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法

第44章 叛徒

“那你想我怎么做?”

罗琴冷笑一声,像看傻瓜似的看着王秦,“难道要我自杀以保清白?”

王秦颇为尴尬,他的这个问题显得自己十分幼稚。

罗琴家道败落,早已不是大户人家的小姐,那些贞洁清誉对她而言,远远不如活命来的重要。

杨光、戴鑫不耐烦,“何必与这娘们废话这么多,趁着还有时间,咱们赶紧玩玩过过瘾再说。”

王秦灵光一现:“诸位,此女对我们非常重要,还是以礼待之为好。”

陈老大瞬间反应过来,“你是想用她来胁迫管峰与我们和谈。”

王秦点头道:“不错,有他的压寨夫人在我们手上,何愁他不屈服,逼他退出我们的聚义堂,然后与我们联合对抗黄脸精……”

“哈哈哈哈。”

罗琴闻言忽然狂笑不止。

在她的笑声中,王秦、陈老大一脸黑线。

王秦最为尴尬,因为他从她的笑声中听出了她的讥讽之意。

难道他的想法很滑稽吗?

笑了一会后,罗琴终于停止笑声,冷冷的盯着王秦,“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就是协助陈老大昨夜抵挡管峰的人吧,你的确很聪明,但也很愚蠢,如今我和管峰已经一刀两断,你觉得他会为了我和你们和谈并让步吗?”

王秦认真的打量着罗琴的神色,想从中看出破绽,但很遗憾,他未能看出罗琴有紧张之色。

罗琴的表情很冷淡、平静,不像撒谎。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

王秦反问道。

“信不信由你,到时候吃了哑巴亏,别怪我没提醒你。”

罗琴冷笑。

陈老大摆摆手,“这娘们十分狡猾,不可听信她的片面之言,这样,我们把她抓去管峰面前,逼管峰就范!”

王秦道:“不,我相信她的话,这条路怕是行不通,还得打一仗才行!”

陈老大有些郁闷了,“王秦兄弟,出主意的是你,说不行的也是你,你能否不要变卦的这么快可好?”

王秦一摊手:“大帅,凡事三思而行才是上策啊!”

“那你思好了没?”

“将她先带着,待会见机行事。”

王秦决断道。

杨光、戴鑫猴急道:“那我们到底能不能先过过瘾?”

王秦:“……”

陈老大生气的上前一人踹了一脚并骂道:“娘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个?等老子夺回聚义堂,把你们和这娘们关在小黑屋三天三夜,玩个够可好?”

杨光、戴鑫一听大喜,连忙道:“那感情好啊!”

“好个屁!”

陈老大笑骂道。

罗琴却是面如死灰,如果陈老大真要如此折磨她,那她情愿咬舌自尽。

“时间不早,大家快快出发。”

陈老大命令道。

同时,陈老大让陈夫人带着几个女兵,看管罗琴,走在队伍后面。

罗琴走了快一天,腿酸脚痛不说,还饿浑身无力,她对陈夫人道:“快给我点吃的,我饿了。”

陈夫人一听,气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罗琴给管峰出主意,他们至于会被管峰从聚义堂撵出来吗?

现在还有脸要吃的?

真是太厚颜无耻了!

“你个臭&&,还有脸讨要吃的,你不是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到处勾引男人吗?”

“你现在勾引一个给我看看,看谁会给你吃的?”

“不要脸的贱货……”

陈夫人破口大骂,污秽之语层出不穷,骂的罗琴火冒三丈。

“你才是贱货,随便是个男人都可以玩的烂货……”

罗琴泼辣的本色并不会因为形势而改变,反而更加强悍,骂人的功力,简直让人闻风丧胆。

陈夫人被罗琴反骂的差点气吐血。

于是,在队伍的后方,两人对骂起来,各种脏语污词不断涌现,吓得旁边的人避之不及,都不愿接近她俩。

见陈夫人和罗琴对骂的昏天黑地,陈老大也很头痛无语,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王秦问清缘由,让杜樵给罗琴送点干粮和水。

杜樵不解道:“这么做,会不会引起陈夫人不满?”

“告诉她,等罗琴吃完后,用布塞住她的嘴。”

王秦道。

他算是领教了什么是真正的泼妇。

以前,在乡村里,乡邻们彼此发生矛盾,也会争吵不休,甚至斗殴,但乡村里的那些妇女同陈夫人和罗琴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顶多算是个青铜,而陈夫人和罗琴才是王者。

“塞住她的嘴,这可是个好主意,王秦果然点子多。”

陈夫人拍手叫好,并得意的看向罗琴。

罗琴气骂道:“那个王八蛋原来叫王秦,也不是个好东西。”

杜樵怒道:“王秦让我给你送吃的,你居然还骂他,我还是喂狗算了。”

“他会这么好心?”

