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驭夫记

第3章 送我一个未婚夫?

宴会大厅觥筹交错,只见一气宇轩昂的男子端坐在大厅最上座的席位,身旁是身穿正红色宫装的女子,他们是当今的皇上与皇后,前世皇上我知晓是来了,但皇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也对,上一世我不曾来参加这个宴会,苏流萤更没有资格参加,听别人说起的也是皇上,可能上世皇后也来了,只是他人未曾提起,毕竟皇上的面子更大。苏流萤什么时候跟我熟识起来的?对了,是那江湖术士出现后不久,虽说以前经常见面但是很少说话,但是自从我被说克亲人之后,她一直找我玩耍,之前我只以为是二婶看哥哥在京城任职,前途似锦,所以让她来讨好我。小孩子毕竟比爹爹他们更容易讨好,现在看来也不一定,二婶那个人之后也有所了解,不过是个眼皮子浅没有什么远见,只能看到眼前利益和后宅的妇人,怎么会想到离间我与爹爹他们的关系?她应该是巴不得我与他们关系好,好替她说话。

算了,还是不想那么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虽然重生而来,自己还是没那么聪明,但是提前看透了某些人,至少不会再被轻易欺骗而已。

“这就是定国公家的小姐,真是个明眸皓齿,讨人喜欢的小姑娘,来,上前来,来让本宫好好瞧瞧,听说前些日子还生了一场大病。”苏萱听到皇后的话,不由得向爹爹望去,可是爹爹不知道低着头在想些什么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不禁有点着急,不知道该怎么办。

“没事的,皇后让你去,你便去,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苏黎看到自家妹妹有点呆滞,以为她是有些不习惯这种场合,而且她年纪还小,对于陌生人难免有些怯弱,便小声叮嘱道。

苏萱听到哥哥的话,心中好像有一股暖流流过,让她知道她决不是孤身一人。心定,慢吞吞的朝着皇后走去。行至皇上与黄后席前,行礼道“萱儿见过皇上,皇后娘娘。”说着皇后便来拉苏萱的手,“哎呦呦,真是个可人儿,定国公好福气,有个如此知礼数的女儿。这近了看更加的讨人喜欢,就是不知道定国公可曾给萱儿许了人家?”皇后满脸笑意柔声问道。

就一个还不足六岁的小姑娘还夸奖别人知礼数,皇后不知道心里卖什么关子。

“本宫有一个侄儿今年八岁,虽说顽皮了些,也是心眼是好的,而且本宫越看越觉得萱儿这小丫头合眼缘,故想要定一桩亲事,不知国公意下如何?”

苏锋,也就是定国公起身行礼硬声“回皇后娘娘,恐怕要拂了娘娘好意了,小女已与他人订了亲,高攀不上皇后的侄子。”

“哦,本宫倒是不知道,定国公府家的嫡小姐竟许了人家?定国公莫不是看不上本宫吧。”

“微臣不敢,只是内人在生小女的时候就去了,内人与林尚书家的夫人乃是闺中好友,在小女还未出生时就已定下婚约,若是内人生的是女儿就许给林世侄,怎奈内人留下小女就去了,所以也就没来得及写文书。”

“既然如此,那就是还没定下来。”

“皇后娘娘,微臣曾承诺过夫人,这是她的愿望,还望皇后不要逼微臣对亡妻失约。”

端坐在堂上的女子被打断话表情已经有些不悦,听到这表情更是阴沉。可也仅仅只一瞬,女子就整理好表情,她那一刻的变化就好像是错觉,可堂下坐着的人都噤若寒蝉。

“既然如此,皇后,那就别强人所难了。”

“皇上,怎能如此说臣妾,臣妾不也是见过定国公家的小姐,心生欢喜,想着若是能够更亲近就好了,才想到结亲的。若是已许了人家,那本宫就不多事,就是不知道定国公给萱儿订的是哪户人家?萱儿这么合本宫的眼缘,定国公不会觉得本宫过问太多了吧?”

“臣不敢,小女定的是林尚书家的公子。”

什么,我与林子彦定亲了?还是刚出生就订下来的?前世我与他未曾有婚约,而且虽然与表兄有婚约但那是在我快及笄时才定下的,难道就因为我这次参加了这宴会,连婚约都提前了?不仅婚约提前了连人都给我换了?我还只是个孩子。

不过,前世子彦哥哥也是对我极好,算了,爹爹总不至于坑我。有婚约就有婚约啦。

好你个苏锋,知道本宫的侄子向来与林子彦不对付,还将你的女儿许给他,是不是专门跟本宫过不去。这苏萱也是越看越不顺眼,而且长得还特别像那人小时候,苏家的人果然都这么令人生厌。

“是吗?”皇后娘娘说完这句话,便不作声了。也好像看不见面前站着的苏萱,自顾自的品尝起了酒。

旁边的皇上摸挲了几下手中的酒盏,漫不经心道“朕听闻林尚书家的公子可是被称为陌上君如玉,公子世无双的君子,倒也不失为一桩良缘,李德义派人将朕近来得的双子玉像送给他们,皇后觉得如何?”

