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第49章 强强联手

水苏此话一出,松青和藏九都不由地轻轻皱了皱眉头。

海伦却是一脸赞同,答道:

“你说的没错,在游戏里再怎么呼风唤雨都没有什么现实意义,我们所做到的一切都只不过是数据,甚至在这个游戏里连数据都算不上,不过是一缕念头一个想象罢了。”

“正因为如此,正因为与现实无关,我们不就更可以,也更有可能做到一些虽然没有什么意义,但是自己真心喜欢去做的事情吗?”

“正因为与现实无关,与现实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无关,我们不就才能最大限度地、最自由地去取悦自己,去满足自己,去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吗?”

水苏的脸色陡然变得难看了几分,紧抿着嘴一言不发。

藏九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一个酒葫芦,给自己倒了一杯,给松青倒了一杯,顿了顿,又给海伦也倒了满满的一杯。

海伦手一扬,驱散了盘旋的清风,摩挲着手里的酒杯像是自言自语地说:

“就算没有意义又怎么样,难道现实中的一切努力就有意义吗?至少我在这里所做的一切努力都会忠实地得到奖励,难道这还不够有意义吗?”

斯科特有些担忧地透过头盔的缝隙看着海伦,雅各布皱了皱眉,似乎是不太满意海伦此时的表现。

松青拿起自己那杯酒,轻轻地在海伦手上的酒杯上一碰,“叮”的一声之后,他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海伦副团长,你既然来与我们商谈合作,那么也就是说你拥有代理此事所需的所有权力了?”松青放下酒杯,正色道。

“这是自然。”海伦看着那杯酒,也把它送到了唇边,然后对着松青露出一个优雅的浅笑。

“这样的话,为了不辜负贵佣兵团的诚意,这次出海我们可以交由你们全权主导,只要是对完成世界任务有帮助,你们可以随意调动我们的人手和资金,在乘船成功抵达盖亚大陆后,我们会将任务途中所得的利益直接分七成给你们,你们看如何?”

松青此话一出,藏九和水苏都有些愣神,海伦也有些惊讶,连忙问道:“你确定?你可以决定?”

松青笑了笑,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这句话你应该是知道的吧?放心,我不会空口说白话,契约也好合约也好,我们今天都可以直接定下,这二位和我立刻就能签字。”

海伦闻言自是一喜,随后又有些犹豫地道:“这么重要的决定,真的不需要和行天下的会长商量一下吗?”

藏九正想说什么,被松青从桌子底下轻踩了一脚后又把话咽了回去,就见松青面色有些尴尬地说:

“实不相瞒,其实我们与是岁在世界任务的路线上有些分歧。”

“分歧?”海伦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道:“莫非……”

“是岁想要从陆路走,也就是穿过我们华夏西边的沙漠前往你们的盖亚大陆,而我们都觉得海路更稳妥一些,原本他就不太赞同我们如此大费周章地招人建船,所以……”松青为难地道。

“所以是岁很有可能不会同意我们的合作?那我们——”

海伦一惊,在这种程度的合作中,会长和副会长的身份可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这不会的,”松青连忙道:“我们说好了,只要是以行天下的名义,不管是哪一条路线完成任务都是无妨的,只不过……”

他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最后还是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的模样,道:

“我们行会里也不会人人都支持他的,尤其是他还……反正这次世界任务我们各自行动,以最后的结果来决定是否需要换个领导人。”

内斗?海伦皱了皱眉,这可是最容易消耗一个组织实力的行为,这行天下不会因此而分裂吧?

松青像是看出了海伦的顾虑,又接着说道:

“我们和是岁都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做出什么因内斗而分裂行会的事情,这件事也只算是我们的良性竞争罢了,而且,”

他宽和地一笑,道:“大家都是朋友,也不会真的去排挤谁,更不会强逼谁离开的。”

“跟你说这些,一是向你坦白我们行会里的一些情况,面得日后出现什么两方站队三方分裂的事,再就是希望你不要误会我们行会里某些人的举动,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明确一下你所说的,”

松青略有深意的吐出四个字:“强强联手。”

海伦了然,自信又优雅地一笑:“没错,强强联手。”

既然决定了要合作,更是如此重要的全权托付,那就不可能只是停留在口头上,松青立即邀请海伦去书房讨论合作的具体事宜,最好今天就敲定接下来的计划。

海伦却郑重地表示如此重托她不敢轻率,需要下线想办法与身在盖亚大陆的团长联络,仔细交代一下今日的会面内容,以求为行天下争取最大限度的支持和最有诚意的合作方式。

“等十五天后,新的一批蓝鲸号乘客抵达的时候,我会带着足够的诚意和让双方都满意的合作内容再次登门拜访的。”

海伦承诺道,随后礼貌地表示要先行离开,今日就不再打扰了。

藏九和水苏起身相送,与松青一起一路热情地将海伦三人送到观园的后门,松青更是询问了她的住处后表示不如同去,他刚好与海伦顺路。

海伦正想婉拒,就见松青直接招呼了在门口呆立的官兵开路。

NPC的动作那自然是很迅速的,两个带刀的侍卫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两个大木牌子,上书四字“闲人回避”,领着两队小兵就把松青和海伦簇拥在了当中。

