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了若干影帝

第5章

五男二女李昆等七位群演,是群头租了影视城里的一辆电瓶游览车,带到片场的,看来剧组要人要得挺急。

一跳下电瓶车,李昆扫了一眼周围建筑,便对今天要参演的这部戏,有个大概的猜测。

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香岗街,肯定是要拍港片啦。

群头付了车费,催电瓶车赶紧离开这里,让群演们站成一列队伍,强调任何人不许说话,走路要轻一点,那边正在拍着呢,你们参演的戏份很快就完事儿,完了马上发钱,说罢,带着七个群演转过街角,奔向拍摄现场。

正如群头所言,那边正拍得热火朝天,一个演员吊着威亚,从三层楼的窗口正在往外跳,落地后,一边狂奔,一边频频举起手里的枪扣动扳机。

躲在大柱子后的带着黑礼帽的两个黑衣人,依次中枪应声倒地。

轻手轻脚来到导演身后,等候这场完毕后给他们群演说戏,忽然,听到导演喊停,随后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训斥:“老子说的明明白白,让左手持枪,偏他妈用右手,瞧瞧这角度,别扭死了,让观众怎么看?你们拿观众当傻逼嘛!是你们谁的责任,老子现在不问,晚上把检讨交到老子手里,要不然明天滚蛋算了。”一边骂,一边摘下墨镜往桌子上DUANG地一丢。

导演没有指名道姓,周围的工作人员和演员个个不敢出大气,看得出都怕这个炸药包一样的导演。

因为戴着鸭舌帽和墨镜,李昆开始没看出来是哪位,听着他说起普通话带着草原音儿,舌头根子发硬,李昆有点耳熟不祥,等扔了墨镜,脑袋转向李昆这边,哦,是管占导演,娱乐界著名的炮药导演,脾气比皇上都大,就是平时没谁给他点火,他自己动不动就炸。

事情不是再多拍一条那么简单,有人注意到那边被枪击倒的礼帽黑衣人,一个坐在地上,另一个站在旁边朝这边焦急地喊:“导演,有人受伤啦,出血了。”

“医护,赶紧过去瞧瞧。”管占喊话给医护的时候,医护已经拎着红十字医疗箱奔出去了,生怕挨导演给他当老子又骂娘。

“二狗呢?要的群演带来了吗?”管占嗷咾一嗓子,那个带李昆他们进来的群头赶紧站到管占眼前,“管导,人齐了。”转而对李昆等七人说道,“都过来,听导演说戏。”

管占让剧务带着群演去旁边屋子里换服装,换服装时,剧务一个劲儿催李昆他们快点,如果磨蹭了怕导演骂,收手机时,李昆给剧组省了一个信封,他用的还是上午那个,一直揣在口袋里没丢,旁边一个男群演揶揄李昆说真会过日子,李昆笑笑没理茬儿。

换了服装出来,导演让七个群演一字排开,然后,他开始说戏。

因为都是演死尸,不需要做动作,不用换表情,只要按照导演说的姿势,纹丝不动地像死人就行,所以,导演说的很简洁,叫第一个去窗台下靠着坐好,重点提醒了脑袋歪得一定要自然,叫过第二个去大街上四脚朝天地躺好。

轮到李昆,导演看了一眼李昆身高,居然咧嘴笑着夸了群头二狗,说这个人选的好,李昆不懂导演这么说是啥意思,五十块钱雇一个死尸,有啥好的呀。

随后,导演让李昆去二楼露台,趴在露台水泥栏杆上装死,还嘱咐李昆一定要把上身和脑袋以及胳膊自然下垂。

李昆被一个女场务带着上楼,来到露台,女场务让李昆站在栏杆边儿别动,她掏出一根麻绳把李昆两个脚脖子绑好,连到栏杆上,这是为了安全起见,防止李昆从栏杆上掉下去。

女场务让李昆趴下去,李昆趴下去后,肚子正好担在一拃宽的栏杆上,硌得那个难受劲儿就别提了,刚吃饱喝足,真担心把场子硌断了,一腔子血涌到脑袋上,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脸被憋成了猪肝色,为了能保证下垂效果,重心集中到了外边这一侧,脚脖子把麻绳拽紧,勒得微微疼,肯定出了红印子。

垂在栏杆外,李昆似乎明白了导演为何夸二狗选李昆选的好了,因为李昆个子大,身子和胳膊都长,耷拉下去,拍摄效果当然好。

只听楼下导演说了声“不错不错”,下命令开拍。

3……2……1,场记打板,开始。

死尸场面,镜头一扫就完,哪知有个群演眼皮动了一下,招来导演一句臭骂,只能再来一条,这让吊在栏杆上的李昆多受罪一会儿,不过,李昆始终保持开始的状态,一动没动。

拍好了,女剧务费了挺大劲,才把李昆的重心拽到露台里侧来,等李昆从栏杆上下来,女剧务给他解开绑脚的麻绳,一起下了楼,去更衣室换回自己的衣服。

被管占称为二狗的群头招呼李昆他们七个,刚要往外带,忽然,管占叫住了二狗,让他别急着往外带人,李昆他们几位很听话地站好等命令,钱还没到手,必须听群头的话,必须跟紧群头。

只听导演问副导演:“老常,到底他能不能接着演,不行就换人,麻溜滴。”

副导演蹲下来,跟那个受伤的人交流几句,站起来朝管占摇了摇头,说:“只能换人了。”

受伤的那个人坐在马扎上捂着脑袋,拿开手后,李昆看到那人左边脑袋上已经粘了一块手心大的白色绷带,脖颈子里有没擦净的血迹。

管占马上又让李昆他们七个一字站好,也就瞅了十秒钟,抬手用剧本夹子一点李昆:“就他了。”

选了李昆,管占让其它六位原地待命,估计是李昆要是演不好,再用别人来换李昆。

李昆被剧务带进更衣室,除了裤衩子没换,里里外外全都换了一遍,很快走出屋子,管占扫了一眼,没说话,一摆手让场务带着李昆过去,副导演跟着。

在最远的那根大柱子后面站好了,副导演开始给李昆说戏,指着主演吊着威亚跳出的那个三楼窗口,说:“打板后,从窗口会有一个人跳出来,然后朝你这边跑,边跑边开枪,这些你都看不到。”

李昆想:既然我看不到,你跟我说这些,不是白费吐沫星子吗?

副导演接着道:“你躲在这根柱子后面,注意看对面的窗户玻璃,玻璃就是镜子,明白吗?你能从玻璃里面能看到向你开枪的那个人的位置,等他跑到路灯的位置,会向你这边开枪,你就探出身子举枪,然后被爆头,手里的枪脱手,你后仰倒地,明白吗?”

每次问李昆明白吗,李昆都眨着眼睛点点头,表示我听得非常认真。

副导演说完戏,转头吩咐场务:“把枪给他,准备好垫子,试一下。”

接过场务递过来的仿制手枪,副导演给李昆命令。

“准备好。”

李昆看玻璃。

“露头。”

李昆露出身子,抬手射击,脱手掉枪,后仰倒地。

场务藏在大柱子后,在李昆后仰时,把厚海绵垫子扔到李昆身后,李昆倒在垫子上。

副导演伸出左手把李昆从海绵垫子上拽起来,顺便竖起大拇指给李昆点个赞:“悟性不错。”

吃奶小羊羔

作家的话
欢迎去书评区发表对本书的看法,渴求推荐票渴求收藏滋润,好饥渴啊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