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人生之精灵弓手

第187章 奇怪的武器

才一踏进这座木楼,年年就不由地两眼放光,公子滟则是得意洋洋,而祁有枫的神色就只能用僵硬来形容了。

“原来这还是个展览厅啊!”

不等公子滟介绍,年年已经一步蹦到了一幅半米见方的挂画之前,打算仔细地欣赏——

“你今天特意在那里等我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自从见到这个公子滟开始,祁有枫那一惯挂在脸上的温和笑容就被冷淡和些许轻视代替,这个时候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厌烦。

唉。

年年也没有欣赏美人图——比如眼前的这幅“交颈鸳鸯”图——的心情了,对祁有枫今日的反常虽然有些不解,也还是选择了无条件支持祁有枫的所有选择,以及态度。

公子滟的那些保镖们全部都站在门外,双手交握放在身前,背对楼门,从门里看去就是两堵厚实的人墙。

把这个公子滟弄死很容易,不过之后要怎么全身而退呢,还有只是弄死一次的话,祁有枫会不会不太满意?

“我就是为了请年年妹妹来我这里坐坐啊。”

公子滟有些茫然地回答着祁有枫的问话,同时扭头看向年年:

“这位到底是谁?是你的什么人?”

“你不认识他?”

年年也茫然了。祁有枫不是认识公子滟的会长吗?而且似乎还对公子滟十分熟悉的样子,公子滟竟然不认识祁有枫?

公子滟摇了摇头,不满地看向了祁有枫:

“我很确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你,所以我很想问问,你到底是为什么对我有那么不堪的成见?”

祁有枫也皱起了眉,似乎是在斟酌要怎么出口。

“有的人呐,就是天生气场不合~”年年故作老成地摇头晃脑,一边说着一边晃到了公子滟跟前,指了指门外:

“这个别院你经常来?”

“不常来不常来。”公子滟对上年年,立马换了一副表情和声线,柔情蜜意地补充道:

“不过最近听闻年年妹妹暂居八卦城,我就特意搬了过来。今天去找你之前,其实是我刚刚才落脚,听闻你在大街上出现,就迫不及待想见到年年妹妹,所以才特意去等你的。而且你放心,我不急着走,而且我也不急着下线,所以这别院这么大,年年妹妹要不要也搬过来?你若是能也把这里当作落脚点,那我每天上线第一眼看到的......”

听着公子滟的喋喋不休,已经提取到关键信息的年年松了一口气。

还以为要花费一番功夫才能套出话来,没想到这么简单。

这人到底是精明还是傻瓜啊?

不过不管是哪一样,都无所谓了,年年看着祁有枫越来越冰冷的眼神,估计再让他忍耐下去,这人就要爆炸了吧?

“枫哥。”

在公子滟对二人世界的无限畅想中,年年侧首看向祁有枫,喊了声“枫哥”,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祁有枫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下一秒年年已经利落地把挂在腰间的短弓握在了左手。

短弓出现在她左手的同一个瞬间,一只冰蓝色的羽箭也已经出现在了年年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间,指向了楼门。

祁有枫下意识地握紧了弯刀,向前走了一步。

这一步才刚刚落地,他便已急速回身,持刀的手臂一个挥洒,银光如新月,划向了公子滟的脖子。

刀锋触到公子滟颈间肌肤的同时,门外那些大汉也已经被无声无息地冻在了一起。

——年年并没打算把他们冻成一个大冰块,只是保险起见,贴着地面出箭,把这些大汉们的腿脚都冻在了一起。

大汉们被冻住时那一瞬间的疑惑立刻就被公子滟的尖叫声给解答了,而当他们情急之下扭转身子想要看个究竟时,被冻住的下半身很好地破坏了他们的平衡,让他们只能连忙伸出双手,像是受惊的鸡崽儿一样奋力地扇动。

“先走!”

年年扯了一把祁有枫,两人扔下捂着脖子瘫坐在地发抖的公子滟,几个转向躲过了门口那些大汉们试图抓住他们的手,消失在了木楼外春姿怒放的花圃草丛中。

“我来牵制那些保镖,公子滟就归你了。”

年年并没有打算躲藏,更没有打算退走,只不过是想脱离被堵在楼内的不利局面而已。

一钻进草丛,年年就迅速一个转向,几步走到了她刚才路过时留意到的假山,手脚并用地蹿上了假山的山顶,半隐在山石之后。

已经就位的年年看祁有枫还在下面抬头看她,连忙摆手让他先躲躲,因为她看到那些大汉们已经挣脱脚镣,一个个扑进楼里查看公子滟的情况了。

只是一刀而已,虽然割破了喉咙,但是还不至于秒杀掉公子滟,年年估计这人应该只是很少受伤,甚至是很少跟人动手,才会被这么简简单单的一刀给吓瘫在了地上。

这么一个废柴,单对单的话,祁有枫用脚拿刀都能砍死他,根本不足为虑。

所以,年年便觉得自己这个负责清场的辅助就至关重要了,可以说是直接决定了祁有枫是用手还是用脚来虐死那个公子滟。

用脚的话,祁有枫应该会更解气吧?