有两位官兵还对着斯科特和雅各布友好地笑了笑,在队列中给他俩腾出两个空位。

“海伦小姐请。”

松青一脸殷勤地对着海伦说道,颇为满意地看了看自己这队威武的仪仗。

海伦面色一僵,随后挤出一个笑脸跟在了松青的身后,浩浩荡荡地向着她临时暂住的客栈走去。

在官兵们的大呼小叫中,有幸此时路过城南的玩家若是循声望去,正好就可以看到他们著名的松青大人满脸笑容地陪着一个异族美女逛街,而那位金发美女却是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松青今日的心情似是极佳,一边走一边给海伦介绍沿街的店铺,什么哪一家的米皮儿味道最为香辣,哪一家店的老板是个凶悍的婆姨等等。

若是看见哪个眼熟一点的玩家,还会很亲切地和人家打个招呼,惹得被亲切慰问的人一脸受宠若惊。

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被硬生生地拉长了一倍之后,松青看着长安城正中的朱雀大街上摩肩擦踵的人流有些遗憾地让侍卫收起牌子,留了四个侍卫贴身保护自己后就遣散了其余的官兵。

总的来说,松青还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的。

所以,扰民的事情不能做得太多,这容易被弹劾。

就算如此,松青和海伦这一行人还是吸引了不少眼球,一直到松青把海伦送到了客栈门口,在海伦的万分感激下离开的时候,凑在一边假装路过实则围观的玩家就没少过。

海伦和两位圣骑士在客栈里众人饶有兴趣的打量中匆匆上了楼,进了他们三人的房间。

海伦径直走到窗前,看着松青大摇大摆离开的背影,略略松了口气,她再怎么喜欢高调,也觉得松青这种招摇过市的行为有些消受不起。

正当她准备抬脚离开窗口的时候,突然看到松青脚步一顿,像是感觉到了她的目光似的,回身对着她所在的窗口笑容灿烂地招了招手。

街上看热闹的人见状连忙顺着松青的视线寻过去,就看到刚才那位异族美人倚着窗口,正依依不舍地同样对松青挥手道别。

再一看松青那春光满面的笑容,这明显有八卦啊!

这位长安城里著名的黄金单身汉,今天终于初心萌动了?

海伦有些疲惫地关上窗,坐在了椅子里,斯科特连忙为她倒了一杯水,试了试温度后送到她手里。

海伦捧着茶杯,回想着今天与行天下几人的谈话过程,看起来一切都很顺利,甚至比她预期的结果还要好,但是……

“你说,他们所说的与是岁的矛盾是真的吗?”海伦出声问道。

雅各布眼睑微敛,仿佛没有听见海伦的话。斯科特有些迟疑地说:

“这个……首先我们并没有听过这样的传言,而且我们也一直没有与是岁本人接触过,太过先入为主的话……”

“是岁最近真的不在?”

“这应该是真的,前几天有人在城门外的车马行见到他,似乎是与朋友一起去做任务了。”

“这种时候还跑去做任务?”海伦皱眉。

“只是猜测,他们行会的人嘴巴都紧的很,根本打听不出来是岁的行踪。”

海伦把玩着手上的戒指,淡青色的宝石在她的手指间旋转着消失又出现。

“松青这么坦荡地表明了他与行天下的亲密关系,那他们应当是有合作的诚意的,其他的事情与我们无关,就算真的有什么内部矛盾,我们只要始终支持松青这一方就可以了。”

海伦将戒指上的宝石转向了自己的手心,最终下了决断。

————————————————————————

回到京兆尹府的松青直接把自己关进了书房,此时的他正在斟酌着怎么与是岁说明今天他们与海伦三人的会面。

海伦今天的确是不应该在观园见到他的,他也的确是自己硬凑过去的,好在今天藏九也在,不然若只是水苏那个女人在的话,他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会谈现场的。

想到水苏那个女人,松青看着自己写了一半的消息,又从头检查了一遍。

藏九和水苏,尤其是水苏,一定会把今天发生的事事无巨细地报告给是岁,所以他也需要好好地向是岁解释一下自己的意图才行。

他自诩是个有些底线的政客,随随便便就换个队伍站这种事,从哪个角度来讲都不符合他的人设,所以如今还是要和是岁再商量一下这次世界任务的事。

海路和陆路,无非就是哪个危险哪个更危险的那一点点差别而已。

原本是岁就是在赌,是在己方技术劣势的不利状态下赌那百分之五十几率的一点点差别,现如今有机会百分之两百地拿下这个任务,而且……

松青想到是岁曾经跟他说过的巴别塔元老会的事情,虽然在那个小精灵的口中元老会不过是个摆设,但是现在的华夏区之中,王庭不也是个摆设吗?

他不就是正在一点点地试探让这个摆设活起来吗?

啧啧,这个时候是岁偏偏不在,松青既有些庆幸也有些遗憾地想着。

一道破空声传来,松青看着消息的白光从窗缝里窜到了自己的书桌上,随手打开一看,不由地笑了。

是岁啊是岁,事后你可不要怪我先斩后奏啊~所以说,权力这东西,千万不要随随便便地托付给别人,尤其是托付给我这种人嘛!

消息是藏九传来的,大段大段的废话和语气词在松青眼中其实只有一个意思:

是岁失联。

红泥小酒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