“陛下的厚意臣妾承了,苏萱这孩子果然有福气,即合臣妾的眼缘又得到了陛下的赏赐。”不亏是能当上皇后的人,这样场景下,还能面不改色与他人谈笑风生。顿了顿,又宠满慈爱的看向苏萱。

苏萱装作懵懵懂懂的样子,看着皇上与皇后。

“林子彦谢皇上与皇后的美意。”林子彦含着温润的笑意回道。

李德义看了看苏萱又瞥了暼皇上,笑到“国公府家的小姐莫不是高兴坏了?要知道皇上可是不轻易赏别人的。”

“哈哈,寡人竟然忘了她还只是一个未满六岁的孩子,那就不必行礼了,小孩子,还是不要老拘着,不然就容易失了活泼劲。”

“什么人?”外面突然喧哗,听声音应当是皇上的随行侍卫和丫鬟有些争执。

“这是我家,我想萱儿姐姐了,而且听说黎哥哥当了大官,所以想来祝贺的。为何不能进?”一个小女孩脆声道。

听到这个声音已经退到父兄身边的苏萱翻了翻白眼,有的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不过苏流萤我不管你到底是谁,我现在也不是真正的小娃娃,你若再敢招惹我,可不要怪我,虽然你之前和你们一家对不起我,利用我,可那也是因为我蠢,而且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我知道你不甘你的身份,但那也不是你伤害别人的理由,伤害我家人的理由。

“萱儿姐姐,萱儿姐姐”门口的小女孩见侍卫不让自己进去,不由得叫道,声音中还压抑着委屈的哭声。侍卫也不好随意处置候府的人,只得僵持在那。

一般说来,这样肆意妄为的小孩难免会让人生厌,但是她却不会,她会让人更加重视自己的天真以及对兄长和姐姐的濡沫之情。也是,她惯常会利用她的外表优势。而且我还自小就知道有个同胎弟弟没了,对于这个妹妹自然更是疼惜,不愿她受一点委屈。

“让她进来吧,小姑娘家的就是欢喜与自己相处好的姐妹待在一起。不要太拘着她。”皇后上官雅说道。

侍卫长望向了殿上,看到皇上轻轻的用手指点了下桌面。便吩咐手下的人不必拦着了。

只见一身穿杏色衣裙,头上绑着两个同色绸带的小姑娘,一见到堂上的苏萱就高兴的拉着她的手。众人皆惊叹,这是候府的哪个小姐?这么没规没矩的。虽说苏流萤比苏萱小了一个多月,可是因为苏萱是早产儿,虽然长得很圆润,但是却比苏流萤还要略低一点。

“姐姐,姐姐,听说你前些日子生了场怪病,母亲她们都让我莫要打扰你,现在看到姐姐安好,流萤就放下心了。”苏流萤软萌萌的说道,脸上还露出甜美的笑容。

怪病?苏流萤,我前世竞未曾发现原来你现在便这么有心机了吗?

怪病?听到这殿上的人大多数只认为是童言无忌,小题大做,一个病都让她吓到了。就连苏锋等人也只是皱了皱眉头,没说什么。

“二伯母现在还好吗?听说她一直操劳府中大小事务。前些日子还说累着了呢。祖母还说若是太操劳可以让柳姨娘分担些的。”苏萱同样装作天真的说道。苏流萤你会演我也会演,不就是演姐妹情深,天真无邪吗?

别人在宴会上互相寒暄,只有在苏流萤进来时注意了下,也是不太好的印象,听到只是一个没有官职毫无实权的庶子的女儿,就更不再值得他们关注。只有一些女眷,认为几年后考虑可以给自己的庶子考虑考虑。毕竟候府人丁也不是很兴旺。

因此,也就没什么人注意到苏萱的话,宴席上就算注意到了又能怎样,虽说苏萱还年幼,可毕竟没有母亲,让姨娘帮忙打理内务,也没什么不可?至于是不是老夫人所言,不是自己家的事务,旁人也不会问太多。对于二婶她们那就更不敢问了。是假的,她提出来只会让祖母想起来管家权这件事,是真的,二婶问了祖母,祖母可能会认为二婶不敢有意见而提早让我学习管家。于她们而言,提不提都有坏处,就算我做不了什么,也得让她们心里有根刺,不要随意招惹我。顺便也让她们两个就算联合起来,二婶心里也会时时防范着她,就更容易对付了。

听到苏萱所说的话,苏流萤暗暗咬咬牙,得意什么,你这个身体本来是我的,你怎么没有死。上天真不公平,别人什么都有,而我却只能看别人的脸色,仰人鼻息。那我就只好自己争取了。

席上皇后娘娘瞥了一眼苏萱的席位,刚好看到苏流萤面色有异,饶有兴趣的看着苏流萤的脸色,真有趣,不枉本宫开口让你进来,果然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小小年纪都有这么重的心机,不过还是忍耐力不够,倒是以后可以考虑培养培养的。至于这苏萱也不知说了什么让那小姑娘变脸色,不过她身份比旁人高,恃强凌弱也不会有谁说。这次宴会收获也不小,苏锋咱们走着瞧,看你的女儿最后会怎样。

“姐姐,母亲的身体一直很好呢。姐姐真好,会为母亲的身体担心。”苏流萤娇俏的说道。

“是吗?二婶身体好,我就放心了。”苏萱似笑非笑的回道。反正我又不稀罕什么管家权,但是柳姨娘很看重,既然二婶也这么看重,那就好好忙着吧,不过我也得让你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别把别人施舍的,当成自己应有的。

苏流萤看着面前粉嫩嫩的娃娃,打扮精致,穿着首饰皆不束,心里更是恨。这个身体明明是我的?为什么她死而复生了?开始我以为她只是真的没有死,可现在看正常的五六岁小孩子会有这么多心眼吗?莫非她跟我一样?怪不得,她没有事,真是不同命,凭什么她的身份这么好?那本来是我的身体。

未愉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