毕竟据说,很多男性最难接受的事情之一,就是自己爱若珍宝的人被另外的人视若敝履。

就是不知道这个公子滟对祁有枫的“珍宝”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让他今天像换了一个人一样,情绪波动得这么明显。

年年把这一点好奇心暂时压在了心里,在后边写了个“待查”。

年年谨慎地隐藏着身形,一边计算着祁有枫躲藏的地方会不会有自己的视线死角,一边全神贯注地用眼睛和耳朵收集木楼里的信息。

一心二用,或者一心三用,这是年年的拿手好戏。

公子滟的保镖们还是很尽职尽责的,在确认了公子滟的安全之后,就紧紧地环绕在了他的身边,十几人全部站在了木楼之内,一起警惕地盯着门口。

竟然不打算派人来抓我们?

年年在发现了这一点之后,蹦下了假山,找到了藏在假山山洞里的祁有枫。

狭窄昏暗的山洞内,祁有枫的大半边身子都藏在了阴影里,年年陡然从日光的明亮看向其中,一时间有些看不清他的脸。

“枫——”

年年刚出口了一个字,便听到身后传来一阵不同寻常的声响,连忙闭嘴挤进了这个山洞里,略微探出半个身子看向木楼的方向。

——这是什么情况?

这样的阵仗年年很熟悉,但是却从没见到过这些人手里端着的武器。

十来个大汉一字排开,呈半圆形围向他们二人消失的花圃,似乎是打算就这样展开搜索。

而他们手里拿着的,全是一个怪模怪样的武器。

把手的地方是一个镂空的三角形,前接一个长长的扁扁的木盒子,木盒子左右各挂着四个小圆饼,四个圆饼似乎还用某种金属零件组合在了一起。

大汉们一手托着木盒的底部,一手抓着三角形的一边,身上挂着的奇怪链条接在圆饼上,时不时闪着光。

这什么东西?画风略奇怪啊。

年年正在想着,祁有枫也从阴影里向前踏出了一步,站在了年年身后。

感觉到热源靠近,年年不自然地向前挪了挪,还侧了侧身,给祁有枫留出一个观察的空间。

祁有枫没有再向前,而是同样侧身,与年年的身形错开,借着自己的身高之便向外看去。

“从他们的姿势来看,我觉得他们手里的那个东西,应该是枪。”

“枪?”

年年首先想到的是那种长长的有杆的枪,随后才意识到这个“枪”指的是什么。

“大概是那些业余爱好者用游戏里的东西仿制的,原理暂且不说,但是攻击方式应该是没有本质区别的。”

“威力大的远程攻击武器,弹药有限,并且需要持枪者自行控制准确性。”

年年回想起了亚历山大对这种武器的描述。

还好那堂武器常识课她没有走神……太多?大部分时间她还是认真听讲了的。

“我一直觉得,这种武器简直就是弓箭的翻版,还没有我们弓箭方便,搞不懂那些人为什么要研究这个,多研究研究怎么制弓制箭不好吗?”

年年随口说着,亚历山大这位“老师”很不喜欢被“学生”打断,所以年年此时才找到机会,把当时自己心里的感想吐了出来。

违和感。

祁有枫再次感觉到了一种违和感,而这次这种感觉不是一闪而过的念头,而是真切地留在了他心里。

“正好来比一比,看看那些叫做枪的东西到底有没有我的弓厉害!”

年年扭头,对着祁有枫一扬眉,清脆的话音里满是自信,很明显并没有把这些翻版弓箭放在眼里。

祁有枫正想提醒她小心,这些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但是被刚才那种违和感抓挠了一下的内心,让他的话在喉头多停留了一秒。

就这一秒的停顿,年年已经钻出了这个藏身的山洞,再次爬上了假山的山顶。

祁有枫也再次退回了山洞里的黑暗中,听着自己的心跳,没来由地开始忐忑,并且期待着。

红泥小酒九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