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一大锅

第1章 死光了

一颗黝黑的星球被密密麻麻的镜子包围,每一面镜子都是一个直径100公里的圆环,圆环中间显露不同于周围漆黑空间的色彩,各不相同,稍微扭曲的视界中,可以分辨圆环另一边的不同空间里是丰富多彩充满生机的世界,各种天体系统按照宇宙的规则各自运转着。

黝黑的星球上一片荒凉,大地的中央,站着一位身高500米的巨人,浑身紫气环绕,完美健壮的身躯宛若天神一般,巨人的眼睛望向天空中的镜子,张开嘴,惊雷一样的声音响起,

“发现者,开启通道,收割灵魂。”

随着指令的发出,从天空中的每面镜子中都发射出一道黑色的能量束,组成能量束的粒子就像亿万生命的脸,射向巨人庞大的身躯,通过身躯传导流向大地,随着镜子发出黑色能量束,镜子后面的空间里好像彩色的照片经过时间的洗礼退去了色彩,变得一片荒芜。

随着黑色能量束不断的传导入地下,星球内部传来了沧桑的声音,

“能量不足,雷船无法穿越宇宙原点,发现者献身。”

巨人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情绪,那是一种失去亲人伙伴的悲伤,但是没有说话,没有动。

天空中的每一面镜子在星球内部发出声音的同时,没有任何迟疑,发射出一道紫色的能量束,每道能量束的中央都有一颗璀璨的紫色晶体,射向巨人身体后,紫色的能量没有任何停留,传导入大地。每面镜子发射出紫色光芒之后,凭空消失了。在所有镜子都消失之后。星球内部那个沧桑的声音再次响起,

“雷船可以穿越原点,立刻启程,收割者,你确定不走吗?”

巨人摇了摇头,对脚下的星球说,

“思考者,新宇宙没有可以承载我罪恶的空间,希望那里没有罪恶,没有掠夺,没有我。”

“好的,收割者,我尊重你的选择,雷船充能,开始穿越原点。”

星球内部,有一艘巨大的飞船,漆黑的船身占据星球内三分之一的空间,随着紫色晶体的涌入,船身周围的空间产生了扭曲,好像一只蓄势待发的野兽,不断颤抖,在能量达到极限的时候,飞船凭空消失了。

“穿越成功,警报,反物质侵蚀,开启能量护盾,能量不足,护盾破碎,船体湮灭百分之十,船体湮灭百分之五十,能量不足,无法抵抗反物质湮灭,雷船完全湮灭,文明种子全部湮灭,又失败了。”

巨人听到文明种子全部湮灭的声音后,双眼流出了紫色的泪水,又失败了吗?还是能量不足吗?

看着脑中的倒计时,天神的诅咒马上就要到来了,抬头看着空荡荡的天空,那每一个消失的镜子都曾经是自己的伙伴,失去了能量与紫晶核心,都消失了,低下头,对着大地说,

“思考者,准备迎接第十次天神的诅咒吧,我会把自己的核心作为下一代宇宙之子的种子,身躯改造成守护者,设定最高指令,在天神诅咒之后制造新的宇宙之子,剩余的能量传导给你,延续我们的种族,等待文明再一次的复苏,我们再见。”

说着,庞大的身体开始缩小,变成了一个最节省能量的人型体,看着就像一个火柴人一样。

星球内部传来悲伤的声音,

“收割者,接收能量成功,期待我们的下一次相见,不过再见的都不会是原来的我们。制造起源生命构建仓,星门开启随机模式,自动捕获能量体。”

倒计时结束的那一刻,整个宇宙空间刮起了一阵透明的风暴,瞬间填充了整个宇宙空间,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又好像改变了一切,这阵风暴没有吹动哪怕一丝的宇宙尘埃,不过却熄灭了所有的智慧火种,改变了宇宙的物理规则,破坏了依靠量子叠加态存在的意识和记忆,组成意识和记忆的量子重新分布在宇宙各处,整个宇宙归于沉寂。

还是那个漆黑的星球,留下了一个没有意识,没有记忆,只会按照指令行动的火柴人。

3亿年过去了,智慧的火种重新燃起,宇宙不在沉寂。

宇宙之子把对生存的渴望变成了贪婪的原罪留在了那些智慧生命的基因中,使他们从骨子里对资源产生了最原始的渴求。

高等的文明,一边掠夺低等文明,一边又被更高等文明掠夺,积累资源,储存能量,就像辛勤工作的农夫,用力的挥洒汗水,辛勤耕耘,却等来摘取果实的人。

6亿年前,宇宙迎来了生命大爆炸,智慧种族蓬勃发展,大量上古遗迹被挖掘,更高的科技被应用,促进宇宙格局变化,让宇宙变得更小,虽然只是认知上的,野蛮血腥的宇宙大战爆发,8千万多个智慧文明相互吞噬厮杀,剩下276个智慧种族,成立三大联盟,星盟,绿盟,红盟,由于实力相近,宇宙短暂的和平来临了。

对于那些十亿百亿年宇宙发生的大事,甲仁义不会知道,因为与那浩渺的宇宙相比,甲仁义的世界太小了,小到无法承载梦想,小到生存艰难。

还有3年甲仁义就要到不惑之年,但是他对生活却是相当迷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付出了很多却还是一无所有,

啊,不,也不是一无所有,还有一身债务,3号招商信用卡,5号广发信用卡,9号还花呗,10号还房贷,12号还房贷,17号还网贷,23号交通信用卡,26号还借呗,然后又是新的一个月,新的一轮还款,每一个还款日都像一座大山压得甲仁义喘不上气。

刚才老婆又打电话来,儿子的课后班钱又该交了,不算多,半年两千块。

看着精心打理的小饭店,甲仁义内心无限惆怅,忆往昔,日入过万流水,五店连锁的火爆场景已经消失不见,由于自己的盲目扩张和业态低迷,一个传承了几千年的行业也变成了资本的游戏,多年的积蓄如往日云烟,还有那还款日的每一座大山。

走出小店,看着天上的点点繁星,那么自由自在的在天空闪耀,他们好自由啊,他们不用24小时看店吧,他们不用为了几块几块的利润仅仅计较吧,他们不会在熟睡中被那接单的音乐吵醒吓得心里一机灵一机灵的吧。和他们相比,自己的生活一文不名,狗屁不值。

回到小店,不到子夜,看来又是一个注定难眠的孤单夜晚,离开老婆离开儿子决定24小时开店的时候,就注定了每天为了多一二百元的收入舍去了家的温暖,哎,自作自受,熬着吧。

打开一瓶本地的闷倒驴,

倒上一杯,一饮而尽,这杯敬父母,祝他们健康长寿,

又倒上一杯,一口干掉,这杯敬老婆,祝她美貌如花,

再倒上一杯,瞬间见底,这杯敬儿子,祝他快乐成长,

最后半杯,有些苦涩,这杯敬自己,敬自己那蹉跎的青春。

甲仁义很早就练就了自说自话的本领,因为很多话不愿意说给别人听,

闷倒驴还是名副其实的,一瓶干掉,困意来袭,睡吧,

睡着了就会做梦,梦里没有还款日,梦里没有任何烦恼,

梦里有欢声笑语,梦里有黄金万两,梦里有追风少年,

梦里有一切生活的美好。

甲仁义躺在店里的行军床上睡了过去,脸上还带着满怀希望的微笑。

甲六一

作家的话
各位看官,新人新书,争取日更1万,您要是能看一乐儿,我就知足。不麻烦的话加个收藏,我十分感谢,高抬贵手投个推荐,我就万分感谢了。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