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张沾沾卡

第19章 艰难的抉择

“狗屎!操蛋!”田丰扬着手里的电文破口大骂!

“急需我们支持,急需我们供给,好,统统让他们如愿!为什么需要他们了,说什么没有余力!这帮王八蛋!”

像一头愤怒的狮子,田丰被气的七窍生烟:“等我到了镇守府,非得问问镇守使,怎么能这样不要脸!”

于斌不吭声,此时他的心情和田丰是一样的。

在他们的眼中,镇守府是他们最大的希望,可是现在,镇守府在他们最危机的时刻,竟然给了这么一个回复。

祝好运!

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惹怒了他们。

好运你妹啊!

只不过愤怒归愤怒,他们却没有办法奈何镇守府。发泄了一通之后,田丰颓然坐在了椅子上。

“掌控者,可能镇守府的日子也不好过,我前些时候去镇守府,已经坠落了两位副镇守使!”

田丰点头,于斌知道的消息,他同样清楚。

他之所以如此愤怒,是因为他把对付灰雾血蝠的希望,放在了镇守府的支援上了。

现在看来,镇府靠得住,猪都能上树。唯一的希望也破灭了!

“于斌,恐怕你还不知道,咱们人族的第三大地下城,位于西方的玫瑰之城,已经陷落了。”

田丰万分悲痛道:“具体情况还不清楚,可是……我们还有希望吗?”

于斌知道玫瑰之城,更清楚作为人族在西方的中心,玫瑰之城中拥有着多么强大的力量。

可是如此强大的玫瑰之城竟然陷落了!

在玫瑰之城,足足有上千万人族在生存,玫瑰之城陷落,这些人的命运可想而知。

“老大,玫瑰之城的陷落,肯定是多种原因导致的,但是我们要坚信:只要活着,就有希望。”

“你说的没错,活着就有希望!等一下你请云武他们过来,商量一下对付灰雾血蝠的事情。”

说到此处,田丰犹豫了一下又吩咐道:“也请申老他们几个来,虽然他们都难以战斗,但是经验丰富,说不定能给我们提供一些好的建议。”

“我这就去办!”

于斌刚准备往外走,就有外勤队的队员跑过来道:“掌控者,队长,罗东平被灰雾血蝠杀了!”

田丰和于斌的脸色一变,他们刚说灰雾血蝠,就碰到了这事情。

“今日巡查的副队长是谁?”

“是唐锐,恐怕他的心情不太好。”于斌补充道:“毕竟,他是和罗东平一起参加外勤队的。”

“掌控者,队长,今日当值的队员都不愿意去巡查了,那……那灰雾血蝠实在是太可怕了。”报信的外勤队员犹豫了刹那,还是将情况说了出来。

田丰想要发火,却见于斌朝着他摇了摇头道:“今日的巡查,暂时停止。”

“你通知唐锐和黎元飞,让他们两个,注意甘薯坡地四周的变化,小的破坏他们不用理会。”

那外勤队员大松了一口气,虽然他不用参加今日的巡查,但是晚上的巡查,却有他。

现在只让血脉战士的副队长注意坡地的警戒,对他们这些普通的武者来说,也算幸运。

看着那外勤队员一脸庆幸的离去,田丰叹了口气。

虽然生存点有规矩,但是再大的规矩,也抵不过人们对死亡的恐惧。

老申头、盛云武等人很快都聚集了过来,作为曾经的掌控者,老申头还是很受尊敬的。

田丰也顾不上多嘴饶舌,直截了当的将事情说了一遍。提到镇守府的回复时,几个和老申头年龄差不多的人,又亲自把镇守府的八辈祖宗问候了一遍。

显然,他们对于镇守府的推诿非常不满。

“需要我们了,他让你讲奉献;轮到让他们帮忙,他让你讲担当。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让我们自求多福,简直就是一堆不要脸的臭流氓!”

“镇守府的这帮孙子,他们就不怕上面的责罚吗!”

