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影刀王

流影刀王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8章 老杜的刀削面

鬼王站在凤府门楼前,他看见金色的大门打开,凤笑天大

步走过来,心里不禁有少许的紧张,那是凤笑天散发出的强大

气场所致。

凤笑天站在鬼王面前,他看见凤雅和小西没有损伤。

鬼王只想快点取到“春回大地”内功心法,他说:“龙

王,我们可以交换了吗?”

凤笑天点头,从怀里取出一本手抄卷,递出鬼王。

鬼王接过,他翻开一看,连双手也不禁微微颤抖。翻开

“春回大地”内功心法,上面写的是娟秀的字迹,他鼻子闻到

一股墨香,他脸色一沉,皱眉说:“这不是‘春回大地’内功

心法,这字是刚写上去的。”

凤笑天冷哼一声,说:“‘春回大地’内功心法原本能给

你吗?这手抄本是我内人刚抄录的副本。”

鬼王读着手抄本的心经,终于点头,说:“好,成交。”

小西气血上涌,既然“春回大地”内功心法是真的,凤笑天就是让方家灭门的凶手!他双眼瞪着凤笑天,怒道:“凤笑

天,这‘春回大地’内功心法,你是如何得来的?”

凤笑天看着一脸怒容的小西,心里自然明白这是怎么一

回事。他说:“小西,你姑姑也是方家的子女,拥有‘春回大

地’内功心法也是自然不过的事。好了,你先和凤雅回家,

有什么事稍后再说。”

小西哪会相信凤笑天的话?他可不是凭对方三言两语就

能打发的傻瓜。

方茹和凤初走上前,把小西和凤雅领进凤府。

鬼王确认得到“春回大地”内功心法,他掉头就走,只想

快点离去。他的身法很快,如一只夜鸟穿过夜空,但他身法突

然一滞,停了下来,回头说:“龙王,我们交易已经完成,你

追踪我,这是何意?”

凤笑天虽然身子肥胖,但轻功却比鬼王还要高,他追上了

鬼王。

鬼王所走的路并不是与鬼妃会合,因为他知道凤笑天的

可怕,他怕祸及妻子。

凤笑天冷冷地说:“鬼王,若你以礼相求,我也许会给你

‘春回大地’内功心法;但你却劫持我女儿外甥,如果我凤某

让你得尝所愿,这让我凤某如何在江湖立足?”

鬼王也知道凤笑天不会这样轻易给他“春回大地”内功

心法,他也是江湖上顶尖的人物,他傲然说:“龙王,你要怎

样?”

凤笑天冷笑,说:“我早就与你说过,我们对决一场,只

要你能胜我一招半式,这‘春回大地’内功心法我双手奉

上。”鬼王虽知凤笑天修成了“春回大地”刀法,武功已超

他,但他明白如果不战一场,绝对取不走“春回大地”内功心

法,这一战绝对不可避免。

…………

小西已知道凤笑天与他方家的灭门有关,那么姑姑也应

该站在凤笑天这边,面对姑姑关爱的目光,现在他只觉飕飕生

凉。小西越想越怕,趁没人注意,他偷偷溜出了凤府。

月色明亮,小西在月下狂奔,一直跑到荒野,他终于走不

动了,躺倒在地上喘气。

真相太可怕太残酷了。

小西知道,一旦凤笑天解决鬼王回来,一定会杀了他斩草

除根,以绝后患的。所以小西休息一会,又开始狂奔逃命。

天下之大,小西不知道何去何纵,青山派虽然是他师门,

但他也不敢回去,因为师父叶先开与凤笑天夫妇交情非浅。

小西本来想去找独臂刀王蒋经,但又不敢呆在梅沙镇,

梅沙镇是凤笑天的势力范围。

思来想去,小西唯有远走他乡,只待日后刀法有成,再图

报仇雪恨。

一个如丧家之犬的逃亡少年,天地之大,却不知何去何

从。

这一天,小西到了一个叫凤凰镇的地方,他身上的钱已经

用完了,而且他也已经饿了一天了。钱虽然没有了,但饭却不

能不吃,所以小西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一间名叫“老杜面馆”

的小食店里,要了一碗清汤面。

小食店的老板叫老杜,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汉,他的孙女杜青花在小食店打下手。杜青花今年十七岁,肤白大眼,长得

很水灵,虽然身穿青色粗布衣,但也掩饰不住她美妙的身材。

老杜整天待在厨房里,极小露面,虽然他其貌不扬,但做

出的面却非常美味,特别是他做的刀削面,面条十分弹牙。

小西就是吃了一碗刀削面,他吃着吃着就变了脸色,因为

他发现,他吃的这碗刀削面,每一根面条的大小长短都是一样

的。老杜削这碗面时,若果没有深厚的刀功,根本做不到。只

因小西的刀法有一定的造诣,才偶然间发现了这个秘密。

杜青花看着饿鬼投胎般的小西,像风卷残云般把一大碗

面吃完,还意犹未尽地喝光了面汤。她看着小西,那个面目清

秀的少年,身上风尘仆仆,但背上却挂着一柄刀。杜青花转身

走进厨房,端了一碗面出来,放在小西面前的桌上。

小西有点惊诧,说:“我没有要两碗面。”

