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案清理员

凶案清理员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章 被清理的现场(2)

他寄希望于别墅中发现尸体,然而,不大的花园被翻了个底朝天,却什么也没有。

岑牧不觉皱起了眉头,刑事案件的关键是尸体和凶器,尸体又更为重要,一日找不到尸体,这案子便无从查起。

如今别墅内找不到尸体,那只有一种可能——凶手带走尸体后抛尸了。岑牧眼前浮现出那条一直延伸到浴缸的血迹拖痕,凶手很可能在浴缸里进行了分尸,如果真是这样,那这起案件的侦破难度可就大了。

离开别墅,他们去了李涵在此地的分公司,想从那辆车着手,却被告知李涵就是开着那辆车自驾出游的。而李涵的丈夫如今人在临河市,明日才会过来协助调查,线索暂时断了。

忙碌了一天,案件却没有任何进展。岑牧回家时不免有些垂头丧气,他接手的第一个案子便如此棘手,实在叫人挫败。

但走到家门前时,沮丧的情绪迅速被紧张给替代了。敲个门神经紧绷得仿佛第一次开枪,生怕有关白沅沅的那些只是自己白日做梦,还好,门很快开了。

看到眼前这个光洁如新的家,要不是白沅沅站在门口,岑牧简直要怀疑自己走错了门。鼻子里嗅到饭菜的香味,忙了一天没顾上吃饭的岑牧肚子应景地叫了一声,连忙换鞋进屋,走到餐桌前只见桌上摆得整整齐齐的三菜一汤,都是他喜欢的,然而装在一次性饭盒里,再配上一次性筷子,当真是就差写上“我是外卖”四个大字了。

果然白沅沅道:“你这边也太偏了,外卖可真不好叫。”

是了,他差点忘了,沅沅是不会做饭的,而且永远不可能学会。因为她嗅觉和味觉皆受损,食物的味道对她毫无意义,味同嚼蜡这个词是她的真实写照。以致于,自己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瘦到严重营养不良。

想到回来之前从苏筱哪里了解到的有关她这三年的情况,岑牧便忍不住心疼。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沅沅有多想成为一名法医,大学四年,她的成绩一直稳坐法医系第一。然而,就因为嗅觉的缺失,一心追求完美的她放弃了自己的法医梦想,在实习结束后成为了一名凶案清理员。

顾名思义,凶案清理员就是专门负责在警察取证之后,将凶案现场清理干净的一类人员。

听苏筱说,当时,陵城还没有专业做这行的,甚至全国范围内做这行的也寥寥无几,大部分城市都是花高价找普通保洁公司来完成,但因为凶案现场的特殊性,普通保洁其实并不能实现真正的清洁。

白沅沅靠着自己专业的法医学知识,几乎是凭一己之力推动了这个行业的发展,行业内第一人的名头被大家公认。对于这样的情况,岑牧并不意外,他家沅沅一直就是如此,要么不做,要做便要做到最好,不然她也不会放弃当法医。

然而,命运却没有打算就此放过她,一年前发生了那件案子。而后,白沅沅便放弃了这份特殊的职业,转而去做了一名普通的保洁员。

“这么看着我,是苏筱和你说了些什么吗?”白沅沅突然开口。

岑牧一凛,果然他的情绪从来逃不过白沅沅的眼睛。不过,他被戳穿心思太多次了:“当年的事情她都告诉我了,我知道你很自责很难过,但你不要把错误都怪在自己头上,那对你很不公平。”

“但我确实有错,不是吗?”白沅沅抬眼看着他,目光平静,“好了,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你也不必为我担心,我现在很好。”

岑牧被她堵了一下,良久低低道:“对不起……”对不起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没能陪在你身边。

白沅沅岔开话题:“看你回来时愁眉不展的样子,今天这案件不顺利吗?”

