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谋杀

十字谋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似梦非梦

一阵剧烈的敲门声骤然响起,林铭听到了有人正在大声地呼喊着什么,那人好像在喊着自己,催促着自己快快醒来。刀割般的痛楚从眼角传来,他挣扎地睁开眼,忍着痛望向了前方。他看到了令人惊恐的一幕——刺目的白光下,一双猩红的眸子正紧紧盯着自己,而自己的脖子正被一双手死死地掐着。

这并不是梦,但是林铭感觉到那噩梦中一模一样的阴冷。脖子正被那双手不断压迫着,血液已经开始倒流,裂开的嘴角干涸,一股血腥味正从鼻腔中倒流,眼前一个疯狂的身影在不停地晃动着。

“林铭!你这个杀人犯!”嘶吼之中,那双通红的双眼死死地贴近了狼狈的少年。

林铭赫然惊醒,陌生的环境,却不是陌生的人!

“你……沈队……”林铭堵塞住的喉咙中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而正是这几个字忽然唤醒了对方。

沈队长忽然松开了手,粗壮有力的胳膊因为之前过度的激动而不停颤抖着。他伸手一把抓住了林铭的头发,猛地一用力拽了起来。林铭头皮一阵的疼痛,身体离开椅子,被镣铐舒服的双手也因为剧烈的拉扯而疼痛起来。

“咚咚咚~”

沉重的敲门声又一次响起,这一次节奏已经加快,门外的声音也愈发急促,“沈队,沈队,快开下门呢,快点呢,有人来了。”

“切。”里面的沈队嗤笑一声,擦了擦那汗水与泪水混在一起的水珠,疯狂地摇晃起林铭。银色的镣铐不停摩擦着铁质的椅子,林铭疼痛的手腕处传来一阵阵金属撞击声。

门外敲门声愈发强烈,而林铭沉重的呼吸也终于取代了恶心的感觉,但是脑海依旧拥有四分五裂的痛楚。他挣扎地抬起头,望着如同沈队长正陷入某种疯狂。他忽然猜到了什么。

他眨了眨眼睛,苍白的脸色充满了惊疑。

“沈队长……沈蓉……她?”

听到“沈蓉”两个字的时候,沈队长蓦地停下了动作,他泛红的眸子里多出了几道晶莹的东西,牙齿咬的咯吱作响。就在林成远再次张口的时候,他伸手就是一巴掌甩了下去。

“啪~”

霸道的力量打的林铭左摇右晃,若不是林铭被捆在了椅子上,怕是整个人要被掀翻在地了。他脑袋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耳畔响彻起沈队长疯狂的怒吼声。

“是你!是你杀了我家蓉蓉!你这个变态!”

一道道口水飞溅在了林铭的脸上,沈队再一扬手,又准备甩下一巴掌。但是门外的敲门声已经换成了撞击声。

“沈队长!现在你的身份不单单是一位父亲,你还是一名警察!警察!你知道吗!”这一次声音与之前又不一样了,之前还是辅助沈队的李警官,而现在喊话的居然是刑和畅。

顿时,屋内陷入了沉默,素来了解沈队长的刑和畅显然是抓到了要害。沈队长那通红并且凸出来的双眼收缩了一下。随后,他抬起来的手僵硬地缩了回去,一行热泪滚落而下。深呼吸一口气后,他彻底地垂下头继而整个身子瘫软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砰~”的一声,木门被刑和畅撞开,碎裂的圆形门锁在地面滚出一个椭圆落在了林铭的脚下。而刑和畅急促的脚步也冲到了林铭的跟前,他来不及扶起坐在地上的沈队,连忙从桌旁拿出钥匙解开了林铭的手铐。

“林铭,林铭,你没事吧?”他轻轻地晃了晃满是血迹的林铭,担忧地喊道,而紧跟其后的李姓警官也快步进来搀扶起沈队长。

“我,没事……”林铭抬起头,肿胀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随即又问道,“沈蓉……她……是不是……?”

林铭再次提到“沈蓉”,原本无神的沈队长立刻筛糠一般的猛抖起来。“林铭,你这个杀人犯!”他暴怒地再次冲了过来,被李姓警官与刑和畅两人拼命地拉住。

“沈队长,他现在只是嫌疑人,你不要太冲动!”李姓警官劝慰道。

“我知道!这还需要你说嘛!?”沈队长暴喝一声,泪水直流。他猛地一下子揪起身上的警服,疯狂地咆哮道:“如果不是这身衣服,我早就把这小子给宰了。”

一股冷风灌了进来,林铭终于想起昏迷前的一幕幕,所谓的噩梦并不是梦,那鲜血淋漓的一幕完全是真实的,沈蓉的确出事了。

林铭颤抖地开口:“沈队长…沈蓉…她……真的…死了!?”