杜青花一笑,说:“买一送一。”

小西还没有饱,他二话不说,埋头吃了起来。他又把一碗

面吃完,抬头看了一眼杜青花,脸上有些发红地说:“姑娘,

我……我没有钱结账。”

杜青花一愣,随即笑了笑,正要说话,忽然厨房传出老杜

一声咳嗽。杜青花对小西说:“你稍等。”说完她快步走进了厨

房。

小西坐立不安,一碗面钱虽然算不了什么,但他从没有试

过欠账。

过了一会,杜青花走了出来,她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宽容,

她冷冷地对小西说:“你既然没有钱结账,那么就到厨房洗

碗。”

小西身为武林世家的子弟,虽然家门被灭,但他在青山派深得师父宠爱,根本没有做过洗碗这类活;让他在这小面馆洗

碗,这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但小西想了想,竟然点头同意

了;马死落地行,他现在最需要有个落脚点,暗中炼成刀法。

走进昏暗脏乱的厨房,小西有种想吐的感觉。

老杜板着一张老脸,好像谁都欠了他的钱不还般,他看了

小西一眼,用手一指脏水横流的地上,说:“快把这盆碗洗干

净。”

小西呆住了,这一大盆脏水泡着的碗,上面还浮着菜屑、

蟑螂等脏东西。欠债还钱,小西欠了一碗面钱,只能帮人洗碗

了。他蹲下身子,闭住呼吸,把双手伸向盆子里。

结果,从来没有干过这种活的小西,竟然打破了五只大

碗。

结果,从来没有被斥喝的骄傲的小西,竟然被老杜破口大

骂“废物”。

小西天资过人,自少便被认定为天才,今天居然被一个做

面条的老头骂作“废物”?他气得把碗往盆里一放,准备转身

逃离这旧地方。但他转身看了老杜一眼时,立即目瞪口呆

了。

老杜正在做刀削面,他右手握住一把菜刀,伸刀在一块面

团上一挑,一块小面团应刀飞起,老杜手中的菜刀震动,只见

那块小面团突然炸开,化成了一条条飘舞,像有了生命般,

落入那烧开的汤水里。

小西神驰目眩,这是什么刀法?他想起自己吃的那碗刀

削面,所有的面条都是大小长短一致。“这老头绝对是刀法高

手。”小西心想。

老杜瞪了小西一眼,没好声气地说:“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这碗面给顾客端出去。”

小西回过神来,他很顺从地把那碗面端了出去,因为他决

定留下来,留在这个脏厨房里偷师。小西当然不是偷学刀削

面的做法,他是偷学老杜刀削面时的刀法。

杜青花看见小西端着一碗面出来,眼睛一闪,脸上露出一

丝笑容。

小西把碗面端出店面,立即回到厨房,现在他真的不想离

开厨房,生怕错过偷学老杜刀削面时的手法。

老杜又在做刀削面,只见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

成,一小团面在他的刀下炸开,化作千丝万缕。

小西在观看了两天,觉得可以领悟老杜刀削面的刀法

了。他趁老杜出去方便时,偷偷学做老杜的刀削面。小西握住

菜刀,一刀划向案板上的面团,一小块面团应刀而起,小西一

刀砍出,但小面团没有炸开,只是被小西的刀砍成百十条,

形状不一、参差不齐地落进锅里。

杜青花在外催促,小西硬着头皮把他做的这碗刀削面送

了出去。

结果那顾客才吃了半口,就把面吐在地上,破口大骂:

“这是什么东西?我要的是刀削面,不是猪粮。”

杜青花瞪了小西一眼,赶紧陪着笑脸,给顾客换一碗。

老杜回来了,他看了一眼垂头丧气的小西,忍不住笑了,

说:“小西,你如果想学做刀削面,我可以教你。”

小西喜出望外,但他心里也有少许的不解:为什么老杜会

无缘无故地教他刀法?为什么独臂刀王蒋经无缘无故传他残

刀诀?为什么鬼王夫妇明明与凤笑天为敌,还各传他一招刀法?这些念头一闪而过,对小西而言,没有什么比学顶尖刀法

更有吸引力。

老杜边做边教,做出一碗刀削面后,说:“小西,你的刀

还不够快,也不够劲力,只有砍数十刀的时间像砍出一刀的时

间差不多,才可以产生炸开的效果。”

小西在面馆半年,才学会了老杜这招刀削面刀法。

尊燚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