岑牧知道她是不想再说下去,便也没有再劝。他太清楚白沅沅的性子了。她看起来柔顺,其实最是特别倔强,只要她认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来。比如当年,她考出了省高考状元的好成绩,谁都以为她会去最高学府华国大学,可她却毅然决然地进了公安大学法学系。

于是,岑牧叹了口气,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是啊,找不到尸体,现场又清理得太过干净。你也知道找不到尸体便没法立案。”

找不到尸体便不能确认被害人,也无法立案。

白沅沅咬着筷子沉思了片刻:“我觉得死者应该是李涵。”

案件具体的细节岑牧不能透露,又见她语气笃定,便顺着她的话问道:“为什么这么觉得?”

“她的朋友圈不正常。”白沅沅拿起手机,翻到李涵的朋友圈,指给他看,“从这天她说要出去旅游开始,她的朋友圈突然每条都带上了定位,这在以前是没有的。而且,也是从这天开始,她发出来的照片的构图习惯发生了变化。”

被她这么一说,岑牧如醍醐灌顶,原来如此,难怪他第一次看时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再看看发生改变的日期,二十天前,恰好是李涵离开别墅的次日。

他眸色一深,这样反常的行为,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一般,确实可疑。可是,监控显示李涵和耿明一起离开来了别墅,而后再未回去,别墅里的血不可能是她的。难道……他们夫妻二人联手在别墅里杀了人,而后,两人又起纷争,耿明杀了李涵?

岑牧思索着,不由地皱起了眉头,突然眉心一凉是白沅沅伸手按在了他眉心。岑牧想起来白沅沅一直不喜欢他皱眉,果然,她一脸认真地替他揉开紧皱的眉头后问:“你们调查了李涵的丈夫耿明吗?”

“怎么,你怀疑他?”岑牧略有些诧异,作为户主的丈夫,他们自然是做了一番调查,调查结果显示夫妻二人结婚两年,感情非常好从未红过脸,同时耿明这段时间忙于一个招标项目,几乎天天在公司加班加点,并无异样。

白沅沅点点头,但她不是怀疑而是肯定。砍死李涵时耿明那张狰狞的脸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只是这些话却是没法对岑牧说。

当年的那场意外夺去了她的嗅觉和味觉,但却令她有了一个异于常人的能力——她能于强烈的情绪中感知到当时残留的画面。

今日早晨,她一进别墅门便感受到了那股强烈的情绪。大概是李涵死得太过惨烈,死前有太多痛苦、挣扎和恐惧,以至于那残留的画面格外清晰,她毫无准备便对上耿明那张嗜血变态的脸庞,受了不小的惊吓。

残像一闪而过,她看见李涵浑身是血的在地上艰难爬行,而耿明则像个玩弄猎物的猎人一样掂着手里的家用野营斧紧随其后,然后狂笑着一斧头挥下。

她做出沉思的模样,抛出早已想好的说辞:“李涵曾和我抱怨过她丈夫,他们夫妻俩的感情并没有外人看起来那么和睦,事实上李涵怀疑耿明可能在外面有人了。如果死者真是李涵的话,她的丈夫耿明嫌疑最大。”

这倒是个新的线索,只是:“就算如此,如果找不到李涵的尸体,也没有用。”

白沅沅不语,盯着手机敲了半天,慢吞吞道:“我大概能够猜到李涵的尸体在哪里。”

“什么?”岑牧惊得筷子上的肉掉在了桌上。

“你看李涵的朋友圈,之前一直保持着每天发的频率,可是三天前却突然停了,最后的定位是郊县这座未曾开发的山脚下。”白沅沅熟练地搜索出那个荒山的图片,悬崖峭壁,郁郁葱葱,“这种深山老林,可是最适合制造失足跌落的假象了。”

