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魂仙影

第129章 你要的交代,我给

噗!

剑光所至,无数元力幻化的恶兽嘴巴,碎为雾气,黝黑色的剑气没有丝毫停留,从男子惊骇的双目中间劈下,肉体碎裂,血雨飘飞。

两片身子破窗而出。

黑纱少年手持长剑,自血雨中穿过,剑刃稳稳的搭在枯瘦炼药师的脖子上。

唰啦啦!

身后,肉末碎屑落地,如同一场短暂的雨。

诗音没来及闭眼,惊骇的看着这一切。

“阁下怎么称呼?”其中一个侍卫颤声问道。

谬生邪魅一笑,道:“怎么,怕没法向域主交代。”

侍卫道:“是,所以请阁下,高抬归手,放他一马,也给我们一条生路。”

“对,对,我是炼药师,是域主专用的,你不能杀我,不能……咕咕”

手腕轻转,墨玉仙剑无声划过。

看了一眼干干净净的剑刃,说了句‘果然好剑,滴血不沾’,呛啷一声,仙剑入鞘。

“多谢高抬……”

侍卫话还没说完,忽然看到炼药师脖子上,逐渐放大的血线,他难以置信的用手碰碰炼药师的脑袋,脑袋落地,一股滚烫的鲜血从脖子冒出,冲上房梁。

周围一干女子早就被惊傻,半声惊呼都发不出来。

呛,呛,呛,呛!

四个侍卫拔出长刀,职责所在,准备一拼。

“放心,带我去,你们想要的交代,我给。”

谬生脸上毫无战意,找了一条布带,将仙剑重新缠好,抗在肩上,向前走去,路过诗音的时候,谬生一停,道:“不用担心,好好睡一觉。”

域主府,在几个月前来过的那个院子,谬生见到了域主。

他站在屋檐下,面目绷的很紧,威严十足,在他身后房门紧闭的屋子当中,躺着的正是他那个被妖气缠身的儿子;身上的长袍还是宴席上穿的那一套,酒气未干,很容易让谬生想到,这个既是域主又是父亲的男人,如何一脸笑意陪着众人饮酒看舞,之后又如何心思沉沉的来到这间屋子,看望儿子。

不错,那个炼药师对域主的意义,很重。

看着一步步走来的谬生,这个前一刻还是自己心中最为惊艳的仙门少年,尚域最为年轻的神金得主,此刻却恨不得一掌拍死他,域主背在身后的双手握了握,一呼一吸之间,流露出淡淡的杀气。

“谬生拜见域主!”谬生停步行礼。

四个侍卫面色一变,原来是他,神金得主。

域主道:“听属下说,你要给我交代,怎么给,是拿你现在的那点荣誉么?”

谬生道:“当然不,能否跟域主单独谈谈?”

域主一个眼神,院子中所有侍卫躬身退出。

“那个炼药师对域主很重要,无非是他会炼药,其实,谬生的炼药术也很不错,只是未曾在人前显露过,谬生自信那个炼药师能炼制的药液,我也可以;域主不请各派长老级的炼药师过来,一定有自己的顾虑,谬生可以保证,守口如瓶!”

谬生缓缓而谈,域主微微动容,面目还绷的很沉重,身上的杀气却淡到可以忽略,这个艳惊尚域的少年,自己真不忍心杀,也不能杀,如果他说的是真的,这无疑是最好的结局;眼前少年,不是一个说谎的人,这种情况也不容许他说谎。

“好,你跟我来!”

域主转身推门入内,谬生随之。

屋子当中还有残存妖气,但比几个月前淡了很多,床榻被厚帘遮住,里面传来重重的呼吸声,病秧子少域主在沉睡,域主挥手打开墙面禁制,两人入,宽敞的药房,精致的药鼎,跟几个月前没什么变化,不过药架上的草药被翻的乱糟糟的,显然那个炼药师的做事习惯有点差。

“这是一张药方,所需药物这里都有,明早我来取药。”

域主两指夹着药方,递给谬生。

瞥了一眼,谬生道:“不用那么晚,一个时辰即可。”

“好!”

域主面色复杂,转身出去,他不太相信谬生能一个时辰炼好药液,但也不相信谬生狂妄到信口胡说的地步,带着一种怀疑和期待交错的忐忑,他离开药房后哪里都没去,就在自己儿子的床榻前站了一个时辰多一点,破禁制而入。

“域主,你迟到了!”

迎接他的是这么一句,看着面带轻松笑意的少年,以及少年托在掌心缓缓递过来的白色瓷瓶,域主难以置信的伸手,拿过瓷瓶,拔开瓶塞问了一下,神韵流转,地阶中品!

“这真是你炼出的药液,不是别人?”

域主抬起眸子,很是震惊。

谬生笑道:“这是域主的地盘,有没有别人,域主还不清楚么?”

“不错,不错,是本主糊涂了,哈哈哈!”

域主开怀大笑。

谬生又道:“谬生想多说两句,可否?”

