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云修仙录

第2章 2.十年

时光匆匆,一晃十年而过...

“长云叔,长云叔,你慢些走。”

一虎头虎脑的小子在山间小道上飞奔,后面跟着一身材魁梧的少年,仔细一看正是长云与平安,当年还在摇篮的长云如今也已经快十一岁了。

两人上山检查前些天设下的圈套,长云见抓了两只兔子就迫不期待的往家里赶,安平在后紧紧追随,生怕他摔个大跟斗。

一转眼二人便已到了村南的小木屋前,一老者正在门前闲坐,长云大老远看到他便喊道:

“爷爷,爷爷,你看我们到抓了两只大肥兔子”

老者闻言和蔼一笑道:“是嘛!晚上你们两个小子有口福咯”

“二太爷爷”平安随后走到跟前叫道!

老者转身望向平安道:“是平安啊!你太爷爷教你的练气决练的怎么样了?”

平安挠了挠头道:“回太爷爷已经练到第一卷第八层了。”

老者露出满意表情道:“好!不错不错,在灵风国已经很可以了。”

听见老者提到灵风国这个词汇,平安与长云皆是眼睛一亮,他二人虽然年纪不大,却十分向往外面的广阔天地。

平安更是迫不及待的问道:“太爷爷咱们这里叫灵风国吗?灵风国是不是很大啊?”

见二人一脸期待的表情,老者也不卖关子,微笑道:

“你二人都非池中之物,迟早会去外面的世界展翅翱翔,爷爷此时为你们讲解一番免得他日被人笑话。”

“我们所在的这片大陆叫凌云大陆,是属于众多大陆里实力垫底的那一类,好在这里资源贫瘠,没有别的大陆强者前来争夺什么,否则就以我凌云大陆现在的实力,早就覆灭千万次了。”

“在这片大陆上又分为无数王国,而每个王国里都有数个宗门,不过这些都是些小宗门罢了!”

“真正掌控这片大陆的有五大宗门,所有王国都在他们统治之内,若敢违背那五大宗门,在强大的王国弹指间便会灰飞烟灭。

听到这里长云忍不住心里好奇拉起老者的衣袖问道:

“哇!这五大宗门这么厉害,是不是宗门里面都是神仙啊?”

老者闻言一笑道:“神仙?哪有那么多神仙,莫说这片大陆上,就是整个下界也无人敢自称为神。”

“好了这些事情与你们如今八竿子打不到一起,还是讲些有用的吧!”

说完老者继续讲道:“眼前平安的修为便是练气八层,而修炼一途划分无数境界,从练气到筑基,再到金丹、元婴、化神等等。”

“而练气又分为一到十层,若是侥幸突破便是筑基。”

筑基以后每个境界分为四个小境界,分别是初期、中期、后期、大成,每上一步难比登天啊!”

“除了修为之外,功法与法术也是极为重要!有一本好功法甚至能跨阶战斗而不落下风,而有上乘法术傍身,即使越阶杀人也不是难事啊!”

“这功法大多为上古流传下来,极少有人能够自创出来,但凡能创出功法之人,无一不是这片天地里叱咤风云之辈。”

“而功法又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天级最好,黄级最次。而每级又有上中下三品,至于法术等级划分也无功法无异。”

“当然了还有传说中的仙术,那些就比较遥远了,像我灵风国的宗门嘛!功法法术大多都是黄阶的恐怕连那玄阶都没有几本。”

就在长云二人正听得过瘾时,远处传来二狗子急促的呼喊声。

“平安哥!平安哥!不好了”

只见二狗子连跑带摔一骨碌滚到平安身旁。

“那山上,那山上...”

见二狗子气喘吁吁,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平安赶紧倒了杯茶水道:

“莫慌!喝口水慢慢讲。”

接过安平递过来的茶杯二狗子咕噜咕噜一口喝下,缓了口气继续说道:

“不好了!咱村里的人在山上打猎的时候碰到镇上王家的家仆了。”

平安闻言眉头一皱,原本以为有什么大事,结果是看到几个家奴。

有些不悦道:“那有什么!不就是碰到几个家仆而已,又不是什么凶兽还能吃人不成?”

二狗子见平安面露不喜,知道他是误会了,连忙接着讲道:

“平安哥你是不知道啊!那王家乃是镇上大户人家,听说还有亲戚是仙人呢?平时嚣张跋扈的不得了,就连家仆都不是我们这种乡野村夫可以招惹的。”

“这次上山大柱叔和俺爹他们,在山里发现了只大花老虎,跟了两三天费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打伤了那畜生,刚准备宰了它,抬回村里大家剥皮分肉。”

“谁料王家那帮杂碎就围了上来要抢那只大花虎,大柱叔和俺爹他们岂能将几日辛苦拱手让人?无奈对方人多势众还有许多练家子,才让俺趁他们不注意赶紧下山找帮手,俺走的时候两方人正僵持不下。”

“回到村里我便想起平安哥你,你力大如牛,一个人能打几十个,若是你能上山相助定能吓退王家那群奴才。

听二狗子说完,平安也是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勃然大怒道:

“岂有此理!一群走狗而已!竟然欺负到俺爹他们头上来了”

刚准备动身上山收拾一下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走狗,忽然想起二太爷爷的嘱咐!

二太爷爷曾经嘱咐他,修炼之人,不可与凡夫俗子争强斗狠,只是如今别人欺到他父亲与村中长辈头上,若不出手相助于心何忍?

