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拿了若干影帝

我拿了若干影帝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8章

导演和导演不一样。

大多导演是在演员化妆好了之后,在拍摄现场,导演手把手给演员说戏,说完便打板开拍。

而潘原导演把人叫到现场挨个说戏,完后,再让他们去化妆室弄妆发。

他给的理由是,这样可以让演员心里形成一个场面印象,在他们化妆的时候,能再把戏在心里走一遍。

当然,不给理由,他想先干啥后干啥,别人也左右不了,在剧组,大导演说了算。

偶然有后台硬的当红明星耍大牌,导演受干气的情况,那是个例。

潘导说完一个,走一个。

个个奔指定的化妆室,去让剧组带的专业化妆师,按照剧情要求弄妆发。

轮到李昆,潘导亲切地拉起李昆手腕子:“来,大昆,外边来。”

这个非常幽默的动作,让副导演和其他的剧组人员笑了起来。

以前没谁听说过潘导演有李昆这门子亲戚,也没听说李昆是哪位牛人引荐过来的,除了渠虹和张抚与参与了李昆的面试,知道李昆的演技实力,其他人看到潘导对这个跟组演员如此亲切,只能归为李昆跟潘导演之间有眼缘。

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李昆到底演哪个角色,从中午在餐厅看到李昆跟潘导演貌似熟貌似不熟后,剧组人员各自回到自己房间后,一个屋的人确实讨论过李昆是谁,但,没人说得上来。

是呀,有谁能说的上李昆是谁呢?他们既没在帝影厂门口蹲活儿,也没有去过碾头营群演村。

被大导演零距离拉着手,李昆倒没有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而是笑呵呵地平静地瞅了瞅别人,便跨出宅院,被潘原拽到了外边。

“瞅见没?墙头上那株草。”

潘原举起手里的剧本夹子,指着青砖墙顶。

李昆点点头:“潘导,我看见了。”

“你要以这株草为准,站在这里。”来回动了动有点小啤酒肚的身子,瞅上瞅下,找了一个合适点,潘原导演用脚尖戳了戳地上。

李昆立刻从旁边合欢树坑下摸来一块小石头,在潘导用脚戳的地方花了一个小圈,做下标记,然后,把石子撇回到树坑,以免一会儿在正式拍摄时,摄像机拍到石子。

“到时候,里面会有人,对,这个人就是幺蓝,她会在墙那边轻轻咳嗽两声,你听到咳嗽,要做好接东西的准备。”潘导一手夹子,一手空着,比比划划地说道。

“明白,潘导。我看了您给我的剧本,扔出来的东西是一个包袱,里面用厚衣服裹了一个相机。”李昆使劲点点头,用雪亮的眼神给潘原传递着信心。

“勤奋使人进步。”潘原倒没有在一圈人跟前多么明显地夸赞李昆利用空隙时间琢磨剧本这件事做得多么好,但是,说李昆勤奋已经算是很大的褒扬,对于一个演员来说,勤奋是成功路上必须做的一件很基础的事情。但是,对于跟组演员来说,勤奋只能是让你少些享受生活的时间,对星途未必有用。演技和运气,似乎比勤奋更重要。可李昆偏偏优先选择勤奋,因为运气是上天给的,而演技,只有演了才知道好不好。

简单说了幺蓝从里面跳出来后,李昆如何做,潘原便给下一位演员说戏去了,李昆被场务人员指引到化妆室去化妆,因为化妆室离着不远,也好找,李昆没让场务跟着,自己去了。

化妆室在这处民.国宅院后面,李昆绕着院墙,大步奔化妆室去,在墙角处刚一拐弯儿,一人撞进李昆怀里。

怕把人家撞倒摔到,李昆赶紧抱住对方,俩人踉跄了几步,站稳后,猛一瞧,吓,是个女的,吓得李昆立马松手,连着说:“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我走路太慌张了。”

董文婧低头左看右看,李昆这才看出对方在找帽子,等李昆看到帽子,伸手去捡时,恰好董文婧也猫下腰。

嘭。

俩脑袋撞在一起。

“哎哟。”

“咝。”

捂着脑袋,龇牙咧嘴地抬头看对方时,李昆这才认出化过妆的董文婧,再次弯腰说了“对不起”,伸手捡了帽子,吹了吹帽子上沾的土,递给董文婧,心里也在埋怨自己,剧组给的时间足够,干嘛如此匆忙。

