的做法我实在是无法容忍,我最后在警告你一遍,把肖少侠放了,不然我可就真的要对你不客气了。”南宫俊哲的怒火已经到了极限,本来挂在腰间的鬼头金丝大环刀现在已经握在了手中。

“大哥你要执意如此的话,我就只能先不仁不义了,我先杀了这人,在去杀了二老爷,到时候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就由不得你了。”说完就要动手。

“等等,你们俩个都先别动手,吕良说的不无道理,只是有一点,我想先了解一下,也算是让我们两个死的明白一些。之前大哥只跟我说是遭受前朝奸臣所害,可没听说这里面还有崔三石的事啊,这可从来没人跟我说起过。”见他俩都要动手,情急之下赵海全从中解围。

“好,那就让你们四个明白。”吕良也没多想,就把他们是如何遭人陷害的说了一遍。

在前朝的时候,南宫俊哲和吕良都是在校尉府当差的,手下有几千兵马,前朝的那种环境基本上就是每天都是在战火中度过的,国家的形式也是一目了然大元朝的气数将尽,怎么反抗都没用了。这俩人也不在想为蒙古人卖命了,就准备带手下这几千人离开。有个人无意中介绍崔三石给他们认识,说这个人本事很大,让他们去投靠他,就算是大元灭亡以后,他们这些人也不至于死于非命。

反正也没有什么出路,南宫俊哲就答应了,最开始还不错,做的事也都是平常之事,后来南宫俊哲发现,这崔三石不断的把在中原搜刮上来的财宝偷偷的运往蒙古,这南宫俊哲可就不能忍受了。即热道不同就不能继续留在崔府了,便向崔三石请辞,哪知道,这崔三石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是一副不可一世的嘴脸,三说两说崔三石起了杀心,理由是一样的,既然他得不到的,就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那时候崔三石还不会夺魂阵这样的邪术,要不然他们也不能活到现在。

崔三石以为他们送行的理由,在宴席上给他们下了蒙汗药,麻翻了所有人之后,他带着几个人找到了王保保,当时的王保保正在跟常遇春交战,几战均是大获全胜。崔三石来的也凑巧,王保保刚回营寨。见到王保保,崔三石说校尉府的人叛变,现在被他全部捉拿,问他怎么处理。

那个时候的蒙古人性格蛮横,这王保保听说有人叛变,勃然大怒,马上下令,让崔三石带着营中三千铁骑军,到崔府把这伙叛徒抓到军营发落。

就这样,南宫俊哲的几千人马统统被锁上后装入囚车押往王保保的军营。在回营的半路上,遇到了常遇春部队的阻击,这才把南宫俊哲他们给救了下来。这件事之后,虽然在少华山落了草,但南宫俊哲的性情大变,不再像之前那样争强好胜,就算是崔三石几次攻打少华山未果后,他也没有要去讨伐崔三石报仇的心。

他是没有这个心思了,可手底下的人从来没这么想过,一直还对崔三石耿耿于怀,一直盘算着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报了这个大仇。吕良就是报仇党的中坚力量,今天刚好听到赵掌柜他们的计划,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吕良把这些个事情全都说完以后,赵掌柜和肖烈才算是知道,吕良这么做的理由。赵掌柜也是够损的了,听完后一副恍然大悟的嘴脸,准备用激将法激怒南宫俊哲:“明白了,大哥,之前你怎么不和我说啊,早跟我说今天也就不会有这种事发生了。”

“都是过去之事了,说它干什么。”南宫俊哲无奈之极。

“大哥,你也别为难了,你的事就是兄弟的事,兄弟的命你就拿去,只要能给大哥报了仇,兄弟我就没有白死,最后也体现了人生价值,说不定我还能落得个青史留名。”说完,赵掌柜皮笑肉不笑的对着肖烈点了点头。肖烈会议,手又开始摸索着自己的龙雀刃。“肖烈,等会你死了,先别着急往黄泉走,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到,咱俩一起走,路上也好有个伴。”

这话说的可是够损的,直接把南宫俊哲彻底激怒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在场的所有人:“我南宫俊哲行得正坐得端,从来不干这损人利己的勾当,吕良我问你,人你放是不放?”

吕良见南宫俊哲真生气了,他心里也开始打怵了,握刀的手不由自主的松了一下,嘴上依然坚定:“不放,今天说出大天也不放,你要杀我也行,等我办完事,你是杀是剐随你的便。”

南宫俊哲见他手松了一下,知道机会来了,跟身进步蹿到他俩的面前,举起手中的大刀,要落还没落的时候,就见吕良圆睁二目,脸色涨红,惨叫一声口吐鲜血栽倒在地。事情发生的太快,南宫俊哲还没反应过来,在看肖烈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龙啸归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