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了若干影帝

第56章 【只不过为了争口气而已】

第四章【只不过为了争口气而已】

跟张兴说了两句话,李昆想抽一口压压惊。

说李昆演得这么成功,怎么还受惊了呀?

能不惊嘛!虽然有了拿大奖系统加持,但是李昆的自信心还是不能达到满级。

毕竟原先的演技烂得狗屎一坨。

戏精忽然上身,来的太快了,中间缺少一个心理过度,李昆兴奋不已的背后总是要藏着一个皮袍下的小。

酝酿的时候,确实全身心投入,表演时的动作和表情,也堪称完美。

就因为太过入戏,注意力特别集中,导致他竟然连导演喊得“OK”都没听到。

所以,一从戏里出来,回到现实中,当他面对导演那张喜怒无常的大方脸时,李昆内心忐忑无比,真的不敢确定到底是过了,还是没过。

身上盖了一层白毛汗,小心脏直突突。

看到导演咧嘴一笑,得知过了,李昆悬着的心方才掉下来。

但,气一松,腿很不争气地已经发软。

想抽烟,可是,他没烟。

一会儿还要演炮灰和死尸,李昆依然穿着军服戏装没去换。

烟没带着,放在更衣室里自己的衣服口袋里面。

于是,李昆跟张兴要了一根大云。

张兴打着火机送到李昆跟前,李昆赶紧抢过火机,自己点着。

哪能让群头点烟啊。

做人,起码的礼数得懂。

狠狠地连着嘬了几口,这才缓解过来,心神渐渐平复到正常人的状态,腿终于听他的话了。

顺利拍完李昆的几个镜头,导演一高兴,让剧组继续休息十分钟。

剧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东凑一群,西拼一伙儿,捡着各种话题,抽烟闲聊。

和李昆一起在帝影厂门口蹲活儿的群演不少,因为大家都是竞争关系,所以,真正相熟的就那么三五个,而且,就算熟,也熟不到特别交心的那种程度。

人与人之间,有几对能做到交心呢!

和父母?

和兄弟姐妹?

男朋友or女朋友?

亲孩子?

种种同学?

绝大多数人,只能做到仅限于和自己交心,和别人交,往往是错觉,暂时性的。

一件小事,或者一句不称心的话,说掰就掰。

王强,陈富,赵三儿,这三位跟李昆相熟的群演,亲眼目睹了李昆因何被轰走,不知为何能够勇敢地回来,又如何赢得导演给的一次机会。

结果是华丽大逆转,让片场所有人惊呆的一批。

三位看到李昆跟张兴这边闲聊,于是,一起凑过来,使劲拍李昆的马的屁股。

“行啊,大昆,有两下子。”王强叼着七块五的紫云,伸出拇指在李昆眼前竖了竖。

“强子,你说得太浅了,昆哥可不是有两下子,简直就是戏精上身啊。”陈富从旁边小树上撅下一截细木头棍子,正在咬着玩,听王强这么说,拔下嘴上的棍子,强调道。

“没想到,昆哥竟然深藏不露,有句话说的好,高手在民间,果然如此,不得不信呀。”赵三儿吸溜着鼻子,这两天他闹伤风呢,手里总是攥着一团白色卫生纸,时不时地擦擦。

随后,因为李昆,三位开启杠精模式。

“三儿,你说你也在民间,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王强道。

“别说我,你可好,在这个圈里混了十年了,原先啥样,现在还啥样。”赵三儿道。

“你们俩真没意思,瞧瞧咱昆哥,人行话不多,你俩没事儿的时候,少逛几趟窑子,腾出时间多练练表演。”陈富道。

“拉机巴倒吧,要论泡娘们儿肚皮,你陈富一顶仨,还在这里装大尾巴狼,你说你每个月一半的收入哪去了?你敢说吗?”王强道。

“就是啊,老陈你是异想天开,演技这玩意,不是说谁想练就能练成的,跟时间有点关系没错,但是那不是关键,你的天赋呢?机遇呢?”赵三儿道。

“原先昆哥跟咱都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啊,既然昆哥行,咱们就不能学习学习,借鉴借鉴?”陈富反驳。

“哎呦喂,真是站着说话不肾疼,我就问你,你什么时候见过昆哥去过按摩房?切。”强。

“昆哥有大志向,并且文化深,还上过大学呢。”三儿。

“要说昆哥没碰过女人,这我不知道,但是,从认识昆哥,真没见他开过荤。”富。

“上过大学,跟咱们这些泥腿子就是不一样。”强。

旁边的张兴,一直笑呵呵地看着三位相残,李昆还上过大学,这是他头一回听到。

他拦下三人话头,“瞧你们逼逼起来,一个赛一个,动起真格的,就会比怂,你们还真要向大昆学学,起码今天他能果断地杀回来,争得一次翻转的机会,大昆做得就特别爷们儿。”

那是。

那是。

那是。

三人附和。

张兴是群头,他打开话匣子,几位群演不再多说半句话。

听,就行了。

随后,张兴转而冲着李昆笑问,“嘿,大昆,怎么听起来,你还是个挺有故事的人呢!你真上过大学呀?是不是你在大学里有女朋友?虽然是人各天涯,却一直没断了联系?”

