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套路那个主神

第11章 少年别丧11

小蝙蝠飞离不久,很快又带着另一只小蝙蝠回来。

这一人连同两只蝙蝠具体交流了些什么,凤舞全都不知。

小扣默默看着这些,扶额感叹:“这位大人真是厉害了!”

这话才说完,它便瞧见林清若有所感地看过来,赶忙闭了嘴主动下线。

……

凤舞被从车里抱出来的时候,两眼还是眯着的。

没睡醒。

不过,很快就有噼里啪啦的爆竹声出来,这时候凤舞便不得不醒了。

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愣是从吸血鬼少年怀里把凤舞拖走。

紧接着,这女人便开始发出震耳欲聋的痛哭声:“我的儿啊——”

凤舞彻底给震得清醒过来。

她打量了这女人一眼,立即知道这便是原主的母亲杨枝。

原主长得与母亲很像,并且她母亲杨枝这个人也是出了名的大嗓门。这大嗓门也并非天生如此,而是被原主的父亲风凌给气的。杨枝每从风凌那里受到冷遇,便嚎一回,久而久之,便有了如今这样的气派。

这是她从小扣那里得来的信息。

至于更多的信息,就没有了。

小扣的理由简单粗暴:任务者与男主亲密度不够,无法兑换更多信息。

风舞只好又默默将小扣屏蔽。

现在她对上杨枝,没有第一时间说话,立即就遭遇了一顿暴击。

“你傻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了吗!我苦命的儿啊——”

杨枝一个老大的巴掌拍在她屁【股】上。

她这一下铆足了劲。

凤舞顿觉被打那处火辣辣的疼。她也没在杨枝手里继续忍辱挨揍,赶紧避过了新一轮暴击,又逃回到林清那里。

林清没给杨枝再把人夺走的机会,杨枝左右捉不到人,气得跳脚转而吆喝队友。

“风凌,你还是个男人吗?还不快把你女儿救回来!”

不同于杨枝年轻气盛,风凌手里紧握着拐杖,满头稀拉拉的白发,完全一副风中残烛的模样。

这老人被喊话,只是偏头叹息。

他并不打算继续对方整出来的闹剧。

风凌另一只手紧握着一个女孩的手。

女孩十五六岁的模样,样貌上隐约可见风凌年轻状态的模样。

女孩大半个身子缩在风凌身后,浑身哆嗦着。

很显然,风凌没有上前拉凤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个女孩。

风凌没有任何配合的意思,这顿时又激起了杨枝更大的怒意。

“风凌,你就不管舞儿了是不是?那一个是你的女儿,这一个就不是了吗?有你这么做父亲的吗……”话到后头,女人已忍不住哽咽。

她胡乱坐在地上,开始痛哭。

凤舞往前走出一步,“妈!”

杨枝却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仿若未闻。

女人的悲伤让凤舞有些不知所措。她没有记忆,更没有关于子女对于父母的具体情感。

她只好又喊了一声:“妈!”

还是没有反应。

于是又继续。

她喊到第八声的时候,痛哭的女人这才终于抬起头来。

女人已哭红了双眼,却偏偏用一种极度嘲讽的语气回应,“你喊我做什么?你怎么不喊你爸?你看看,同样是亲生的女儿,你那个姐姐有多招人疼!”

姐姐?!

凤舞想到原身利用姐姐骗取男主初拥的事。

她转而看向林清,林清一脸冷漠,接收到她的目光,他自然而然地把手臂伸过来摸了摸她的头。

凤舞有点搞不懂这是个什么意思了。

这少年明明说过当年那女孩已是个死的了,如果原主这位姐姐就是那女孩,那么……

风凌终于在这时候说话了。

他声音很平淡。

凤舞觉着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也平淡得很。

“小舞,你是个懂事的孩子。依依不及你幸运,这是我这个父亲亏欠她的。”话到这里,老人已拉着大女儿转身,“你跟你母亲好好过吧。”

风凌便这么走了。

走了!

杨枝想要去拉扯,却被左右邻居拦截下来。

于是,这伤心愤怒的女人又是一番痛哭嚎叫。

等到她终于哭累了,天也黑了。

人也都散了。

凤舞将这没了精力反抗的女人拖进了屋子里。

屋里灯光亮起来,她随意打量了一眼,四室两厅的房子。

只母女两人住的话,完全是足够的。

她将杨枝送去其中一间房的床上躺着,随后又找到了热水给她喂下。

哭累的女人两眼发愣,痴痴傻傻的模样。

凤舞给她在后背上拍抚了许久,她才算总合上眼皮睡了。

她轻手轻脚从房里出来,顺便带上门,便见到吸血鬼少年正在门框外倚着……睡了。

这少年倒是很能睡。

她将林清往另一间房拖去,结果这少年却在中途醒了。

少年微微懊恼,“居然又睡了。”

他随即将血宠抱进怀里,理所当然道:“今晚我陪你。”

说完,便三两步将风舞带去了床上躺好。

“别趁机占便宜!”

风舞从他怀里挣脱出来,保持好至少一米的距离。

林清露出惊诧之色,“我只把你当血宠来看!”

说完又补充:“再说,你才只九岁……”还是个孩子。

后面的话还未说出来,房门却被推开。

门那头探过来一张怒脸,“你敢占我女儿便宜!你这个禽兽!”

随着这张怒脸一起进来的还有一把银晃晃的菜刀。

这脸的主人,正是杨枝。

菜刀的主导者也是杨枝。

事出突然,凤舞只好露出真实手段,干净利落地将对方手里的菜刀夺了,顺便又将其绑住。

杨枝一脸震惊,“你居然帮这个渣男来对付我?!”

渣男林清:“……”

凤舞无奈摇头。怎么原主这个妈不奇怪女儿会有这样的身手呢?

她将实情和盘托出:“我不是你的女儿,你的女儿……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我……”

“你不是我的女儿,那你是谁的女儿?他风凌一个人能生得了你吗?”杨枝的情绪一瞬间又被点爆。

凤舞举手投降,“好吧,你把我当你女儿也行。但是,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杨枝这回没有再打断她的话。

凤舞又接着说道:“我有记忆的事就是前年十一月中的时候开始的……”

三月新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上QQ阅读APP看书,有角色卡牌掉落>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