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哥哥和魔王妹妹

第5章 未来的大公(3000字感谢來山君628100515的五星好评)

徐乐走了约摸两里路,在一个破旧的大门停了下来,这是她上学的地方,还是她那个不负责的爸爸资助建立的,明明有钱建学校,却总是把债单寄回家……真的服气这个奇葩爸爸了……

“到了,你还往哪里走?”

徐行打断徐乐的思考,这引起徐乐的不满,她张牙舞爪的挥动着小手,反而显得很萌很可爱。

“本老娘又不是不知道!用不着你提醒!”

徐行头疼的看着古灵精怪的徐乐,他是一个顶级的钢铁直男,绝对看不见所谓的萌点,他只会感到头疼和无奈。

“都是穿越者,年龄都不知道几何的人了,还卖什么萌?再者说我不提醒你,你就要掉沟里面去了。”他指着徐乐的前面,那是小水沟,也不算脏,可以说是清澈见底了,底下全是一些碎石之类的,一脚踩下去绝对不是什么好体验。

“笑话,老娘今年才13岁,怎么就不能卖萌了?况且老娘好歹是五环大佬级别的人,怎么会不小心踩到水沟?踩到了又怎么样,它还能伤到我不成?”

“五环?”徐行敏锐地抓住徐乐言语间的关键消息,忽视了徐乐的抗议,低着头沉思着。13岁的五环吗?很了不起,貌似长公主今年17岁才五环……唔,怎么又想到长公主了呢?明明已经猜到那次婚约只是一个空头支票啊!为什么会还去想她……真是头疼……

“比某人真是……差远了”徐乐越说越小声,后面的话,接近无声了。徐乐有些含羞,不过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相当是承认自己不如别人嘛。同样是穿越者,有系统的我和他还差距这么大……真是郁闷(•́ω•̀٥)

他应该……没有听见吧。徐乐小心翼翼的看着前面的那个身影,有种说不出的挫折感在心头蔓延……

可就算是接近无声,徐行还是听的清清楚楚,这是觉醒剑者的第一个天赋——超凡感官(你的感官得到极大的加强),几乎所有的职业觉醒都会有这种类型的天赋,这让职业者们可以在各种不利情况下(如黑暗处)保持一定的战斗力,差异的偏重点罢了。就像阿若德大陆的神秘职业苦行僧,这种职业偏重于加强视觉。

徐行果断打破主角一定听不清或者假装听不清定律,他大大落落的挥了挥手。

“我是重生者,你又不是不知道,还和我比什么⊙∀⊙?你也很强了,我重生前那一世也是15岁到达五环实力的,你真的是我见过天赋最好的了。”

“呵,男人。”

我又怎么了?哎,女人。徐行苦恼的想着,女人心,海底针。

……

“蒙恬大将军,这次到来怎么没有告知我一二?你不是镇守着极寒之地吗?怎么会来到王都?”

极寒之地,王国的北境,那里存在着阿若德大陆最大的要塞——神佑要塞,王国的将士们在极寒之地硬生生开辟出来的传奇建筑,是将士们在极寒之地长期生存的必要保障。

由王之支柱大将军蒙恬亲自镇守,守候着王国的安宁。

“怕什么,极寒之地你又不是不知道,那里常年刮着极寒风暴,就是是我也很难在风暴中长期生存,稍有不慎我也得长眠不起。那些兽人是不可能进攻的,唯有胧尔月,风暴才会有所收敛。而胧尔月还早的很。”

大将军似笑非笑,手指敲打着桌子,漫不经心地看着周围。他随意的走到一幅画前,开口询问。

“这幅画不错啊,哪位名家的杰作?”

这幅画室的是一个婀娜多姿的阿若德女人,至少极其符合阿若德大陆人的主流审美。

“它的名字叫《大公》,将军,稍等我会派人给你送去的。”

魁梧的身影从黑暗中走出来,他金黄色的头发自然的披在两肩,显得优雅而又端庄。这是艾氏正统血脉的直接表现之一,表明了他的身份。

“哦,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王子殿下。至于为什么没有通知你,那是因为我收到了急召令,来自王的急召令。我想原因你应该很清楚了吧……”

王子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阴晴不定。而大将军起身离开,故意路过王子,拍了拍王子的肩。

“以后可要多多包涵才是,王子殿下。”

事实上,这已经是变相的在向王子效忠了。表明他的立场,在王位继承之争中,他会帮助王子艾辰继承王位的。

那副画在整个阿若德大陆都很有名,不是因为画家本身具有名气,实际上画家在画这幅画时还名不经传。因为画中的那个女人——张忻城大公。她是阿若德大陆的第一位大公。画虽说是真迹,但还没珍贵到能让大将军效忠的地步。

刚刚那场对话,是一场赤裸裸的政治交易。每个政客都是出色的演员。在政治中傻白甜会被第一个集火出局,然后被争着吸食着遗产。爬到大将军之职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简单的人?

