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安魂曲黎明之前

死亡安魂曲黎明之前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53章 温云岚

第三日,晚上八点。

“大家应该都知道现在我们的强敌有两个,一个是温云岚,另一个是洛明溪。”仍旧是那个破旧的小屋,一名身材窈窕的女子侃侃而谈。

之前他们还没有把洛明溪一个小姑娘放在眼里过,以为她不过是靠着杨乐活下来。可洛明溪忽然的爆发也让他们明白……这个女孩子藏的很深,几乎可以说除了温云岚全场最可能的赢家就是她了。

“今天晚上我们最主要的任务是解决温云岚,洛明溪再怎么样也只是个被仇恨屏蔽了双眼的小丫头,张琦佳,我知道你恨她入骨,但我希望你好好想想你加入的缘由,难道不是为了胜利吗?只有今晚杀了温云岚,我们的事再解决那两人之后再说,只有团结起来今晚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对呀,张小姐,斯人已逝,你既然选择了活着,那就要暂时和我们保持一心,先铲除温云岚,那个小孩是第二目标。”另一名男子也苦口婆心地劝说道,他们之所以要在战前为张琦佳做好疏导思想,就是怕张琦佳到时候抛弃大局意识直接去找洛明溪,一旦出现异常,前功尽弃。

众人的劝慰声纷纷灌入耳朵,一直低着头的张琦佳红着眼眶抬起头来:“贝峰,欧阳楠楠,丁阳杰已经死了,他有GPS在洛明溪手里你们可别忘了。”

窈窕女子欧阳楠楠自信道:“那小孩对温云岚恨之入骨,不会去帮她的。我们可以先找到温云岚,看看洛明溪有没有去,如果去了趁她和温云岚打的时候我们几个人找机会插一手就行,至于丁阳杰那个蠢货直接往枪口上撞能怪谁,我们见机行事就是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一句名言,虽然这样不是很厚道,但是在生死关头谁还能管得了这么多的道德底线。

张琦佳皱着眉还在想说什么,几个人的PDA却是同时震动了一下,本能地低下头去看向消息,俱是一惊、

“机关将在一分钟后开启,地点随机,请大家做好准备。”

【一小时后】

洛明溪用柔软的毛皮裹住脑袋从地下通道爬了上来,之前收到消息后,她在原地静待了一分钟,发现自己没事后边走默默祈祷着进入机关边往前走去,恶意的诅咒在心里疯狂的滋长。

此时此刻,她已经不在乎用什么手段去杀死温云岚了,之前的好奇和好感早已烟消云散,有的只是无尽的恨意。为什么她在乎的人要一个个被伤害呢?难道善意,真的就不会得到好下场?

“下雨了……”

她推开医务室的大门,凉爽的雨丝轻轻柔柔地洒了下来,落到脸上驱散了些许燥意。洛明溪靠到墙上伸出手去,感受到掌心冰凉湿润的一片,仿佛才能证实她是在人间。其实比起阴天才能看到的雨来,她更喜欢洁白的雪,它们是那么纯净,仿佛世间的一切都不能将它们污染。

“如果我们能去H城看雪就好了,像你这么阳光的人站在雪地里和雪花多般配呀。”收回手,手心的水滴随之滑落,她略有些矫情地念叨了一句,随后苦笑着擦了擦眼角的泪。

打开PDA,选择定位,温云岚。

*

温云岚所在的位置是海边,当洛明溪小跑到附近时已经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血腥味,一时间分不清是谁的血液。

她小心翼翼地躲到了一块大岩石后蹲了下来,这个角度恰好能看见温云岚修长的双腿上膝盖关节处已经血肉模糊,先是一惊,继而畅快得几乎想要仰天大笑。

为什么岛上都会有机关这样的存在?难道只是用来惩罚刚好“中奖”的倒霉鬼吗?所有实力较高的人都会受到机关的攻击,所谓随机只是主办方的标识而已,所以在第二天身为武术高手的她和身为体育生的杨乐才会被卷入机关!

洛明溪目不转睛地盯着步步紧逼一对男女的温云岚,拼命抑制住狂乱的心跳。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要保持冷静,此时是唯一的时机,一旦错过便只能束手就擒。

洛明溪掌心全是汗水,却牢牢地握紧武器,顺便小心翼翼地放下那沉重的背包,以防行动被阻碍。此时此刻,她的满心满眼全都是温云岚,那个女子痛苦的表情落到了眼里几乎是让欣喜蔓延,彼之砒霜,吾之蜜糖,他人的痛苦带来的欢乐,她还是第一次体验到。

“哥,不如我们就和她拼了吧!”

女生的声音带着惊慌和恐惧,洛明溪想起那两个一直没有见过面的人,没想到还是一对兄妹。

温云岚身上好几处都受了重伤,握着刀柄的手还被鲜血沾满,却仍旧给人一种很大的压迫感,那是战场上生存下来的人特有的气质,她有足够横扫这样两个人的实力,哪怕身上的血还在止不住的淌。兄妹俩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互相看了对方一眼,满是绝望与不舍。

如果洛明溪能站起来就可以发现男子的一只脚已经肿得没法走路,这也是两人迟迟没有逃走的原因。

“小妹,我拖住她,你赶紧跑,千万别回头,找个地方藏起来,让其他幸存者自相残杀……”男子眼里溢出了泪水,飞快地在妹妹的前额上吻了一下,那是两个血脉相连的亲人之间最后的烙印,他愿意让妹妹从此带着他的那一份勇敢的活下去,而他又像飞蛾扑火一样,用自取灭亡的时间为妹妹拖延最后的一分一秒。

片刻的拖延已经是很好的时机,以她的速度,哪怕是眼睛看不见那样的场景也是可以轻松猎杀这两对犯了致命错误的猎物。而温云岚却是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立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洛明溪心跳如擂鼓,连忙趁此时机用弹弓射向温云岚血肉模糊的膝关节处,温云岚哪里想到会有埋伏,痛得不由闷哼一声跪倒在地。

说时迟那时快,从兄妹两人说完话到洛明溪出手,其实也只有短短的几十秒。蓄势待发的男子瞅准时机猛然扑了过去,同时洛明溪也拿着从之前杀死的男人手里夺来的刀冲上。满腔的恨意化为手上的力量向被男子纠缠住的温云岚伤口上用力刺了一刀,温云岚疼得咬紧牙关,洛明溪的声音却是如同催命符一样在耳畔炸响:“机关的滋味好受吗?你这种杀人机器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今天吧?”

温云岚未作理会,就地一滚躲开了洛明溪和男子的两次攻击。尽管她的身上已经鲜血淋漓,也没有喊半声痛。这样非人的毅力除了常年征战的几乎不可能拥有,不然也没法解释她为什么会在瞎了眼之后还会有如此精准的反应——张琦佳哪怕撒谎过,在这件事上倒是没有骗自己。

沙滩上的沙粒沾到血,仿佛密密麻麻的小针在刺着伤口,温云岚脸色惨白,洛明溪抓住机会向她的颈动脉处捅去,温云岚竟忍着非人的疼痛又跑往旁边一滚,顺势用手里的刀割破了男子的喉咙。大片的鲜血立即渗入沙地,几个人的血混在一起,分不清谁和谁。

看到刚刚还似乎有一丝动摇的温云岚转眼间又下杀手,洛明溪不由得冷嘲一句:“像你这种杀人机器一定没有家人吧,失去重要的人的滋味你永远不会懂你手上背负的罪孽,难道雨水洗得清吗?”

保护我家狐狸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