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许你一见倾心

时光许你一见倾心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20章 墨厉延的电话

阮小鸢盯着手机,滑了一遍又一遍。

墨厉延到底干什么去了,这都快二十天了,除了那条开机收到的短信,其它一点信息都没有。

阮小鸢在书上画两笔滑一次手机,画两笔,滑一次手机……

“小鸢~”

“小鸢!”

舍友的叫唤让阮小鸢一惊,回过神来。

“怎么了?”阮小鸢看着舍友。

“看什么呢,这么入迷,我说借你的洗衣液给我用下,我的用完了忘记买了。”舍友举着她的洗衣液问。

“哦,好,用吧。”阮小鸢又转头回去看书。

叮咚……

微信来消息了。

阮小鸢心中一紧,慌忙打开。是林洛的语音,提起的心又落下。

“阮小鸢,吃饭没有,过来我这里,打火锅。”

“才四点,打什么火锅。”阮小鸢看了一下时间。

“不要买东西啊!快来。今晚跟你嗨通宵,带好换洗衣服什么的,反正明天没课,快点啊,我现在走过去市场,沃尔玛旁边那个,你收拾好了到那里找我。”林洛在那边窸窸窣窣的收拾东西,然后传来一身关门的声音。

阮小鸢听完语音,然后收拾了一下东西,把手提电脑和充电器和一身换洗衣服塞进背包。

“若雅,我去林洛那边,晚上不回来,不用给我留门了。”阮小鸢一边一开门一边转头对舍友说。

“好。”舍友应了一声。

两个小时后,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回到林洛的房子。

吃上火锅的时候,已经是七点了,林洛不知道今天发什么疯,买了一打啤酒,说是要喝个痛快。一顿火锅下来,林洛已经醉的差不多了,那一打基本是她一个人喝光了,阮小鸢只拿了一个一次性的杯子倒了一杯,现在还有半杯在,她们这种人,不会在外面喝醉。

“小鸢,我爸要给我找后妈了,他说那女人怀孕了,六个月了。他们准备登机,结婚,今天告诉我下个月回去参加他们婚礼。”林洛在喝下最后一瓶啤酒摇摇欲坠的时候,跟阮小鸢说了今天买酒的缘由。

阮小鸢轻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林洛趴在桌上,眼睛里还留了几滴眼泪,无声,却不代表不难过。阮小鸢起身将她拖回房间,然后出来收拾残局,收拾好阮小鸢又去洗了个澡出来,看了一下林洛,幸好她酒品还不错,醉了只会呼呼大睡,不然可有得折腾了。

阮小鸢从冰箱里拿了一瓶水,拎起自己的包进了客房。

她打开电脑,随意点了一部剧开着。

“我找不到~我到不了~”阮小鸢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隐藏号码。

接听。

“………………”那边没有说话,阮小鸢只听得到他的呼吸声,很轻很细。他似乎没有说话的打算,阮小鸢心中一沉,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不敢冒然出声。

两个人大概这样持续了近三分钟,墨厉延低沉的声音响起了,“最近还好吗?”

阮小鸢不知怎么的,听到墨厉延的声音,眼眶一热,一滴眼泪无声的滴下来。不得不承认,她这些日子好担心墨厉延,方才沉默的时候,她就想,他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或者是在做什么事,又或者是他落到别人手中了,千万种可能,在她脑海闪过。

“我……很好,你呢?”因为在忍着哭,喉咙哽咽,阮小鸢的声音有些沙哑。

墨厉延又沉默了一下,因为他听出来了,阮小鸢在哽咽。她……怎么了?

“你又在哭吗?”墨厉延没有当做不知道。他有时候就怀疑,这个小哭包到底为什么会被零组织选上当杀手,她都哭了好几次了,眼泪像是海水一样多得流不完。

“没有,感冒了。”阮小鸢抬手抹了抹眼泪没有承认。

“你在哪里,这个点你那边怎么一点声都没有。”照理说,才九点多,阮小鸢要么在要么在宿舍或者在外面,但是这个点周围都不应该一点声音都没有。

“在林洛这,刚吃完火锅,她喝醉睡下了。”阮小鸢解释。

“就之前跟你说跟我吃饭的那个同学。”阮小鸢想了一下,不知道墨厉延认不认识林洛,因为她不知道安排在她身边的人有没有跟他说这些。

“嗯。这段时间有没有想我。”墨厉延应了一声。

莫诩敲了敲门,进来,发现墨厉延在讲电话,神情眼色都温柔的能掐出水来,我的天,要不是亲眼所见,他还真不相信墨厉延能温柔到这个程度。莫诩打了个手势,意思是:准备出发。墨厉延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阮小鸢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问他:“你什么时候回来?”

墨厉延嘴角扬了一下,那就是想他了。

“还不知道,顺利的话一个礼拜左右。”墨厉延开了免提,起身在镜子前收拾一下自己,拿起领带系上,拾起桌上的手表戴上。房间没有其他人,很安静,阮小鸢将他的动作听得很清楚,他要准备出去了。领带,手表,应该是谈正事,应该不会有危险。不知道为什么,她微微松了一口气。

“阮小鸢。”墨厉延做好这些,又拿起手机关掉免提。

“嗯?”

“如果我这次平安无事回去,我们结婚吧。”墨厉延低沉的嗓音,没有一丝玩笑。阮小鸢才18岁,还不到法定年龄,但是没关系,他去就可以。

阮小鸢心中一沉,如果平安无事?

“可是我还没到法定年龄呢……”阮小鸢的声音还是软糯糯的。

“你成年了就行。”墨厉延低笑。

“这是不合法的。”阮小鸢继续说。

阮小鸢想到他说的如果平安无事,她的手指在电脑上快速的移动。

墨厉延听到阮小鸢那头敲键盘的声音,眸色一沉,阮小鸢,你是在追踪我的信号吗?他没有挂断,“你在打字?”

“嗯,写作业汇报,你还没说呢,没到法定年龄怎么结婚。”阮小鸢又回到那个话题,虽然在跟他说这话,但是手下的动作没有停,破解他的手机查询位置太麻烦了,她必须争取多一点时间。

“只要我想,没有不行的。”墨厉延的回话一如他的形象,霸道。

“墨厉延,最近有两个男同学在追我。”阮小鸢说得很平静,但她知道,墨厉延那么小气,铁定会追问的。还差几分钟,她就能查到了。

“嗯?阮小鸢,你没说你有男朋友吗?”墨厉延眼睛微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敢肖想他墨厉延的女人。

西米西西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