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牵手我牵狗

第16章 以爱之名

爱情像长着翅膀的流星,一路划破黑暗,一路燃烧孤单。

傍晚的时候,刘静静已经完全变了个样子。路过一楼的化妆品柜台时,邱宇硬拉着她坐下,柜姐利落地帮她化了淡妆,还不忘夸奖一句:“小仙女的皮肤底子真好,你男朋友好幸运。”

刘静静羞红着脸,穿着邱宇刚刚为她挑选的黑色真丝连衣裙,一枚钻石胸针在墨色里闪闪发光,白皙柔软的手腕上也带了一条细细的碎钻手链,整个人气质非凡,优雅大方。

“邱宇,我……这样奇怪吗?”

邱宇仔细打量着刘静静,示意她转个圈,手扶着下巴皱眉说到:“是有点奇怪。”

刘静静低头看着自己,右手捏着裙子的一处,不知道哪里奇怪。

“别动。”邱宇扯过她的右手,将她刚刚捏过的裙子抹平:“出了褶子不好看。”

“我哪里奇怪?”

邱宇笑嘻嘻地盯着刘静静,玩笑说道:“怪好看的。”

刘静静突然觉得四周的空气甜甜的,她像一个醉酒的孩子,头脑懵懵的,有瞬间的晕眩。

“还差一个手包,走吧,我们上楼。”

刘静静小声说:“邱宇,不用买这么多东西,只是一天而已。”

“那可不行。”邱宇又自然而然地拉起刘静静的手腕:“我爸妈都是很精明的人,你一定要把自己想象成是真的我的女朋友,要不然他们一定会看出来的。”

刘静静有些后悔答应帮邱宇这个忙了,他打电话来说请自己在他父母面前假装女朋友的时候,自己为什么鬼迷心窍的答应了呢?现在她骑虎难下,明天邱爸爸和邱妈妈就从乡下过来了,她该怎么面对他们呢?

见家长这件大事,大概是和高考一样紧张吧,而喜欢你这件小事,却是和呼吸一样平常。

“花嫁”是商业街上一家不起眼的小咖啡店,在阳光照不到的最角落的一个卡座上,透明的玻璃杯倒映出来一张憔悴的脸,佳佳一把将银行卡收在包里,看着对面坐着的帅气男人和清秀女人,酸楚蔓延开来,将她紧紧包围。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他生下来。他要是知道,他的亲生父亲心心念念的是要杀了他,该有多伤心。”

岑云白看着佳佳放在小腹上的左手,摇了摇头:“或许,他根本不会想有那样的父亲。”

一旁坐着的季小虹漠然,她对佳佳没有什么同情,也没有什么厌恶,所谓道路,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

佳佳将杯子里的柠檬水一饮而尽,看着季小虹的目光复杂:“宛霞命真好,又有钱,又有你这样的朋友。”

季小虹轻轻否认:“我和她,应该算不上朋友。”

佳佳笑了笑,习惯性从包里掏出一只烟,又想起什么,放了回去。她在包里摸索了一会,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他们:“之前曾晓龙怀疑我的时候,我去做了这个,没想到……或许你们能有用。”

二十出头的女孩,脱下扭脚的高跟鞋,步伐更加稳实,卸去卷翘的假睫毛,目光温柔起来。

季小虹看着佳佳的背影,思绪稳定不下来,她看着一旁的岑云白,他正用双手握着一杯冰咖啡,注意到季小虹的目光,他将咖啡递了过来。

“感冒才好多久,女孩子要少喝凉的,不知道吗?”

季小虹低头,大口吸着还带着岑云白体温的凉咖啡,用力瞪大眼睛,把不该有的感情憋了回去。

“李莉慧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应不应该帮她。虽然上天注定的姻缘无法改变,我却希望她能晚些才遇见。”

没有听到岑云白的回答,季小虹有些奇怪,她好奇地扬起脸,却与一双温暖人心的眼睛直接对视。

她觉得自己应该是脸红了,来不及看清岑云白的表情,她偏过头,声音里的嗔怪撒娇可能自己都没发现:“怎么不说话?”

岑云白话里带着笑:“你看着我。”

季小虹没有动,岑云白又重复了一次:“你看着我。”

像一杆云帆被清风拂动着转了方向,像一朵葵花随着太阳摆动了嫩茎。岑云白看着季小虹转过头,这才认真地回答她:“我不说话,是因为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

太阳照常升起,即使前夜里下了不大不小的一场雨,此时看来,倒像是轻轻洒扫去了灰尘,S大的校园在朝阳普照下分外干净、通透。

一辆黑色林肯停在南门外,司机带着一副PRADA圆框墨镜,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根根站起,像列队表演的小学生。他熄灭了引擎,叼上了一根雪茄,看了看右手腕上的江诗丹顿,又看了看窗外往来不断的大学生,吐出一个烟圈嘟囔道:

“老子睡过多少大学生了?还给老子玩这套?”

