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了若干影帝

我拿了若干影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32章

在李昆把大脚迈上十楼的倒数第二级台阶时,他有了决定。

噔噔噔,转身下楼。

再次轻敲潘原导演的办公室,听到里面说请进,李昆推门一脚踏进去。

渠虹是李昆前脚走,她后脚进来的,坐在里面,正在跟潘导谈剧组工作。

李昆看到有渠虹在,打了招呼,犹豫地看了潘导一眼。

从跟组以来,李昆和渠虹来往的时间以及说的话,和潘原比,肯定多一些,相熟程度更甚。

但是,潘导给李昆出选择题的时候,并没有让渠虹在场啊。

所以,李昆不能不考虑周到一点。

剧组里,人和人的关系,可微妙了,一个不谨慎,潘导把选择题收回去,李昆立马没得做了,煮熟的鸭子扑棱飞走,那非得把李昆的肠子整根悔青。

“说吧,大昆,渠导不是外人,直接说你的决定便是。”潘导大手一划拉,呵呵笑着说。

李昆巴不得潘导让他有渠虹在场的时候说出来呢,他担心渠虹会认为他瞒着她或者说越过她,在跟大导演这里抱大腿吃私食。

“潘导,我选择去隆艺邦。”李昆跟潘导说完,眼珠子骨碌到渠虹这边,给渠虹一个眼神,意思是虹姐无论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回头我都是要说给你的,请信我。

“想好了?”嗞喽,喝了一大口茶水到嘴里,水打了个滚,潘导把水咕咚咽下去,边放下大号紫砂茶杯,边笑着问李昆。

“嗯,潘导,我想好了。”朝潘导点点头,李昆再次把眼珠子骨碌到渠虹这边。

渠虹笑吟吟地看着李昆,除了善意,没有任何额外的意思。

“那行,我现在就给关总打电话,大昆,坐下等一会儿。”潘导习惯性地压了压手,拿起了桌上的8848.

坐下后,李昆朝渠虹笑笑,渠虹以点头的方式回李昆,并顺手给李昆竖了竖大拇指,李昆笑着咬了一下嘴唇,用手抚摸了两下小心脏,渠虹笑得更加了。

一个四十冒头的女人,平时工作不轻松,压力也不小,还东跑西颠的,即使很注意保养,但是渠虹的脸还是有了痕迹,而恰是这丝痕迹,让她多了几分从容,也让和她来往了一小段时间的李昆,感受到了她母性的慈爱和包容。

潘导声音挺大,哈哈地跟老友关项仁说了半天家常,后来看了一眼坐在桌子对面沙发上的李昆,这才“哦”地一声,跟关项仁说起推荐李昆去隆艺邦的事儿。

答应了明天下班后和关项仁一起去做中医推拿,潘导撂下电话。

“大昆,跟关总说好了,后天上午,你去隆艺邦面试,如果面试通过,并且签了约,那你就算把自己卖给关总了,线儿我是给你牵好啦,以后怎么走全靠你自己和你的运气。”说着,潘导往前探着身子去摸桌子上的苏烟。

他还没把烟拿到手,李昆的烟已经递到他的手中。

中华。

吧嗒,给潘导点着,李昆站在潘导身边连声说着谢谢:“谢谢潘导给我帮了这么大的忙,我无功无德,潘导对我这么好,我真不知道怎么表达好了,太谢谢潘导啦。”说完这些,李昆转而冲旁边椅子上的渠虹欠了欠腰,“也非常谢谢渠导对我的关照,如果,我李昆将来做出一点成就,对潘导和渠导我的两位大恩人没齿不忘,到时候我一定要好好报答,现在我孑然一身,想报答也没有东西。”

“哈哈。”

潘导夹着烟,点了点李昆,冲渠虹说道:“瞧见没,这还没咋地呢,嘴上跟抹了蜂蜜似的。”

说完,又是两声哈哈。

渠虹趁机夸了李昆两句:“大昆脑子好使,今天在片场,要不是大昆给出的主意,那俩愣货还死缠烂打不撒手呢,在组里,大伙儿对大昆的评价,挺高的。”

“哦,原来是你小子出的馊主意啊,开始,我还以为是杨晓自己想的法子呢,当时,我还很纳闷,杨晓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急智了。哈哈哈。”往灰缸里弹了弹烟灰,潘原说说笑笑,好像剧组里发生的桃色事件没有让他多么闹心。可是,闹心有用吗?能解决问题吗?潘原经历过的比这严重的事情多了,因为一件事,动不动就闹心,那闹得过来嘛!

“潘导,渠导,那要是没有别的事儿,我就回去了。”李昆要告退。该说的事情已经说好了,别戳在这里耽误领导谈工作,领导很忙。

再者,大好事初步告成,他想回去点根烟压一压膨胀的小心脏。

他不想在潘导办公室抽烟,因为渠虹不喜欢烟味儿,人家潘原抽,咱管不着,没准渠虹和潘原长期合作,已经对潘原的烟免疫了呢,咱只管管好自己的嘴便是。

“好了,大昆你去吧,记着把这边跟组演得幺亦锋这个角色演好。”潘原说完,渠虹朝李昆点点头,也说了句:“去吧,大昆很棒。”

出了911,上楼来到1006,嘀开门锁进屋,没人。

那三位不知道去哪儿浪了。

没人好啊,李昆巴不得自己一人在屋呢。

中华烟是上次弟弟来的时候,为了冲大头蒜在名酒名烟商店买的,弟弟在跟前的时候,抽了几支,弟弟走了后,李昆又买了一条红塔山,带到了魔都,平时左口袋装红塔山,右口袋装中华,红塔山自己抽,中华给导演、剧务主任以及用得着的人。

现在烟盒里只剩下最后一根了,李昆摸出来点着,把空盒子攥了一把,精准地扔到桌子下的塑料垃圾桶里。

吞云。

咂摸,品味。

吐雾。

今天这烟跟以往的味道不一样啊。

香。

缭绕。

充满了无限可能。

而这一切美妙,要首先归功于它——对讲机。

李昆叼着烟,打开行李箱,从层层衣服的底下摸到了对讲机,拿出来掐在手里。这些天的那些梦戏在脑海里翩飞,所有的角色早已上身,让李昆对演技越加信心百倍。

有人不经意说的那些话,真有道理啊。

“无论你受了多少累,吃过多少苦,都不如遇到一个贵人,他能从根本上解决你的实际困难。”

“再努力,也抵不过运气。”

“命中有时终须有。”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就有了光。”

一根烟抽完,李昆刷了牙,去洗手间净了手,回到床上躺好盖好,再次拿起对讲机,因为弄得太有仪式感,逗得李昆居然谄媚地一笑,像个小傻逼。

嘎哒,凝神聚力地拧开了对讲机的开关。

滴滴,滴答滴,滴!

一阵乱响后……

两块铅坠在眼皮。一只无形手支配着李昆,李昆十分不情愿却乖乖地把对讲机垫在脑袋下。

然后,轰然入梦!

吃奶小羊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