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了若干影帝

第52章

52、又一场爱情变故

今天这场戏,是李昆和霍雁思演。

霍雁思饰演季夏。

季夏是个拜金女。

但是,这一场,李昆跟程风的戏份要远远大于霍雁思

……

帝都大学的林荫道上。

一辆跑车,底盘特别低,几乎拖地的那种,一溜烟驶过,勾得长裙长发女大学生们眼珠子快掉下来。

当然,落叶翻飞处,毫无例外地招来一片男生的怒骂:“炫富佬。”

车子拐了一个弯,在经管院大楼前停下来,摁了一声喇叭。

一楼楼口,上身月白长袖衫,下着灰色百褶裙的季夏,脸上很复杂的表情,挎着单肩口袋包,从楼里快步走出来,高跟鞋把水泥地敲出一串火星子。

“小夏,回来,小夏,我能行的,可以给你想要的生活,能不能给我时间,咱们还没毕业,咱们的未来还有无限可能。”林晨从楼里追出来,老远地喊。

旁边有三位怀里抱着书本的学生妹,露出看舞台剧的表情。

拉开跑车副驾车门,季夏屁股还没坐实,便命令新晋男友粟佳豪:“开车。”

粟佳豪扶着车门,冲跑来的林晨搓了一声响指,嘴角弯出一丝嘲讽,不言而喻地向林晨视为:“瞧见没,穷鬼,这个女人属于我了。”钻进车里,说声女王遵命。

跑车一声低吼,猖狂而去,在过弯儿时险些撞到奔来的陈铎。

林晨还在喊:“小夏,你听我说。”

陈铎一把抓住林晨胳膊:“说个屁呀,她听得见呀。”

“你放开老子,我要去追季夏,她只是一时糊涂。”

“幼稚不?你两条肉腿去追四个轱辘的车!要想把老婆追回来,只有一个办法。”

“啥办法?”

“不是哥们儿说你,整天你就知道鼓捣你的经济学,能挤出一点时间科普一下社会知识吗?哪怕挤出那么一点点。”

“你别打太极好吗?说,啥办法?”

“暴力一词,听说过吗?”

“暴力?”

“对鸭。”

“怎么暴力?我可告儿你陈铎,你可别坑哥们儿去坐牢。”

“笑话,你去坐牢,老子有什么好处吗?害得老子还得给你送饭去。”

“……”

“你听哥们儿的便是,等着,我打个电话。”

陈铎掏出电话拨过去,一边等着对方接听,一边抬脚踹着粗壮的银杏树。

搁平时,林晨早就拦下陈铎别祸害大树,大树跟你有仇还是咋地。

现在,林晨没这份对大树的心思,他站在那里,往远远的学校大门口张望,门口连跑车的尾气都没了。

“彪子,哪儿呢,给哥哥听好了,帮忙找一个叫粟佳豪的小子,找到了盯死丫,随时向我汇报。”陈铎脚掌顶着树干,另一只手抠树皮。

对方好像说了这事不好办之类的话。

“你他妈怎么这么墨迹呢,老子给你钱,你把事情给老子办好就行,这事今天完成不了,以后咱别见了。”说完,陈铎把电话掐断。

掂着手里的电话,抬脚给林晨屁股踢了一脚,“哥们儿,别看了,难道那孙子还能良心发现,把你的美人给你送回来不成?”

被陈铎踹了一脚,林晨用手打打屁股可有可无的土,又往门口那边瞅了一眼,回过头来冲着陈铎说,“你可别胡来,我只想让小夏跟我回心转意,没有任何害人之心。”

掏出烟,吧嗒点着,陈铎深深地吸下一口,呼,把一股青烟慢慢地喷到林晨脸上,没说啥,只是对着林晨歪着脑袋,脸上挂着流氓笑,一只手抄在裤兜里。

弹了弹根本还没有烧出来的烟灰,陈铎噗呲笑了,“林子,哥们儿不是说你,你的智商不低,情商可怜的要命,如果你从骨髓里喜欢季夏,那就听哥们儿的安排,晚上见行动,把你的小夏给你夺回来,要是你这是出于对过往的一丝留恋,其实心里已经没季夏这个人了,那太好办啦,我给你介绍一个,保准比季夏漂亮,嫩。”

说到这,陈铎凑林晨跟前,眼睛里淫光闪闪的道:“开房,随便怎么玩都行,包你爽到死。嘿嘿。”

丝毫不顾及林晨脸上绷紧的肌肉,继续谄媚道:“如果你觉得你腱牛般的身体,一块黑土地不够你耕,帮你找俩,双飞。哈哈。保证让你一夜之间,便把那些根本不值得会议的缠绵过往烟消云散。”

“放狗屁,陈铎,你他妈是牲口脱成的吧,别总是拿你那套生活哲学,往别人头上套,下流。不许你侮辱我和季夏的感情,我们是真的,我是认真的。”

把眼瞪得跟牛蛋那么大,已经攥紧了拳头,就等陈铎再往下说,林晨给他脸上盖一番鲁提辖拳打镇关西。

“行,有你这句话就行,哥们儿明白你的意思了,晚上跟哥们儿走,把季夏给你拉回你的怀抱。”

狠嘬了一口,陈铎把烟屁股捻在银杏树干上。

把烟头瞄了瞄旁边垃圾箱投放眼儿,扔到了垃圾箱外边,“瞧你那恼羞成怒的德性,能有些微城府不?难怪季夏不愿意跟你过下去,我要是季夏,绝不会等到今天,早跟别人跑了。”

说完,抄起两个口袋,走向自己的路虎。

林晨更在后面,说得非常诚恳,表现得特别谦虚,实际情况是,看上去特别贱,“铎子,那啥,你能详细说说呗,我到底有哪些让季夏比较讨厌的缺点,说了我改,改了再去找季夏,然后,等我们和好了,以后季夏就不会离开我了。”

陈铎在掏出遥控车钥匙要打开车锁的那一刻,忽然整个人僵住了,眼睛直勾勾地顺着一个倩影游走,好像那个长发高挑女生全身一丝不挂地正在T台走秀般。

看陈铎停下脚步,站在那里不动,林晨满以为这货会惯常地回头一个淫笑,然后,拍着林晨肩膀给他指出致命缺点。

当林晨顺着陈铎的目光延长线望过去,同时听到陈铎嘴里喃喃自语:“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一旦出现是我的。”

还要不要逼脸,林晨真想一记二龙戏珠把这货干瞎。

抬起膝盖顶了一下陈铎的屁股,用手掌拍了拍陈铎后脑勺,陈铎没反应,继续色眯眯地盯着长腿长发女生看,女生朝他翻了一下白眼,陈铎居然无耻地冲人家笑了。

这脸皮厚到何等程度,用AK步枪子弹是否能打得穿,必须打个问号啊。

侧面出现一个白高帅的男生,女生过去揽住男生的臂弯,跟男生说了句什么,男生回头恶狠狠地瞪了陈铎一眼,女生又给了陈铎一个白眼。

“嗨嗨,我说你能别整天跟种马似的好吗?”林晨用大身板挡在陈铎眼前,遮挡住这货的视线。

哪知这货用手扒拉林晨肩膀,“让我再瞧瞧屁股,够不够我上的标准,糙,一颗好白菜让猪给拱了。”

“你赶紧去医院看看杨昕懿是不是还活着,牲口玩意。”

林晨从陈铎手里夺了钥匙,解锁后,押解着陈铎上了路虎。

吃奶小羊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