他想起昨天在三生缘神神秘秘的小姑娘,胳膊不由起了鸡皮疙瘩。

“妈的,要是被小女孩骗了,老子不用活了。”

他一边暗自骂着,一边打开手机,刷起抖音来,直到温柔的敲窗声音打扰了他的兴致。

“您好,请问,综合楼怎么走?”

王百万暗自好笑,这里的学生,居然问自己路?他打开车窗,看见一张年轻的脸。女孩子娇娇弱弱的,长发披肩,一双含笑带羞的眼睛丝毫不怯的看了过来。

“我不知道什么综合楼。你问别人吧。”

王百万没有吹牛,自他发家后,明星、混血儿、大学生,他睡过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但是他这次是为了娶个正经媳妇回家,这么明显的勾搭显然不入他的眼。

“既然你不知道综合楼在哪里,不如我带你去吧?”女孩弯弯的眉眼,让王百万这个情场老手都有一瞬间的失神,等他反应过来时,身材姣好的猎物已经坐在了他的副驾驶位置上,只是这场狩猎,角色已经互换。

有点意思。王百万心里想着。

“很高兴遇见你。我是信息学院的大四学生,李莉慧。”

黑色林肯在校园转了两圈,四次路过综合楼,最终从东南门加速驶出,向市中心而去。

帝锦大厦29层的办公室内,岑云白放下电话,问面前的郭芷晴:“帮我查下下月5号的行程,看下我是否有时间。”

郭芷晴穿了一件一字领玫色束腰连衣裙,微微低着身子,微卷的长发散在身前,发尾轻轻搭在雪白的肌肤上,她翻看了一下笔记本,轻轻点了点头:“岑总,当天无日程安排。”

“那好,帮我记一下,那天我要去参加何光磊何总的婚礼。”

“好的,岑总,我会挑选一份合适的礼物,届时我们带去送给何总。”

岑云白有些尴尬地抬起头,诚恳地看着郭芷晴的眼睛:“Sorry,Candy,这次的婚礼我打算邀请其他女伴。”

郭芷晴微微一怔,心底掀起的滔天巨浪被她硬生生压了下去,她挤出一个微笑问道:“好的,不知道岑总准备和谁一起?我将通知发过去。”

一抹笑容悄悄挂在岑云白的嘴角,像一把匕首刺入郭芷晴的心脏,而岑云白的话语更像是拿着这把匕首的手,用力搅动着。

“不用了,我会亲自和她说。”

郭芷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办公室的,她站在岑云白办公室门口,听到里面传来压低的讲话声音。

“小彩虹,王百万已经和李莉慧碰面了,晚上我们出来庆祝一下吧,我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好的……晚上在春绵大厦的海鲜汇,我定了座位……顺便给你挑件礼服……下月初有重要活动,到时候和你细说。”

郭芷晴觉得浑身血液被抽空,她面色惨白地靠在一旁,被经过的宛霞发现,她刚要说话,被郭芷晴凌厉的眼神吓住。

郭芷晴小声说:“到我办公室来。”

郭芷晴的办公桌两旁分别摆了一盆发财树,这植物绿油油的,已经长了一米多高,平时打理得干干净净,惹人喜欢。这次郭芷晴一进门,就用指甲狠狠掐了一把叶子下来,揉搓出墨绿色的汁液。

“Candy,你还OK吗?”

宛霞从没见过郭芷晴在公司如此失态,有些惶恐地站到她的身边。

“霞姐,我该怎么办?呜呜。”郭芷晴一转头,两滴泪水先涌了出来,她扑在宛霞的肩膀嘤嘤哭泣。宛霞急忙拉着她坐下,又检查了下门锁,才回过头问她:“怎么了?你先别哭。”

郭芷晴用纸巾吸干了脸颊上的水,又睁大眼睛向上看着,两只手忽扇着在眼前晃动,抑制住想继续哭的冲动。

“岑总,他,真的喜欢上那个小神婆子了!”

“什么?”宛霞也惊讶万分,虽然她们两个之前有猜想过岑云白对季小虹的感情,但是季小虹实在和岑云白是格格不入的两种人,两个人分析半天,最后认定岑云白一定是为了三生缘的市场才对季小虹格外忍让。此时郭芷晴说出这样的话,宛霞也觉得不可思议。

“是真的,岑总这两年无论是商务宴会还是私人宴会,如果需要女伴,一定会让我参加。可是这次……呜呜呜……这次他居然,让那个小神婆子取代了我的位置!”

郭芷晴说到岑云白时,柔情蜜意,说到委屈处,眼泪汪汪,最后说到季小虹,牙齿咬得咯吱作响,如果季小虹就在眼前,估计已经被她用怨念杀死了一百次!

“别哭。我们这么多年,什么大风浪都见过了,你这是事关岑总,自己乱了阵脚。当局者迷啊。”

“霞姐,你帮帮我,我现在脑子很乱,没有办法思考。”

“你说的宴会是今天晚上吗?”

“不是,是下月5号。”

宛霞露出一抹神秘的笑,轻轻挺直了腰背:“还有小半个月呢,要知道,明天和意外永远不知道哪个会先到,她就算想去,也要有那个运气才行。”

昀朵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