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魂仙影

第101章 顽石发狠

嗖!

谬生不再迟疑,双手握紧长刀飞身至半空,唰唰几刀劈向垂下的枝条,困住刘艳的树枝被切断,刘艳的身子嘭的一声掉在地上,地上落叶较厚,虽然摔了一下却没有多疼,残留在身上的枝条自从被切断,就瞬间失去活力,变成一节节干枯的树枝散落在地。

刘艳这才重重的吸了一口气,心里升起一股重生的惊喜。

又是嘭嘭两声,两个同门得到谬生解救,摔在刘艳的边上,身上的树枝干裂断开,两人坐起大口呼吸。

铮!

谬生手里的长刀忽然自半空落下,倒插在三人身边,三人立刻抬头,这才发现解救了自己的谬生手脚被枝条缠住动弹不得,而且缠住谬生的枝条数量还在增加,后面的不用细想,刚才被挤压成***的同门就是谬生的下场。

刘艳站起拿出自己的鞭子,却被边上的同门师兄起身抓住手臂,道:“师妹,我们快走。”

刘艳几乎是吼叫:“是他救了我们。”

另外一名师兄也起身劝说,道:“师妹,此刻不是报恩的时候,我们跟他并非同门,这棵树太过妖异,赶紧离开吧!”

“滚!”

刘艳大声喝斥了一句,甩开抓住自己的手,身子高高跃起,挥动鞭子抽向困住谬生的枝条,可这些枝条比她的鞭子还要柔软,长鞭对它们的威胁很有限,落地后看到地上倒插的长刀,刘艳扔下鞭子双手握住长刀,再一次身形跃起挥刀劈出。

铮铮!

几刀过后,困住谬生的枝条被砍断了不少,只不过刘艳的修为远低于谬生,同样一把长刀在她手中的威力大不如前,就在她又挥出一刀之时,身后十几根树枝悄无声息的伸了过来,缠住她的腰部跟手臂,将她悬于半空。

铮!

长刀落下,两个乾奏门弟子被吓的一跳,互望一眼后转身快速逃离,可没等他们跑开几步,几十根树枝就像一条条可无线延伸的毒蛇,逮住他们的身子跟四肢,两人发出半声啊的尖叫,身子就被缓缓吊起……

半空中,谬生憋着一股气息,不知什么原因,被树枝缠住后就像有一只无形的手按住了自己的嘴巴不能呼吸,怪不得先前那个乾奏门弟子被缠死也没有发出半声吼叫,那种感觉想想就痛苦,好在他有紫色玉佩,可以快速进出,倒不至于感到气闷,但周身逐渐收缩的枝条让他身子酸痛。

刚才,刘艳几刀砍断了一些枝条,不能完全解救自己,但至少腾出了一条臂膀,想到数日前跟那个杀手的斗法时紫色玉佩的锋利,他握住紫色玉佩戳向树枝。

确实,玉佩如刀,树枝被划断了不少。

但叠加在他身上的树枝比他划断的速度要快,用玉佩攻击树枝,只不过是让自己死的慢一点而已,谬生真慌了,要是自己这么死了,那还真是挺遗憾的。

黑色顽石!

谬生忽然想到了此物,既然紫色玉佩有那么多妙用,被白衣老者视为仙石的黑色顽石,难保不能救自己一命!

呼!

谬生以掌心托着黑色顽石,猛的拍向树枝。

噗哧一声轻响,黑色顽石陷入了其中一条树枝,几乎没觉到什么阻力,就在这时,谬生似乎听到一声来自于树枝的痛吟,声音轻微的如同某种错觉。

同时,身上树枝以黑色顽石击伤的地方为起点,迅速的干瘪下去,就像是树枝上的某种精气,被黑色顽石瞬间吸收干净,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巨树上垂下的数百条树枝,全部瘫软下去,觉得周身一松,谬生从树枝中滑落。

惊喜、意外、还有点后怕!

谬生看了看悬在半空的几人,发现他们三人早晕了过去,死鱼般被挂在半空,不过此时绑住他们的树枝已经没有了活力,谬生倒不担心什么。

“用它攻击树干!”意念中,鬼诛喝道。

“正有此意!”

谬生掌心托着黑色顽石,腾起身子一掌拍向树干。

噗哧,呃……

这次谬生没有听错,整颗巨树真的有痛叫声发出,带着一种报复的快感,谬生嘿嘿一笑,尝试着往黑色顽石上注入元力加以催动,让他更为惊喜的事情出现了,黑色顽石居然发出隐隐的黑色光芒,以近乎狂暴的速度在抽取巨树上面的精气。

哗啦啦,哗啦啦!

巨树除了主体,其他部分或者干枯,或者瘫软,树叶纷纷落下,就像下雪一样,半个时辰后,感觉树干上的精气被吸干,谬生才将黑色顽石拿下,放到眼前仔细的打量起来,此刻面对黑色顽石,他更多的是害怕:这究竟什么东西,如此邪恶!

意念中,鬼诛问道:“小子,你他娘这什么玩意?”

谬生道:“鬼哥,我他娘是真想知道啊。”

“呃……”

半空中,有人发出声音,谬生连忙收起黑色顽石,顺手将三颗熟透的休元果采入储物袋,这才挥动长刀砍断些失去活力的树枝,刘艳的身子掉下时他伸手接住,至于两个男弟子,谬生任其跌在地上。

刚才自己被困住之时,两人的行径实在让人不耻。

将刘艳身子放好,并拿掉她身上的干枯树枝,看着对方漂亮的脸蛋和身材,想到先前对方挥刀救自己的模样,自言自语道,这女人平时讨厌了些,不过安静的时候还蛮好看的么,还讲义气,值得一交。

两个男弟子摔了一下,反而比刘艳先醒来,起身后看看四周,再仰头看看顶部,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很确定自己得救了,试着活动了一下,发现身子除了有些酸痛,并没有其他不适。

看到谬生在自家师妹边上,一人喝到:“小子,你在做什么?”

“救人啊,眼瞎是不是?”

谬生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伸手过去,准备按一下刘艳的人中,让她早点醒来,可就在这时,刘艳眼睛忽然睁开,她似乎被眼皮上方的手吓了一跳,手撑地面连忙向后挪开一尺,坐起后双手捂住领口,道:“小混蛋你干嘛?”

还真是秉性难易啊!

谬生双手一摊,跟刘艳之间好不容易因为相救建立起来的好感,也瞬间瓦解,站起身子懒洋洋的道:“算了,本想感谢你救命之恩的,捂的那么紧,小爷要是想弄你,还用的着等到现在!”

刘艳知道自己误解了谬生,可她没有道歉的习惯,尤其是对这个说不清喜欢还是讨厌的男孩,她更不可能道歉,目光挪开看向四周,越看越是心惊,最后眼神落在两位同门师兄身上,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两人摇摇头,其中一人道:“他是最先醒来的,问他。”

看到谬生没有主动要说的意思,刘艳也不准备拉下脸询问,不过当她发现三颗休元果消失后,立刻站起身子跑过去,两个同门也也跟过去,三人看着光秃秃的灵草顶部,摸了一下色泽逐渐消失的叶子,同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谬生,其中模样较为老成的一人发问:“你是最先醒来的,是不是被你拿走了?”

佛子剑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叮~你有一张卡牌待签收>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