罗琴不相信。

“不行,就得饿着她,不能给她东西吃,这个贱货一旦吃饱有力气了,就会动歪主意,不得不防!”

陈夫人不同意。

杜樵早有王秦教他的说辞,“夫人,若是她真的饿晕了,到时候您就算骂她,她也听不见了,让她吃完,用布塞住嘴,到时候,您可以尽情的骂,而她却不能顶嘴,这该多爽啊!”

陈夫人一听,觉得很有道理,点头道:“那快给她吃东西吧,待会看我怎么骂她!”

说完更得意的对罗琴讥笑。

杜樵将干粮递给罗琴,罗琴表现的相当诧异,原来王秦真的让人给她送食物了。

这让饿了一天的罗琴,忽然心生些许感动。

已经很久,没人对她这么好了。

便是管峰,在后来,对她也只有畏惧,没有关怀。

狼吞虎咽吃完并喝了一壶水,罗琴心满意足的擦了擦嘴。

陈夫人立刻迫不及待的让人将罗琴的嘴塞住,准备痛骂一番,未等开口,便有人过来传话:“夫人,离聚义堂已经没有多远,大帅请您尽量小声说话,以免打草惊蛇。”

陈夫人闻言仿佛被人从头浇了一桶冷水,差点没晕过去。

罗琴立刻用讥讽的眼神扫视陈夫人,陈夫人不甘示弱,将眼睛瞪得大大的,回瞪罗琴。

两人从原来的骂战中,转变成眼神之战。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旁边的人,可能早就死了千百次。

女人,果然是一种奇怪的生物。

王秦远远的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在心里感慨万分。

“穿过前面那片丛林,便是聚义堂了。”杨光指着前方的丛林道。

“戴鑫,你带些兄弟,先进丛林清除障碍。”

陈老大吩咐道。

“是,大帅!”

戴鑫立刻挑选了一批精明能干的人,跟着他钻进了丛林里。

丛林因为地形环境的因素,十分适合布置暗哨。

陈老大担心被暗哨发现并预警,所以才让戴鑫偷偷的清除暗哨。

丛林里,顿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声,戴鑫清除暗哨的手法,并不专业,好在管峰布置的暗哨,也不厉害,有些甚至就暴露在阳光下。

没一会,戴鑫便让人通知陈老大,暗哨已经解决,可以突袭管峰。

陈老大欣喜的一拍手,“好,让兄弟们立刻发起进攻!”

杨光是陈老大麾下第一猛将,自然义不容辞担任突击的主将,带着一大批人马,迅速朝聚义堂杀去。

直到杨光带人冲到聚义堂的辕门外,才被管峰的人发现,“不好了,陈老大杀回来了,兄弟们!快抄家伙!”

“杀啊!杀光这些卑鄙小人!”

杨光大喊着冲进了聚义堂,几个小喽啰还想阻挡杨光,反被杨光当场砍死。

杨光势如猛虎,带着人很快就杀到了聚义堂的大厅外。

而此时,管峰的人马才被吵醒,慌乱中摸起身边的兵器就往外冲。

管峰正搂着两个在聚义堂抓获的女俘虏睡觉。

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感受过温柔乡的滋味,所以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心里十分高兴,暗暗想到,早就该把那头母夜叉赶走,害得这些日子受尽了苦头。

“报,大帅!陈老大带人杀回来了!”

一个小喽啰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浑身是血。

“啊!”

两个女俘虏尖叫一声,抓起被子遮住雪白的身子。

“该死的,陈老大这疯狗,不是该饿的不能动吗?怎么还有力气杀回来?”

管峰一惊,赶紧爬了起来,对两个女俘虏狠狠的踹了一脚:“娘的,还不赶紧给我穿衣服!”

“杀!”

“杀!”

……

屋外的喊杀声震耳欲聋,管峰再也没心思享受女俘虏给他穿衣的乐趣,一脚踹开两人,并骂道:“笨手笨脚。”

等管峰拿起战刀来到大厅,刘勇正率领一批精锐和杨光打的不可开交。

哀嚎、怒骂、惨叫、喊杀……交织成一曲死亡哀乐。

王秦见打的差不多,立刻对陈老大说道:“大帅,再打下去,可真就要两败俱伤,只会白白便宜了黄脸精。”

陈老大对王秦已经非常信服,“听你的,暂且饶过管峰狗贼,但是如果他不肯和谈,那就只有死战到底!”