顾不上吃饭,岑牧连忙摸出手机给局里打了电话,连饭也没吃完便急忙披上衣服出去了。

“岑队,你确定李涵死了,尸体就在这里?”大晚上被突然叫出来的谌光扒了扒自己洗完没来得及吹以至于乱蓬蓬的头发,坐在副驾驶认命的捧着个平板查资料。

岑牧没有说话,他停下车,示意谌光往前看去,在媲美探照灯的远光灯照射下,谌光看见了那辆停在山脚下落了不少灰的黑色轿车,谌光目瞪口呆地核对了一遍车牌号,没错是监控中的那辆。

这座山完全没有被开发过,没有盘山公路,所以汽车开到这里便开不上去,只能停在这里,徒步上山。

谌光带上手套飞奔到汽车旁,声音有些疑惑:“岑队,这车身上的落灰看起来至少得停了十天半月了吧,李涵不是三天前才到这里的吗?”

岑牧目光深深的看了那车一眼便低头仔细看地上的痕迹。

山中的泥土柔软,足够留下每一位来访者的痕迹。有人从驾驶座走下来,然而走副驾这边,然后足迹变深,往山里走去。他蹲下身给足迹拍了一张照片,伸手丈量了一下,和他的鞋码差不多,显然是个男人。

“向县公安局请求支援吧,我们回车上等。”岑牧长舒一口气,感觉这毫无头绪的案子差不多可以破了。

听说是恶性命案,县局的人不敢掉以轻心,来得很快。顺着足迹,警方一路追查到一处山崖边,继而在山崖下发现了一具年轻女性的尸体。

在女尸随身的背包里发现了李涵的身份证件,现场乍一看仿佛是死者走路时不慎失足落崖的意外事故,但延伸至此的男人足迹,尸体上那么明显的利刃伤痕,都足以证明这绝不是一场意外。更何况那尸体的腐败程度,就算是门外汉也看得出来,绝不是刚死了三天的模样。

次日刚上班,便得知案件有了突飞猛进的进展,苏筱对这位空降的队长不禁刮目相看,连声称赞了几句。

岑牧当然不会抢女朋友的功劳,当下便老实说了,语气中透着一股子骄傲。

“原来是白沅沅给的建议,难怪这么顺利。”苏筱听完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神情。

谌光听出苏筱语气中的肯定,好奇问:“白沅沅是那个报案人吧,怎么,她很厉害吗?”

“她以前做凶案清理员的时候,还兼任警局的编外顾问,赵局都对她称赞不已,叫她罪犯克星。”

岑牧听完先是高兴,继而又感到一阵心酸,沅沅她那样厉害,可如今却不能再从事她最爱的职业……仔细想想,虽然她表现出一副坚定的模样,但其实根本没有放下吧,不然昨天也不会主动针对这起案件给出她的分析。

他想看到白沅沅意气风发工作的样子,可是,他也清楚,一年前那件事是白沅沅的心结,这一刻,岑牧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出一年前那件旧案的真相,替白沅沅解开心结。

下午的时候,李涵的丈夫耿明如约来到警局做笔录配合调查。只见他西装笔挺,一派温文尔雅的模样,瞧着一点也不想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

岑牧虽然怀疑他,但得到确凿证据之前也不想打草惊蛇,便仍是客客气气迎了他,口中说了些感谢配合调查之类的话。

苏筱刚带耿明进了笔录室,没一会儿,技术部门送来了尸检报告,报告关键点有三:

第一,尸体的牙齿与李涵的牙医记录对上了,证明死者的确是李涵。她的死亡时间应该在二十天前。

第二,造成李涵尸体上伤痕的凶器应该是一把野营斧,与造成别墅地板上痕迹的凶器一致。

第三,在车中采集到了一处残留的血迹,但却不是在后备箱而是在副驾驶。

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后,刑警队的众人身上都泛起一阵鸡皮疙瘩。

难怪凶手要在浴缸里清洗被害人的尸体;难怪去的时候是李涵开车,离开时开车的却换成了耿明。死人自然是没法开车的。

谁能想到,监控中拍到的那个坐在副驾驶的李涵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他居然就那样正大光明的载着一具尸体招摇过市。

莫一一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