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隐

第94章 坐化

“居士何出此言?”老和尚不为所动,淡然问道。

刘秀见此也并不奇怪,老和尚是知道些什么的,想掌握谈话的主动权,若是顺着他的思路下去,刘秀估计自己不但讨不了好反而很容易就载个跟头。

虽然不知道这老和尚到底多大年纪,可有道是人老精鬼老灵,纵然对方并非信息大爆炸的环境活到这把岁数,但一辈子的积累下来,人情世故早就看得通透,稍不注意就会落入对方设下的言语陷阱里面。

他想掩盖些什么,而自己依旧能坐在这里和他说话,证明他或者说白云寺在顾忌着什么……

刘秀心头思索,他并非莽撞的人,从白石塔下来的时候就在思索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若非意识到白云寺在忌惮什么的话,刘秀绝对不会贸然来讨一个说法,而是平静离去谋而后动。

联想到之前怀中鳞片的异动,对方在忌惮什么也就呼之欲出了。

我要明白事情的真相,再根据真相结合自身情况让白云寺给一个说法!

心念闪烁,刘秀想明白自己的目的之后,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无外乎是先撬开老和尚的嘴巴而已。

轻轻敲了敲桌子,刘秀看着边上自己的背篓笑道:“大师,我这里有差不多五千金!”

“居士何意?”老和尚脸色微沉。

刘秀心说这是要死撑到底了么?看着对方平静道:“贵寺千年清誉,不知能挡住几张悠悠之口?”

听到这句话,老和尚一下子就沉默了下来,微微低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刘秀不急,耐心等着,老和尚是聪明人,他知道老和尚一定会做出正确选择的。

说白了,刘秀就是在威胁对方!

这种冷暴力在刘秀个人看来永远都要比真刀真枪的来得更有用,书生杀人不用刀,若是白云寺不给自己真相和一个说法的话,刘秀不介意毁掉这千年古刹!

莫名差点遭到暗算,刘秀岂能就这么算了?

白云寺超然物外,为世人所敬仰,它怕的是什么?它怕的不是敌人强大的拳头,而是怕自己积累千年的名声毁了!

一个人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刘秀自问自身有些许手段,但应该还没有和白云寺叫板的地步,即使自身拥有横扫白云寺的实力又如何,将它直接暴力毁掉只会给自己带来无穷的麻烦,届时一顶仗势欺人的大帽子盖下来,这世界多的是吃饱了没事儿干的大侠。

那可不是刘秀想要的结果。

用白云寺的名声威胁老和尚,也是刘秀经过深思熟虑的,既然他们忌惮自己的邻居,那么刘秀也不介意扯一次虎皮,若非有这个关键点在,刘秀是不可能出言威胁的,会想其他办法调查真相。

五千金,运作下来的话,毁掉白云寺完全足够了!

有道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白云寺积累千年的名声,在这个粮食一两个铜板的世界,花钱雇人演几场戏再简单不过了,届时众口铄金之下,这白云寺再如何超然也只能被大势洪流所淹没。

就如同刘秀担忧的那样,一旦白云寺的名声毁了,全天下都知道这里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就有的是高人来找他们麻烦!

‘我已经很努力了,可是还不够啊……’等着老和尚回答的时候刘秀心中自语。

从当初在大山深处遇到黑狼的时候刘秀就知道自身强大才能活得更好,所以他一直都在努力,为此他每天坚持不懈的修炼养身功。

可如今看来,自身依旧还是不够强大,否则的话,此时此刻根本就不用扯邻居那张虎皮了。

刘秀本身是不喜欢争斗的,遇事也不喜欢用拳头说话,可这个世界却没有那种‘人人平等’的法律约束一切,如此一来,想要活得安稳,自身实力就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他在山里窝了那么久才出来走动也正是因为如此。

他才来这个世界多久?一点一点做着准备了解这个世界就是想要活得好一点而已,他知道练武能强大自身过得更加安逸,当初和柳青青夏海棠她们说练武太累他不喜欢只是一个接口而已,当看到她们的实力还不如自己练习养身功获得的回报,刘秀怎么可能提得起兴趣?若是有一部比养身功更好的功法的话……

总之,养身功也好,别的功法也罢,刘秀强大自身并不是为了称王称霸,只是想要过得舒服一点而已。

如今因为邻居的缘故,他和白云寺得以正面对话,尽管是在威胁对方,刘秀也不怕对方不顾邻居直接‘掀桌子’,他还有一张底牌,就是蓝月给他的那块玉佩,尽管刘秀对蓝月沈风的身份知之甚少,可从这段时间的了解来看,亮出玉佩对于白云寺来说分量应该完全足够了,白云寺绝不敢轻举妄动!

当然,不到万不得已刘秀是不想动用的,那样会欠下莫大的人情。

那边老和尚沉默片刻,聪明的他当然知道刘秀的意思,权衡一番,最终轻轻一叹看着刘秀道:“居士想知道什么?”