“她被你杀死了!别用无辜来伪装你自己!”沈队长怒斥道。

“不是我杀的,沈蓉绝对不是我杀的。”林铭极力地摇头,这不是洗脱,而是事实。当时自己只是进了屋子,一杯花茶过后,就陷入了昏迷,半梦半醒中还残留着那血淋淋地一幕。

“别给我狡辩!”沈队长猛地一挥右手,随后直直指着林铭的脑袋,“就你小子进去过我女儿的房间,除了你,还有谁?难道让我相信那一份自杀的遗书?就紧紧因为强烈的嫉妒心,选择终结自己的生命?”沈队长再一次咆哮。

“我没有狡辩,沈蓉是我的同学,不是我的仇人,我没任何理由杀她。”林铭默默地垂下头,内心有些不安起来。

杀意,他并不是没有动过,当初严重怀疑沈蓉就是凶手的时候,他甚至也曾冒出一个以牙还牙的想法。虽然,这种想法实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此刻,他还是低垂下了头。

沈队是何许人也,他审理的案件不过千也已经过了数百。看着林铭避讳的眼神,他瞬间捕捉到了对方的心虚,咯咯冷笑起来,一双拳头也紧紧捏了起来。

“沈队,我们来审讯吧,您先出去抽根烟休息下。”李警官拍了拍沈队长的背,示意他放松一些,随后将他拉到了隔壁房间。回来之后,他冲着刑和畅使了个眼神,附耳小声地说了几句,刑和畅凝重地望了一眼林铭,随即点了点头。

刑和畅站弯腰拍了拍林铭的肩膀,肯定道:“林铭,我相信你,但是正是因为相信,所以我需要避嫌,我先在外面等下你们。”见到林铭点头后,刑和畅从怀中拿出口香糖,倒了几颗塞给了林铭,随后,他点起一根烟,大步地走了出去。

吱呀作响的木门勉强被关上之后,李姓警官搬来椅子坐在了林铭对面,他笔直着身板,严肃的眼神上下打量了林铭好几圈后,才冷冷开口,道:“林铭,二十一岁,就读于拾年学院,商研专业,和沈蓉是同班同学。说说看,学历这么高,为什么想到杀人?”他尽量用平和而缓慢地语气进入了杀人事件。

“不,我没杀人,是有人想杀沈蓉,还有……”林铭忽然住了口,他愕然地抬起头,刚那一瞬间,他还没有脱口的那个人赫然是挽秋!

林铭经历了太多,从“董金鈡的意外死亡”到“挽秋的数次危机”再到“沈蓉突然的遇害”,他深深地感觉到了一种黑压压的阴霾。就好像周围有一个隐形的死亡之手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尾随着,一旦有人松懈的时候,它便毫无征兆地袭来。

“嗯?为什么不继续,还有谁嘛?”李警官皱了皱眉头,随后眼珠子转了转:“你早点承认了最好,你们班的挽秋,也就是你的前女友,可是指认过你的。”

“什么……她……指认过我!指认我什么?”林铭激动地站了起来,他的心动加速,仿佛随时会跳出来一般。他之所以去寻找沈蓉,完全都是为了挽秋,因为他感觉挽秋的遇害与沈蓉不无关系。可是,自己这样去做,居然还被挽秋给指认,他有些不敢置信地摇着头。

看到林铭如此激动,李姓警官嘴角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他拍了拍椅子示意林铭赶紧坐下。随后,他快速地翻开文件,严肃道:“根据挽秋的口供,从她出院开始,你就表现的很异常,这次旅游,更是不停窥视甚至是跟踪她。而且,你还在昨晚找过她之后去找沈蓉。”

“嗯,我的确找过挽秋之后又去找了沈蓉。”林铭没有避讳地点头,脑海之中却幻想起失忆的挽秋对自己的百般嫌弃,他心疼得厉害,声音也显得沙哑起来。

看着林铭面无表情地点头承认,李姓警官皱起了眉,先前的笑容顿时消失。挽秋所谓的指认其实并不存在,那只是普通的访谈记录而已。但正是抓住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他才会故意强调“指认”这个词,以便林铭在愤怒之中能够透露出更多的信息。

初期效果看起来似乎不错,但是此刻,对方的少年却垂下头,在昏暗中选择沉默。

李警官调整了一下情绪,继续道:“承认去过就好。另外我们这里还有你们班部分关键证人的笔录,说你和挽秋之间的状态不太好,而挽秋与沈蓉的关系也不太好。你先找了挽秋,然后再找沈蓉,是不是你想讨好挽秋,特地去找沈蓉谈话,然后沟通中发生了惨剧?”

“不,我只是承认去过沈蓉房间,但我并没有杀人你说所的惨剧与我无关。”林铭摇头。

“无关?董金鈡的死,也是在你和他打架过后没多久吧?也毫无关系嘛?”李警官居然再一次抛出了另一个案件强压到了林铭的头上。

林铭顿时怒了,他抬起头,心中的不甘并没有冲垮他,他的视线锐利地望向李姓警官,一字一句地说道:“无论是沈蓉还是董金鈡,他们的死都和我毫无干系。不过,既然你选择怀疑我,那董金鈡就不是自杀了,那确实要好好查下了,或许和杀害沈蓉的凶手是同一人呢。”

望着异常冷静的少年,李姓警官嘴巴张了张,居然一时之间依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半晌后,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立刻站起身,重重地拍了拍林铭的椅子,泛红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冷峻而凶悍的目光。

苍色之翼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