王秦抱拳道:“请大帅放心,我必会对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陈述其中利害关系,想他管峰也不会真傻到要和我们玉石俱焚。”

“走。”

陈老大点头同意,和王秦一并向大厅走去。

大厅内,尸体随意的倒在地上,鲜血浓稠,一脚踩下去,便是一个深深的血脚印,刺目锥心。

杀戮,是天下间最残酷无情的行为。

王秦对此,只皱了皱眉,并无不适的感觉。

他已经见怪不怪,或者说是麻木。

不像第一次冲锋那样,被死人吓得两腿抽筋,躺在地上,像是个白痴一样。

“管峰,你个狗娘养的,我劝你立刻束手就擒,本帅还可以饶你一条狗命,要不然,让你死无全尸!”

陈老大刚一只脚踏进大厅,便高声骂道。

管峰立刻反骂道:“你才是狗娘养的,今天谁弄死谁还不一定呢?”

“哼哼,管峰,你夫人现在可在我的手上,你想清楚。”

陈老大威胁道。

正在拼杀的两帮人渐渐停止打斗,各自向后退去,大厅里,顿时泾渭分明。

管峰一听乐了,大笑道:“那个臭婆娘的死活如今与我无关,你想用她威胁我,别做梦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真如此绝情?”陈老大还是有些不相信。

管峰不屑道:“一个女人而已,老子想要,多的是,何必在她一颗树上吊死?”

陈老大无语,心中却十分赞同管峰的想法,心想,自己是不是也该学学管峰,把自己那个有口臭的黄脸婆给换掉?

王秦见陈老大迟迟说不到重点,于是打断两人的对话,上前一步道:“管峰,你我两帮人马在此血拼,最终得利的只会是黄脸精,你听我一言,不如我们两家就此止戈言和,先联手对付黄脸精,待铲平黄脸精后,我们再算私人恩怨。”

管峰斜眼看着王秦,不屑道:“你算哪根葱,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王秦也不气恼,反而笑道:“我算那根葱不重要,那你又是什么蒜?这里为何没有我说话的份,此事事关所有人的利益,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你如果只为一己私怨,非要在此与我们一决死战,让黄脸精捡便宜,那你就是罪人。”

管峰怒道:“黄脸精与我早就成了盟友,我为何要背叛盟友,和你们合作,与黄脸精反目成仇。”

“黄脸精不过是利用你和我们大帅之间的恩怨,借此消耗你我的力量,最后好将你我一网打尽,你身为万帮帮主,难道这点把戏都看不出吗?”

王秦质问道。

管峰当然知道黄脸精的心思,但他也有自己的小算盘,想趁机吞并陈老大的势力,借此壮大自己的力量,以此抗衡黄脸精。

只是事情发展的并不如意,陈老大并没有被他迅速击溃,反而积攒力量进行了反击。

这意味着,他最初制定的计划将无法实现。

管峰心里十分清楚,两帮人马继续厮杀,只会两败俱伤,最后黄脸精想收拾他俩易如反掌。

“那你的意思是想怎么做?你我如何联手?”

管峰意动道。

见管峰松口,王秦松了口气,笑道:“你应该清楚黄脸精藏身的地点吧,我们在此歃血为盟,然后突袭黄脸精,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陈老大道:“不错,只有黄脸精被消灭了,你我才能好好算咱俩的账,否则只会便宜黄脸精那骚娘们。”

管峰思索道:“黄脸精可没你想的那么好对付,她诡计多端,藏身的巢穴更是戒备森严,想要突袭并一举消灭她,难度太大了。”

刘勇在一旁急道:“大帅,咱们和女帝可是盟友,如果违背誓约,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女帝?

王秦、周舒等一愣,随即想到,黄脸精已经自立为帝,成了天下第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女皇帝。

管峰道:“到底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黄脸精那骚货,只不过是用一纸盟约来让我吃颗定心丸而已,老子要是当真了,就真成他妈傻蛋了。”

刘勇听后,三角眼中掠过一丝精芒。

不等管峰继续说话,刘勇忽然挥刀朝管峰的脑袋砍去。

“噗!”

管峰的头颅呈一道直线飞了出去,眼睛中一片茫然。

鲜血如注喷出,浇了刘勇一身。

这一幕,看傻了众人。

叛变?

王秦心中一闪而过。

“刘勇,你疯了,敢杀死大帅?”

管峰的死忠们怒了。

刘勇冷笑道:“我早已归顺陛下,诸位,管峰不知好歹,辜负陛下的圣恩,妄想和陛下作对,已被我斩首示众,还有谁想和陛下作对的站出来!”

“你这个叛徒!给我去死!”

管峰的死忠们纷纷拔刀向前,欲砍死刘勇。

“噗!”

“噗!”

“噗!”

……

不等他们逼近刘勇身边,在他们的身后,刘勇暗中布置的心腹,也纷纷出手,当场便将他们斩杀。

明日边缘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