甚至连艾辰的脸色变化都是一次表演,来告诉大将军一个消息:他想接触更高的地方,坐更高的位子。王子之上是什么……我想大家很清楚……

大将军用《大公》告诉了艾辰他需要的筹码——大公。他要在艾辰登上王位的时候给予他大公一职。

这不是一个公平的交易,付出和收获极其不对等。大将军几乎没有任何损失,就算登上王位的人不是艾辰,而是其他王子,但是没人可以动他,动了他几乎等同于将王国的北境拱手相让给兽人。想在王国找到一个实力和他媲美的人很难,但至少其他五位众议员就可以媲美,但在率兵作战上媲美他的人,实力都低下,被送到进了作战参议院,去指导后来者,为王国输送新鲜血液。

也就是说整个王国中,明面上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代替大将军蒙恬的人。至于暗地里,王座上的那个人不可能没有二手准备,王需要制约和平衡,绝不允许有人或不可缺。

但蒙恬不满足大将军一职,虽然军队中他已经走到了巅峰,但人的欲望是无穷的……他,想要更高的地位……

而艾辰虽然百分之九十九会登上王位,但那百分之一呢……要知道王子不止一个,强有力的四王子还在虎视眈眈着,期待艾辰犯下打错然后吃掉艾辰的一切。

虽然四王子几乎不可能有那个机会,但还没有坐上去,艾辰就是有些担忧。他的父王原来也不是第一继承人的……后来第一继承人因为乌塔事件被艾王·十世亲自斩首。

(乌塔:历代的艾王埋葬在阿若德大陆的帝王陵,因为帝王陵形似塔,又是由黑金铸造而成,又称为乌塔;乌塔事件:历时两年。艾王·一世的墓被人给盗了,镇守乌塔一楼的人都被人杀死。艾王·十世勃然大怒,被查出和此事有关的人或家族都被送上断头台,其重要人物由艾王·十世亲自动手。)

自己怎么可能会去挖自己的祖坟?那位王子明显是被冤枉的,但查出的证据都指向他,艾王·十世不得不送他上断头台。不久后便去世了。

在乌塔事件期间,艾王·十世身子骨硬朗的很,却离奇去世。这很值得怀疑。但皇室的解释是说艾王·十世因为种种事情怒火攻心,心脏梗塞而死。

一副你不信反正我信了的样子,明显的敷衍之意。毕竟好好的神阶强者,再加上王国中那么多的神医的救治下,就算是失去心脏也能强行续命,然后下令让教会强行救活。艾王会死于心肌梗塞?这简直是天大的笑话!皇室也知道堵不住天下人的嘴,也懒得想那么多的理由去堵天下人的嘴了。‘爱怎么讲就怎么讲,我皇室都不怕’的流氓样子。

而艾辰却很清楚,王宫的深处有一间用各种神阶禁术束缚着的房间,粗略估计它的造价比王都一年消费量的要高得多,这仅仅是用来防止房间里的那个人出来。他看得清清楚楚,那个人也是和他一样的金黄色头发……

只有神阶能对付神阶,这是各大势力用巨量的圣阶换来的铁律。

上一个例子就是教会动用38位圣阶来对付艾王·七世,后来艾王活着走出战场,他手上拖着38具尸体,摆的整整齐齐。而他只不过是瞎了一只眼、和一些暗伤。虽然也是因为这些小伤而死在教皇·十七世手里,教皇是神阶的。也从此神权和皇权就撕破脸皮,直接上升到你死我活的地步。艾王·八世的继承,皇室内部清清楚楚的挑明了,“杀掉教皇·十七世,成为艾王·八世,无论嫡庶派别差异。”

直到艾王·十一世,神权才臣服皇权。但王权一旦表现出什么疲惫脆弱,神权绝对会上前撕咬,魔法协会也会掺上一脚。

这是各大势力心照不宣的事情,艾王·十一世也清楚,但那是后面王的事情,在艾王·十一世时期,他会让神权和魔法协会完全臣服于他。

若连继承都做不好,王位还不如拱手让人算了,别丢了艾氏的脸面,这是历代艾王的想法。就是这么霸气威武雄壮……

学习快乐

作家的话
不知不觉中已经1w字了,emm(≧?≦*)求推荐票求收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下载QQ阅读APP,抽取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