众人的咆哮中,唯有老申头神色沉重,好像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要发生。

“唾沫星子能淹死人吗?都给我老实点!”老申头一瞪眼,几个发火的老头都平静了下来。

就连田丰这个现任掌控者,在老申头的目光下,也下意识的坐端正了几分。

“以往镇守府对我们的请求,从来都没有拒绝过,现在出现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镇守府自顾不暇。”

老申头分析道:“也只有出现这种情况,镇守府才会如此给我们回信。”

“不会吧,镇守府可是有五大灵血战将坐镇,怎么会出问题?”一个刚刚骂镇守府最凶的老头强烈质疑。

其他老头虽然嘴上对镇守府十分不满,但是对他们来说,镇守府依然是一个强有力的支撑。

这个支撑让他们有安全感!

如果镇守府守不住的话,那么,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田丰比老申头等人消息灵通,但是此时他却什么也没有说,把这些坏消息说给这些半废的老前辈,除了给他们添堵,没任何的用处。

“好了,镇守府的事情咱们担忧也没有用。”老申头颇有大将风范:“我们现在要研究的是,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必须要尽快除掉那灰雾血蝠,不然按照灰雾血蝠的习性,用不了三个月时间,它就会聚集一大群灰雾血蝠,到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生存点的末日。”

说除掉灰雾血蝠容易,但是要真的动手,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灰雾血蝠的速度太快,即使我们围住它,也难以击杀。”一个老者颓然道。

田丰沉吟了刹那道:“申老和各位,可有什么办法,让那灰雾血蝠在虚空中停滞十秒?”

“咱们生存点中,还有一根G级的射星弩,只要定住那灰雾血蝠十秒钟,就能将那灰雾血蝠一举击杀。”

十秒的时间很短,但是让一个血脉战士级别的灰雾血蝠在虚空中停滞十秒,却很难做到。

田丰因为没有办法,所以才召集老申头等人商议,可是他看着这些人沉默的神色,就知道希望不是太大。

“如果击杀不了灰雾血蝠,我们就只能考虑迁移了。”

“迁移的话,恐怕整个生存点能够活下来的,没有一半!”盛云武强烈反对道:“我不同意迁移。”

“如果我们看着灰雾血蝠做大的话,那我们整个生存点,都要成为它的食物,死一半总比全都完蛋强吧?”

田丰的态度也很强硬,但是他的神色也很难看。

盛云武不再争执,但是他脸上像是布满了沉重的云团,迁移这两个字,对生存点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迁移的话,我们不一定能够找到合适的生存地点。”于斌沮丧道:“也许我们还没有到新的生存点,就全军覆没了。”

“要让灰雾血蝠在虚空中停留十秒,这一点我要是没有成为废物的话,能够做到。”

老申头突然开口道:“现在除了我,整个生存点,唐锐说不定能够压制那灰雾血蝠十秒。”

“你说谁,唐锐?他一个新晋的血脉战士,怎么可能让灰雾血蝠在虚空中停滞十秒?”于斌急声的道:“他没那个本事。”

盛云武也道:“申老,唐锐还是个孩子,他没有那个实力。”

“那你们的意思,是不相信我老头子的判断了?”

老申头哼了一声,不满道:“我知道你们的智商为什么总不在线了,自以为是,还停滞不前!别看唐锐只是个孩子,他的悟性比你们这帮家伙强多了。”

“我的时间之钟,他已经完全领悟!”

“要说整个生存点中,谁能够让灰雾血蝠在虚空中停滞十秒,只有他!”

田丰也顾不上被老申头贬损的难堪:“申老,您确定?”

“我确定,田丰你是知道我的时间之钟的,那可是旷世绝学,你们这帮家伙一个个榆木脑袋,谁都学不了,现在这种生死存亡的关头,还需要依靠一个孩子。”

老申头手指着田丰:“孺子不可教,朽木不可雕啊!”

“掌控者,我不同意。”于斌断然拒绝道:“唐锐才刚刚觉醒,即使他学习了时间之钟,掌握的也是皮毛。”

“如果让唐锐尝试,等于白白牺牲了他的性命。”

盛云武也道:“唐锐潜力很大,如果死在灰雾血蝠的毒雾下,那就可惜了。”

田丰的手指一根根的伸开,又一根根的收拢,好半响才道:“唐锐能不能胜任,我们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宝石猫

作家的话
感谢噬蛳、Evan看书,凤羽舞菲等大佬的打赏!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