域主道:“当然,请讲。”

谬生道:“镇妖散,一般用于被妖气浸体的人,而且重在稳住妖气,并不能在短时间内驱除,尤其对那些妖气已经浸体多年,或妖气溶于经脉血液的病人,镇妖散等同于画饼充饥;如果域主府上有这样的病人,我可以帮域主炼制另外一种药液,轻者一月,重者三月,妖气除尽。”

“此言当真?”

域主追问,近乎失态。

谬生道:“当然。”

域主道:“如果少峰主真能做到让……让我府上病人痊愈,你就是本主的贵人,本主一定会好好感谢你。”

谬生道:“域主言重了,身为尚域子弟,为域主做点事情,是分内之事。如果域主觉得没问题,就差人送个帖子去青霞山落霞峰,说我于府上做客一月。”

“好。”

域主立刻答应。

……

离开域主府,返回回燕楼时,已经是后半夜,韦家少爷的躯体早被请走,回廊血迹基本清除干净,不过谬生敏锐的灵觉,依然扑捉到浓烈的血腥味,被剑气穿透的屋顶和地板,简易的定了几块木板遮挡。

另外一个雅间中,谬生见到了诗音,花姐,还有几个其他蜷缩的女人。

“你……没事了?”诗音问道。

谬生摇摇头,对花姐道:“花姐,招呼大家去睡吧,域主那边我已经说好,这事不会跟回燕楼有什么瓜葛,韦家少爷的事情,回头我会自己处理,你们也用不着担心。”

花姐连声道谢,几个女人鱼贯离开。

“今晚,谢谢你。”诗音道谢。

“我们是朋友,用不着客气。”

谬生轻轻一笑,布条包裹的墨玉仙剑,平方在桌子上,坐下喝了一杯酒:“诗音姑娘,你也早点休息吧。”

诗音微微颔首,过去平躺于床上,双眼一闭,过了许久才听到悠长的呼吸声,不过很快她又被噩梦惊醒,身上衣物尽湿,谬生过去轻声安抚几句,至天明,如此往复三四次。

“诗音姑娘,平时睡觉也常常会被噩梦惊醒么?”

准备离开的时候,谬生问道。

诗音没有起床,平躺在床板,道:“可能是这几天,看了些血腥场面,才睡不踏实,诗音很久没有做过噩梦了。”

“这么说,很久以前经常有这样的噩梦?”

谬生紧了一下包裹墨玉仙剑的布条,看似漫不经心。

“是,很小的时候,见过一些杀伐场面,记忆很深刻,做过一段时间的噩梦,现在好多了,”谬生还欲询问,诗音接着道,“死的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只是恰好看到那一幕,年岁太小吓坏了,才成了挥之不去的噩梦,那些杀伐跟诗音自己没多大关系,诗音也没什么仇家,公子不用担心。”

“好!”

谬生起身,扛起墨玉。

“今晚是诗音的生日,诗音不接待客人,公子能过来陪陪我么?”诗音冲着谬生背影,轻声问道。

“当然。”

谬生离开。

诗音这才从床上坐起,走到一处摆放着文房四宝的桌前,提笔速写,一曲琴谱跃然纸上,正是那夜她替谬生弹奏的鬼门奔雷决,写好,搁笔,提纸,吹干,双目紧锁琴谱,音符熟烂于心,又撕成碎片,丢进边上的纸篓,环顾一圈装扮精致、又略显空荡的房间,自言道:做一个修士,其实没什么不好,可以杀想杀的人……

长裙自肩部滑落,自顾扫一眼完美的躯体,踏入隔间浴缸。

域主府,药房。

有鬼诛的指点,谬生用了两个时辰不到,就炼好了一瓶驱魔散,这是专门针对病秧子少域主的灵液;接着就地取材,炼了一些用于给艳姬还账的灵药,傍晚前离开域主府。

先去千草堂,后上回燕楼。

某处雅间,谬生敲门而入。

诗音身上裹着一件宽松的丝质睡袍,领口开的很低,冰肌玉颈散发着点点光泽,腰间系着一根带子,使得宽松的丝质睡袍勾勒出一道迷人的曲线。

她全身上下,只有这一件睡袍!

长发及腰,被简单的束起,露出修长诱人的脖颈,脸上没有半点容装,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好看,身上带着淡淡的体香,一切都是清新自然的展露、最本质、毫无保留的美好……谬生为之呆住。

谬生抬眼,目光艰难的从诗音身上挪开,房间装束与平时不同,烛光很亮,透着温馨,原本屋子中间的圆珠不知道扔去哪儿了,地板上铺着厚实柔软的毯子,诗音光脚踩在上面,就像踩在一张宽大结识的床上,毯子中央摆着一个一尺多高的案几,上面放着酒壶和一些美食水果,食物简单精致。

身着宽松睡袍的诗音,两腿斜放,坐在案几旁边的毯子上,睡袍交叉错开的地方,是白皙的大腿,和一切其他的若隐若现,瞬间搅起十六岁少年心底的那股烈火。

诗音一边摆弄着酒杯,一边道:“小公子,过来坐。”

佛子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