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命小农女

凤命小农女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1章 丧礼1

而此时的程雨不出去忙,却欣喜的在自己的闺房里面看看这个朱钗,试试那件衣服,准备好好打扮自己。

一想到今天是大哥下葬的日子,心情顿时不好了。都是那个死鬼大哥,要不然,今天就可以美美的装扮。沈宗文,那个丑八怪还不手到擒来,然后就可以……程雨阴险的笑笑。

看着匣子里面为数不多的发饰,那几件漂亮的衣服,今天都派不上用场,心里面有点不开心。

程雨忽然又想到程素那个豆芽菜,身体干瘦,没多少肉,哪里能跟自己相比,连自己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如。

要是这个时候打扮的花枝招展,自己在村子里面的名声就不好了,自己可是要嫁到外面的,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毁了自己的名声。程雨一顿乱想后,换上素服,素鞋,头上装点素花,打扮的柔弱可怜出门。

这一天,程祖才家里面好不热闹,人来人往的。

赵雅芬平时为人颇有心机,自私自利,刚被程素的爹程祖才娶过门时,对程素特别好,比对自己的孩子还好,街坊邻居纷纷夸奖她是个好人,程素因此还享受了几天有母爱的美好生活。

好景不长,云游四方的道士给程素算命,说程素是个丧门星,必须得穿男装才能压住丧气。

一开始,没人相信,直到后来先是程雨高烧不断,紧跟着家里面的鸡陆陆续续死的死,丢的丢,再后来程祖才摔伤了腿 ,需要休养大半年,山村里面本来就穷,没有劳动力,就意味着一家老小就要饿肚子。

这时候,程祖才才真正信了那个道士。从此,程素在家里面不受待见。刚开始,村里面看不下去的人为程素打抱不平,说继母不慈爱。

不知什么时候,村子里的人都知道了“丧门星”的事,山村人都迷信,渐渐地都纷纷不喜欢程素。

慢慢的,程素在家里过得日子越来越辛苦,直到无人问津。

程素渐渐被人漠视。赵雅芬开始对自己带来的孩子好,程风年级轻轻天天无所事事,养的膀大腰圆的。后来有了程雷,程雨,家里面就更没有程素的地位了,成为一个可有可无的人唯一的用处就是给家里当牛做马的出苦力。

赵雅芬晚上基本没怎么睡,早上就早早的起来,打开门。

乡村里面,没那么多讲究,人死为大,入土为安。

这天邻里邻居,村里面的亲戚朋友都会到来,一是为了帮忙,抬棺材啊之类的事情;二是随点钱,表达自己的心意;三是劝解开导死者家人。

但是对于程祖才来说,悲伤是不可能的,毕竟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死了就死了吧,还能省点粮食。不过,面上不能显示出来。

赵雅芬是真心伤心,却也抵不过利益的诱惑。

程素等三人一进门,院子里面乱糟糟的,像个买卖市场。

“我可怜的孩儿啊,你死的好惨哪!你去了,让娘怎么活啊!你走了,我们这一家子就怎么办呀!哪个天杀的这么不长眼……啊呜……啊呜……”赵雅芬扯着嗓子喊。

“哥,你怎么能就这么去了呢!呜……呜……”程雨梨花带雨时不时地啜泣着。

程雷,程祖才两个没有哭喊,面色愁苦。

程素被赵雅芬杀猪般的哭喊声吓了一大跳。

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仗。

沈宗文紧皱眉头默默走上前,把程素挡在身后。

后面的小四看着这糟乱的环境,一脸嫌弃。

乡村人就乡村人,一点素质都没有。可怜爷,光风霁月,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小四十分嫌恶。

三人站在嘈杂的小院子里面鹤立鸡群,与众不同。

赵雅芬看到程素,眼神露出凶狠的目光,碰到沈宗文,暗了暗,把想要立马撕破程素的心情按下,语气凶恶的说:“程素,你来了,还不赶紧跪下向你大哥赔罪。”说着都想上前把程素扯出来跪倒程风灵柩前。

毒婆娘就是毒婆娘,狗改不了吃屎,什么时候都是这个恶毒的样子,还想让我给那个畜生下跪,做梦吧,下辈子都不会。

赵雅芬盯着程素一点也没有准备动身的样子,骂道:“你这个畜生,你害死你亲大哥不说,连给你大哥下跪磕头都不做,你还是个人吗?白白养你这么大,你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谁都没有你毒。都是你,是你害的你大哥无后,你是心虚了吧,躲着,不敢出来。”赵雅芬的眼神微眯。

程素感觉自己被一条毒蛇盯着,随时可能被咬一口。

不孝为三,无后为大。

山村就这么点大,什么事也瞒不过去,邻里邻居的不算太远,稍微有点动静就能听到。谁家牛丢了,两口子吵个架,隔天就能传遍全村,何况是一个好好的人突然被杀,连镇上的官差老爷都惊动,最后虽说没有找到凶手,可也不妨碍成为小乡村里面的一件大事。

这人突然死了,万一啥时候到自己头上,岂不是性命不保。所以今天来程祖才家里的人特别多,想要探探情况。

来的人听赵雅芬一席话,即便不清楚事情的经过,可程素确实破坏程风的婚礼,就信了几分,纷纷指责程素。

本来对程风的死心有内疚,才准备过来一趟,但是那样并不是就代表自己就好欺负,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

“哦!是吗?你说什么便是什么?你当大家都是傻子吗?说什么都信,那我就来问问你。”程素从沈宗文背后出来,给了沈宗文一个安慰,示意自己无事的眼神,并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说,程风是我害死的,你有证据吗?”

“我看见了,那天晚上就是你让人把大哥杀害了,你本来还准备杀我灭口,被我跑掉了。”程雷急忙跑出来怕母亲吃亏说。

“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你说我派人,我派谁啊,咱这里谁能一刀杀死那个大胖子,我吗?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程素讥笑程雷说。

“你怎么能这么说大哥,他虽然不是你亲的,可也是……”程雨一边哭泣一边时不时的用余光瞄着沈宗文说。

我非农女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