没有,没有。

李昆连忙摆手。

“那还真像三儿说的那样,你当群演不是为了挣仨瓜俩枣用来养家糊口,原来你是个野心家,哈哈。”张兴带着给李昆定性的口吻,半开玩笑地说道。

没有,没有。

李昆继续摆手。

“从你今天的表现看,估计池子里是快盘不下你了,一条巨龙要腾飞啊。”张兴的表情有些暧昧,看不出他说的话,真心不真心。

不敢,不敢。

李昆赶紧否认。

“嗨,大昆,把你大学里泡妞的爱情故事,给我们讲讲呗!”张兴的脸,愈加暧昧。

讲讲。

讲讲。

讲讲。

王强,陈富,赵三儿,搭腔附和。

男和女之间的那点破事,人人感兴趣,这个话题水多深似的,总是充满诱惑力,且永不过气。

李昆刚要说,不不不,忽然发现赵三儿的眼神不对了,他的脚开始动弹,他想走。

扭头一瞅,李昆瞧见是赵倩从剧组工作人员那边朝这里走来。

被赵倩一手机把脸拍出七针的那个二子,就是是赵三儿的哥哥。

无论因为结过仇,还是惧畏,赵三儿都可以作为充分理由,立即离开。

他走。

倩至。

即使赵倩穿着一身炮灰服,走路依旧轻盈利落。

她是来向李昆祝贺来了。

到了近前,赵倩斜了一眼群头张兴,闪着眼睛,看了看陈富和王强,没跟他们打招呼,对着李昆直接开赞:“大昆,你这是要起飞的节奏啊。”

“起啥飞啊,只不过是为了争口气而已,要不然活得太窝囊了。”弹了弹烟灰,烟叼嘴上,李昆把断了帽舌头的BA路军军帽摘下来,拿在手里抻了抻。

为了显示我军抗战当时,经济条件多么艰苦,剧组把我军的军服军帽故意给弄得特别磕碜,这也和土BA路这个名字契合。

一瞧两人聊起,陈富和王强走了,去追赵三儿,三人继续抬杠,探讨演员的人生真谛。

张兴对赵倩的姿色虽然馋,但是忌惮胜过色胆,所以,他尽量和赵倩保持足够安全的距离,于是,随便说个找谁谁去说正事的理由,也离开了。

空地之上,只剩下李昆和赵倩一男一女。

“大昆,你说为什么我一来,他们就都走了呢?”赵倩望着张兴的背影,抱起双臂,若有所思地问。

“谁知道呢,可能是他们正巧要走,恰好你也过来了呗。”李昆张嘴胡说。

歪头看了看李昆的眼睛,赵倩一笑俩酒窝,“大昆,你不说实话,天底下哪来那么多巧合!为何你用脚一跺,没有踩出一个金元宝呢?

我看好些人见着我,眼神都有些怪,是不是我曾经因为什么事儿,被大家在身后私下议论过?你作为旁观者,能跟我说说呗?”

李昆低头笑笑,再抬起来看着赵倩的丹凤眼,诚恳地说道。

当然,诚恳肯定是要靠装,才出来的。

“你能有什么事儿呀,估计是长得不自信的人,见着你这么漂亮的,更加不自信呗,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距离产生美,哦,不对,应该是因为美所以产生了距离。”

不知是不是因为幸运地获得系统并尝到成功的甜头,李昆跟赵倩说话忽然地就多了起来。

李昆自己首先发觉了这一点。

平日里,在帝影厂门口蹲活儿,赵倩见到李昆闲着,偶尔会凑到李昆身边,想随便聊几句,用来解闷儿。

但是,每次,李昆跟她说不过三句半,就沉默不语,最后,俩人在一堆,各自划拉自个的手机,直到西角门一开,群头高喊“要人喽”。

李昆忽然话多,赵倩也发觉到了,但是,她没直接说透,话音里却带了出来,“人逢喜事精神爽,果然啊。”

听话要听音,李昆知道赵倩意指什么,他扔了烟屁股,踩上一脚捻灭,笑道:“都是出来混饭,只要混得比过去有点起色,心里就挺知足。”

这话还真是没毛病。

饭要一口一口地吃,路要一步一步地走。

赵倩还想跟李昆说好多啥。

副导演在那边嗷咾一大嗓子:“开工,集合啦!”

赵倩摇摇纤细修长的手,说着“拜拜”,扭着腰身走了。

李昆望了一眼赵倩的后背,心想:“这个女人如果遇到一个合适的平台,世界上准会多一个女强人出来,可惜啊,兜里没钱,朝中无人,还洁身自好,想做成啥,真的是难比登天啊。”

那边,不知是陈富,还是王强,喊了一声李昆的名字,李昆转身,大步流星奔去,

接下来的戏码是,先演炮灰,再变成死尸。

吃奶小羊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