想到这里他对着老者一拜,说道:

“二太爷爷请容平安上山教训教训这群走狗,免得我父亲他们吃亏。”

出乎平安意外的是老者并未阻拦,点了点头说道:

“嗯,去吧,教训一下便是,莫伤了他们性命。”

平安闻言大喜转身拉起二狗子就要走。

就在这时,长云一把抓住平安的手,不断摇晃央求道:

“平安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平安见小长云要跟来面露难色,看向老者。

“这...太爷爷您看?”

“去吧!去吧!顾他周全便是。”

长云见老者同意咧嘴一笑,跟着平安身后与二狗子三人往山里奔去。

山里的路陡峭崎岖,二狗子走在前头带路,平安拉着长云紧随其后。

“还有多远?”平安问道。

“快了!快了!翻过着道山坡就在前面林子里了。”

二狗子气喘吁吁的答道。

“二狗子咱们在快些,免得俺爹他们受那王家狗腿子欺负。”

好咧!说完二狗子脚下使劲加快了速度。

“哎哟!哎呦!”大老远便听到,前面林子里传来一声声痛苦的吆喝声。

长云平安等三人赶到时,林子里东倒西歪的躺着一二十个汉子,仔细一看不正是大柱二狗子爹他们那群村里的汉子吗?

那大花老虎也没了踪影,地上流着一地的血,丢着两只虎腿,还有村里的一群汉子躺的躺坐的坐,个个鼻青脸肿。

“爹!爹!”两声呼喊。

二狗子和平安分别扶起自己老爹。

平安则是怒气冲冲的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王家那帮杂碎打的你们?”

大柱闻言叹气一声:“唉!别说了,人家好歹也留了两只虎腿,分一分每人也有二斤肉,也不算空手而归,算我们自己倒霉,怨不得别人。”

闻得此言就连一旁长云也忍不住怒道:“太过分了,明明是你们打伤的大花老虎,凭什么给他们抢走,还将你们打伤。”

大柱苦笑道:“长云弟啊!你年纪小不懂事,是我等自不量力,舍不得那到手的虎皮虎肉,人家警告过我们,如今被人打伤只怪自己没用,他王家有钱有势,还和仙人有瓜葛我们惹不起,此事就此作罢吧!”

对啊对啊!他王家我们村惹不起,虎皮虎肉丢了就丢了,不要再去生那事端,免得在得罪了那王家,咱们村都得吃不了兜着走,一众汉子附和道。”

听到大人们都如此说,平安更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气愤不已的说道:“我觉得长云叔说的对,凭什么他王家抢了咱们得东西,还打伤了这么多乡亲,咱们还得就此作罢?”

大柱脸色一板怒道:“凭别人拳头硬!你以为练了二叔公给你的仙书就天下无敌了?”

“人家王家家仆就有几十个,个个都是练家子,听说他家二儿子还是仙门中人,你莫要以卵击石,免得到时丢了性命还连累叔伯邻里。”

“爹,你怎么能涨他人威风,难道受到这般欺压也要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咽?”

“咽不下也得咽!”

“走咱们回家,去找二叔公讨点跌打损伤药水抹抹早日恢复,村里老少妇女还都靠咱们养活呢?”

大柱话音落下便让平安和长云扶着他往村里走去,一群人紧随其后,唉声叹气。

有的是因为疼,有的则是不甘,毕竟到嘴的肥肉被别人吃了,任谁都心中难平吧!

众人回到村里讨了那跌打损伤药,便各回各家去了。

就剩长云一人蹲在老者身旁,撅着嘴巴,明显心中愤怒难平!

老者见他气鼓鼓的模样,微微一笑道:“小家伙还在生气呢?既然气不过,为什么不去王家抢回来呢?”

长云见爷爷如此一问,明显愣了一下。

“啊?抢回来?可是大柱哥他们不许,他们说王家有钱有势儿子还是仙人我们惹不起,再说了我一个人去也打不过啊?”

老者没在意长云所说接着问道:“我给你的功法练到几层了?”

“您说的是给我的那本破书啊?我还没看过呢?”

嗯?听长云如此一说,老者沉吟片刻,眼里突然冒出精光。

自言自语道:“不愧是他的儿子,竟然从来没有修炼就练气三层了...看来是时候了,再舍不得也总不能一辈子让你待在这下界庇护着你吧!你父亲的大仇还等着你去报呢?”

听到老者的呢喃,长云一头雾水,不解的问道:“爷爷我父亲到底有什么大仇啊?下界又是什么意思啊?”

老者反应过来,知道自己失言了,尴尬一笑道:

“现在问这些还早得很呢?这样吧!你去把那平安二狗子杨松锤他们喊来,让他们召集村里少年上他王家去讨个说法去。”

闻得此言长云瞬间就来了精神,惊喜道:

“真的吗爷爷?您答应让我们去找王家报仇啊?可是大柱哥他们不准我们...”

“莫要管他们就说是爷爷让你们去的。”

此话一出,长云彻底放下心来,欢呼一声便狂奔而去,寻找平安等人去了。

“此话当真”平安面露喜色追问道。

“自然是真”爷爷亲口说的!

平安见长云不是在开玩笑,大喜过望。

“哼他王家有仙人我们村也有!现在二太爷爷都发话了我看我爹他们还有何话说。

“二狗子杨松锤快去通知村里少年,村南我二太爷爷家集合,咱们去王家讨回公道。”

寒雪夜归人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