撞了女士,不应该,碰了女士脑袋,更不应该,但是,咋也不能因为心中有疚,伸手帮着女士揉脑袋吧,李昆能做的,也就是说对不起和捡东西还给人家。

董文婧已经穿了一身国泯.党军服,要不是接下来的董文婧对李昆阴阳怪气,李昆真是很欣赏这身笔挺戎装非常配董文婧的好身材呢,还有那种狐媚子脸演女特务,简直本色啊。

当董文婧抬头看到李昆的大个和那张忽然就平静下来的脸时,想起李昆就是中午在酒店餐厅就餐时跟导演要剧本看的那个“大昆”时,她没有接李昆递来的船形军帽,而是抱起双臂,仰着尖下巴,把狐媚子脸甩给李昆:“哟,原来是你。”

这让李昆没法往下接。

可是他偏偏接了:“啊,对,是我。”

“你认为这么重要的剧,拿一个沾了土的军帽戴在头上,站在摄像机前,有人会答应吗?”董文婧鼻子眼儿里蹦出来一声大小姐的娇“哼”。

“哦。”赶紧把毛呢料的船形帽,用手掌很认真地拍打了拍打。

普通布料沾了土,还不好打呢。

别说呢子了。

李昆要是不用手打,用半干毛巾把浮土擦拭一下还好,这用力一打,嘿,破坏了帽型。

就在这时,跑来两个女子,一个老的,是董文婧的经纪人,明明已经中年妇女,非要烫个枣红头发,把脸显得更黑更老,她叫黄珊,另一个比较年轻,是董文婧的助理周沫。

助理没敢随便说话,经纪人翻着眼珠子看了李昆看李昆手里的帽子,问董文婧:“靖儿,怎么回事儿?”

“珊姨,没事儿。那不,帽子被撞掉了。”董文婧还是抱着肩,做出一副不用经纪人出手,自己就能解决好这件事情的姿态。

甩了一下红头发,黄珊侧过脑袋,尽量把话音避开李昆,问董文婧:“这谁呀?怎么没见过呀?是一个剧组的吗?”

作为一个经纪人,当然知道那些当红明星的脸长得啥样子了,李昆这张脸,成名了,就是一张有棱有角的明星脸,如果一直当群演,永远就是一张路人脸。

“咱们剧组的一个跟组。”董文婧显然已经跟别人打听过李昆的来头,典型心机女的表现。

等董文婧一说完,黄珊上前就把帽子从李昆手里夺了出去,连酝酿都不带的,开始拿帽子说事儿:“瞧瞧把这帽子给弄得,让我家小婧还怎么登场,你这么大人怎么走路呢。”

“大姐,我真不是故意的,现在我也要着急化妆上场,文婧小姐的戏份也快到了,您看这样好不好,先去服装师那里换顶帽子,回头我再赔不是,换帽子由我来跑腿。”当时,在酒店餐厅,李昆只听潘原介绍身边吃饭的董文婧叫文婧,所以,李昆只能说文婧小姐,要知道姓董,那一定会带上姓的。

董文婧跟李昆是一个年龄段,董文婧叫黄珊姨,李昆称呼她为姐,这个小细节居然让黄珊的表情缓和了一下,李昆说话的语气确实也很真诚。

不真诚又能怎样,跟这两个女人置气吗?

再说,自己第一次有这么重要的戏要拍,别被她们给纠缠住耽误了正事,得不偿失。

要是跟几个女的闹粗鲁的,传出去,好说不好听。

一旦坏了名声,也就毁了这个跟组的机会,更坏了刚刚看到微微亮光的前途。

“婧姐,这事也怪我,非在这个节骨眼上去洗手间,让你一人去片场,我插一句嘴,看能不能换一顶帽子,就让这件事过去吧。”助理周沫做事谨慎胆小,尽量压事不挑事儿,因为一个无意的身体碰撞,若刻意把事情搞大,让她这个助理会特别为难。

“行,给你个面子,回头看你的不是陪得是否到位,咱们再说这事了不了。”董文婧终于把抱着的双臂放下来,对李昆说完,扭着身子往化妆室方向走了。

“一定到位,文婧小姐放心好了。”

吃奶小羊羔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