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哥哥和魔王妹妹

勇者哥哥和魔王妹妹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9章

“王子殿下,此事非常重要,还望你不要透露出去,否则会引发王国动荡,民众惊恐不安,还望见谅。”

管家似乎想到了什么,从后面的阴暗处走出,便又恭恭敬敬的朝艾辰鞠躬,添了一句话。

艾辰无奈的点点头,王国第一继承人看似风光无限,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却又频频出现,这实在不像一个王国未来的主人应该有的待遇,但没有办法。没有实力,自己说话的声音都会不由自主的弱下去,没办法,枪杆子里才能出政治!

况且神阶作为王国的高级力量,有资格知道很多机密,特别是这种极其对王国忠诚的神阶,如果不是因为年龄的增大,力量有点衰退,不然怎么可能会给艾辰当管家。

这种神阶更应该去守护王国的咽喉之地,但艾辰已经被刺杀过了,如果不是因为那个女人的话,恐怕坟头草已经有人肩高了……

所以又不得不派一个忠诚的神阶来保护艾辰的安危,如果王子死在这个上面,王国恐怕会陷入争夺王位继承人的动荡中,这是要比王国的咽喉之地失守还要更加动荡,毕竟对于天下人来说,从龙之臣实在是太具有诱惑力了。

大到他们可以堵上一切,为了赌一个美好的前程,就算是死也不怕。一个从龙之臣,足以带来家族兴盛数百年,只有积极进取,才能在王国的明争暗斗的政治中生存下来,没有进取心的家族,绝对不过百年便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也就是说,如果不敢去赌,在王位的争斗之战中选择明哲保身的话,家族也会衰败消亡。没有艾王的支持,没有盟友的帮助,家族就不存在有任何的资源入库,没有资源,圣阶很难出现。

没有圣阶的家族,就会被革除王国政治体系,没有王国的保护伞,以往的那些仇家会放过家族吗?

这样下去,无论艾王怎么下死手打击,家族势力依旧会疯狂卷入王位争夺战之中,而这场动荡,足以造成王国势力的巨大衰落。这要比王国的咽喉之地发生动乱所造成的影响要大得多。

所以派神阶来保护王国的第一继承人实属无奈之事,毕竟那些顶尖级别的势力从来都不是和艾氏王族一条心的,他们也在艾氏王族式微的时候干过篡位夺权的事,虽然后来都被清洗了。

“当然了,守护王国就是我的职责。”

艾辰坐下,微笑对管家说。

接着,他又继续批改奏章,而男子的尸体则由管家出手将其销毁。一道火光摇曳,一切便尘归尘,土归土了。

一时间,书房只响起笔写字和搬动奏章的声音,看奏章的数量,也知道这股声音会很快消失。

而管家站在阴暗处,神色淡然,手中还攥着那封信,上面写的大意为“扶植势力所签订的契约已经失效,疑是已经背叛,请指示。”

艾辰也跟个没事人一样,没有表现出他感到任何的异常,哪怕他早就看到那封信在管家手中。哪怕他知道,管家来这里的真正目的……

……

在一个虚拟空间中,巨量的数据围绕在房间中疯狂转动,极其富有科技感。

虚拟空间中存在二十一个人的投影,各自坐在座位上,每个人都戴上了面具,但事实上他们都互相知根知底,戴面具的原因是这个面具是进入虚拟空间的钥匙,没有面具就进不了。

一旁站着一个人,没有座位,但在座的都没有几个人敢直视他的目光,与他对质。只有坐在首座的和其次两个左右座的人会偶尔看一眼。

显然他的地位很高。

“一号死亡了,诸位有什么看法。”

左末座的一个蓝发男子开口道,戴着黑色的面具,只漏出眼睛、鼻子和嘴巴,他的声音淡漠,似乎对一号的死亡没有任何感觉。

“龙吟剑呢?”

右末座的红衣女子问道,她戴着微笑的狐狸面具。但蓝发黑面具男子没有理她,开始闭目养神。这个不由他负责,一号的直系上司是另外一个人,他现在还没有进入会议中,在忙别的事。

红衣女子很不满蓝发男子的态度,但也无可奈何,在座的她地位最低,而且还是托了首座的福,她是首座的女儿,如果不是这个原因的话,她是绝对没有资格进入的。

但仅仅只有旁听的资格,所以在座的人都有权不理她,把她当空气。

蓝发男子也不怕首座给他穿小鞋,他不属于首座的人事范围,况且他深受他的直系上司喜爱,而他的直系上司的地位比首座的地位还要高,比起那个没有座位的人也丝毫不差。

首座也没有资格给他穿小鞋,况且首座也没有可操作的余地。

“龙吟剑不会掉落在阿若德大陆吧,该死的一号,死也不会挑地方死……你们是怎么下发任务的?我对你们的能力有些怀疑啊!”

右座的第三位针锋相对的发难,也是蓝发,他一直被右末的直系上司打压着,本来是同等地位,处于竞争地位。可惜因为能力的不够,他输的很惨很不体面,现在就连面都没有资格去见了。

右十号很不爽,刚开始是因为立场,后来则是因为右三号的态度,让他们走上对立面。

但就算是不爽,他也不得不开口回答,本来这就是他们的失职,算是被拿到了一个话柄,况且地位也没有他的高,因此也不得不回答。

“龙吟剑丢了,在阿若德大陆。这确实是我的错误,我会向组织汇报的,用不着你提醒!”

右三号笑了笑,准备乘胜追击,话都到喉咙中了,却被首座急促的敲桌子声强行咽下。

“干什么!这里还有贵客存在呢!注意一点场合!像什么话!右十号,等下自己去请罪,不要我去督促你!会议继续……”

首座故意在贵客上面加重了音,明明白白的表现出不爽来。这多出的一个人,本来就是来监督他们的,地位自然超然独立,不然怎么监督?

右十号却是笑吟吟的回答了一句“是”。而右三号却是冷哼了一下。

废物东西,你女儿都被这样对待了,你还向着他?真是舔狗一个!

在座的也看出来了,首座这心偏的相当明显了,就连贵客也不满的皱了皱眉,但这不在他监督的范围之中,便也没有多说什么。

对他来说,存在派系,反而更有利于监督和管理。

PS:求推荐票和收藏

学习快乐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