尽管依旧是询问的语气,但主动权却是交到刘秀这里了。

早有预料他会是这样的态度,刘秀很平静的说:“你明白我想知道什么的”

老和尚缓缓起身,站在窗边,看着三十三层白石塔顶端说:“那是一份传承,白云尊者的传承,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

“我不想听这些”刘秀打断他说。

顿了一下,老和尚明白刘秀不信,只能说道:“千百年来,接受那份传承的共有五人,最后一个是我,原本下一个是你的……哎……,如今,传承断了”

听到这句话,刘秀倒吸一口冷气,心道好险。

尽管老和尚说得不明不白,但他却是听懂了,接受那份传承,恐怕未来的一辈子都只能窝在这古寺之中了!

这还叫百利而无一害?或许自己会得到一笔庞大的知识财富甚至高深的修炼法门,可却永远失去了自由甚至会失去自我,差一点就落得如此下场,可想而知刘秀心头有多么的侥幸和愤怒!

若非有邻居帮忙,刘秀都不敢去想后果,若非用白云寺千年清誉威胁,换个其他人来恐怕得不到答案不说还很可能给自己惹一身骚。

江湖险恶,这四个字绝非说说而已。

明白了事情真相的厉害关系,刘秀压下心中的怒火平静问:“那么大师你给我的说法呢?”

知道真相是一回事儿,接下来就要讨一个说法了,若老和尚不能让自己满意的话,刘秀不介意真的将白云寺千年基业毁掉!

老和尚转身看向刘秀压抑怒火道:“千年传承断绝在你手中,这还不够吗?”

“不够!”刘秀直言不讳道,这老和尚不过只是在虚张声势卖惨而已,怎能骗得了他。

千年传承,说得好听,不过是害人玩应儿而已,这个老和尚年轻时必定也是天之骄子一类的人物,就因为那所谓传承一辈子都交代在这里了,除了他之外前面还有四个,想来下场和他一样,一辈子失去自我和自由终老在这古寺之中。

“你到底要如何才能满意?”老和尚再度变得平静下来问。

摇摇头,刘秀说:“不是我要怎么样才能满意,而是你白云寺要如何消除这份罪孽!”

老和尚看着刘秀,沉默半晌,旋即悠悠一叹,似乎瞬间了再度苍老了十岁,他慢步来到禅房边上的一个柜子前,将其打开,拿出二十三本差不多一公分厚的书籍。

然后,他将这些书籍摆在刘秀面前说:“这些是白云尊者一生行医的精华所在,记载了他毕生所学和感悟,不知能否平息你的怒火?”

刘秀猜测这些东西恐怕也是所谓传承的一部分,之所以用书籍记录下来,恐怕为的就是防止如今传承断绝之类的情况,现在这老和尚拿出来,等于是把白云寺的未来都葬送了,真可谓是付出惨痛代价了。

刘秀并未怀疑这些书籍的真实性,都不是笨蛋,没必要在这上面做文章。

这些书籍中记载的知识不可谓不珍贵,然而刘秀思考过后,心中依旧怒气难平,和自己差点失去自我和自由来说,这些东西还不够。

于是他直言不讳道:“还差点!”

“你……”老和尚脸色难看的怒视刘秀,可见刘秀依旧平静的看着他,最终只得苦涩一叹道:“罢了罢了,因果循环,因果循环啊,白云寺千年传承,未来……没有未来了……”

说道这里,他身上有祥和金光闪烁,面容变得不悲不喜,似乎看透一切说道:“老僧今日坐化于此,将这份罪孽画上一个句号,希望能化解居士心中的怒气不要牵连他人,从此了结这段恩怨,贫僧坐化之后留下的舍利就送给居士吧,虽不是贵重物品,但带在身上也能防止外魔入侵,贫僧留下的舍利与塔中舍利不同,真正对居士百利而无一害,我已通知他人,不会有人干涉与你,居士,贫僧去了……”

说完,老和尚身上祥和金光亮到极致,将整个屋子都方法度上了一层黄金,在那金光之中,老和尚的身躯一点点光化,旋即一道金光冲天而起无损穿透屋顶消失在远方天宇。

老和尚消失了,离地三尺高的地方留下了五颗蚕豆大小不规则的土黄色舍利子。

亲眼目睹老和尚坐化而去,尽管刘秀表面平静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幕真的太过神奇了。

沉思片刻,刘秀知道这已经是老和尚的极限了,他看着五颗舍利子平静道:“既然如此,罢了,恩怨两清”

老和尚都做到了这一步,刘秀也没必要得寸进尺,佛家,说到底并非只有一个白云寺,适可而止就好,因果摆在那里,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若还不知足的话……

既然恩怨已经了结,刘秀也是时候离去了,不过此时他却看着前方的几颗舍利子微微迟疑到底该不该拿。

心念闪烁,刘秀试探性伸手,发现怀中鳞片没有任何异动,于是一把抓在手中。

他不相信老和尚的话,却相信邻居,鳞片能让自己躲过传承一劫,现在没有异动,那老和尚留下的几颗舍利子应该是无害的,他再厉害应该也没有厉害到千年前白云尊者的地步。

带上舍利子,把老和尚给的医药典籍放背篓里背上,刘秀转身出门。

来到门外,他看到了不管是僧人还是原本前来游玩的旅客,此时全都跪在地上口诵佛经,不会佛经的也一副虔诚姿态。

他们这是在送那个老和尚。

随意看了一眼,刘秀大步离去,没有任何人阻拦他……

(求推荐收藏)

石闻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