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神帝

第25章 帝欲南陌

一座山颠之上,

“从这里,就可以俯瞰重阳宫的全貌了,”

林云笑道,

他,终于来到了这重阳宫,

“林云哥哥,”

林若溪美眸晶莹,

她三年前,

就得到了重阳宫的邀请,

为了林云哥哥,

她一直没有答应,

但是,今天,

她将与林云哥哥,

共同踏入重阳宫的大门!

重阳宫规模极大,

有着亭台楼阁,宫殿庭院无数,

它们集中分布在重阳山的西部,

是不少重阳宫弟子的修行居所,

从重阳山上往下看,

重阳宫整个宫殿建筑群,分布西山,

气势恢宏,威压甚大,

“林长老,胡宫主有请,”

一名弟子走了过来,在林云面前道,

重阳宫有两位宫主,实力强大,

内在声誉颇高。

“溪儿,在这里等我,”

“我去去就来,”

林云揉了揉林若溪的小脑袋,

“嗯,”

林若溪乖巧道,

她最听林云哥哥的话了,

“胡宫主在哪儿等我?”

林云问,这位胡宫主,

是重阳宫的副宫主胡凌波,

与自己的老爹,

还算有几分交情,

穿过诸多宫殿庭院,

让林云不由感慨重阳宫的强大和繁华,

熙攘人群,无处不在昭示着重阳宫弟子颇多,

“林长老,你觉得重阳宫如何?”

那弟子问道,

这些话,自然都是胡宫主的原话,

“嗯,规模宏大,怕是苍玄大陆的任何一个势力,都比不上吧,”

林云道,这重阳宫,他刚刚仔细观察了一下,

就是偏殿庭院,都是极为奢华和众多,怕不下百万之数,

“林长老这番评价,倒是让我眼前一亮,”

那弟子道,旋即又领着林云穿过了九道内部传送阵,

才来到一座大殿之外,

“物候诚骀荡,为乐殊未央。”

“南陌宫。”

林云将这大匾上的刻字,给读了出来,

只觉一股浩尘之气穿胸而过,

让他整个人都升华不少,

灵气也更为精纯,

“林长老当真才华横溢,”

“此处正是南陌宫,传闻中,重阳宫的帝欲之地。”

那弟子道,推开了仙鹤大门,

里面透出些许光亮,

刺激得林云暂时睁不开眼睛,

像是久经黑暗的人,遇见了光明一般,

“既是帝欲之地,那胡宫主让我来这里作甚?”

林云道,他颇有些不解,

帝欲,即称帝的欲念,

凡能进此殿者,

出来后,

无一不是一国帝王,

“林长老请进,一切的答案,就都在里面,”

那弟子作了个请的手势,恭敬道,

林云心中忐忑,

他对于胡凌波的这番做法,不解释了,

进入内殿,

金光闪烁于其上,

有凤鸣之声,吹动殿中风玲,

“老朋友,你来了,”

一道苍老之声响起,

林云将视线放到殿中一柱之下,

一袭紫色长袍老者走了出来,

正是重阳宫副宫主,胡凌波,

“晚辈林云,见过前辈,”

林云弯腰拱手道,

胡凌波,小时候常听自己的父亲提起过,

这胡凌波乃是他的至交好友,

实力高达灵尊境!

“咦,林老友呢,你是…”

胡凌波脸色一沉,

先前,他从玺荒城分会那里得知消息,

说是有人手持紫金令牌,想要确认身份,

他二话不说,就直接审批通过,

启用分会传送阵,

可是,给他传送过来的什么,

一个14岁的黄口小儿?

“前辈,您说的林长老,”

“可否就是家父林天然?”

林云道,要是搞错了,

那真是倒霉到家了,

敢骗重阳宫的高层,

比死都还惨,

“你说,你是林天然的子女?”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

胡凌波笑道,

有意思啊,跟天然兄分别多年,

连子女都有了,

甚至天赋,似乎更盛于他呢,

“云埋天阵,”

林云道,

他在那座庭院布置的三道结界,

正是父亲所教他的灵阵,

“云埋天阵,”

“嗯,的确是天然兄的成名之作。”

胡凌波道,

这云埋天阵,乃是林天然的绝阵之一,

绝不传外人,

这阵法之名,

还是他在偶然之时,

从林天然口中得知的,

“你会用云埋天阵吗,”

胡凌波闪过一道精光,

他上次见这云埋天阵,威力巨大,就想跟林天然学,

林天然倒是教他了,

只是天赋血脉,限制了云埋天阵的威力,

他所布置出来的云埋天阵,

也只是小打小闹,用作南陌宫的护宫结界而已,

“会,”

“我就是用它,击退火狼帮的,”

林云淡然道,

他想看看,当胡凌波得知林天然被火狼帮烧死之后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哼,火狼帮,一个小宗门而已,”

“你居然对他们,用云埋天阵,他们,配吗?”

胡凌波不屑道,

就算是一千万个火狼帮加起来,

都比不上重阳宫一毫,

“是,在重阳宫的眼里,火狼帮的确如沙海尘埃那般不足一提,”

“但是,他在星洛村看来,在家父看来,乃是一尊庞然大物,不可动摇,”

林云两手一摊,故意这么说道,

当火狼帮围攻星洛村时,

村中定有重阳宫长老守护,

但凡只是一缕无意间的威压,

都能让火狼帮适可而止,狼狈而逃,

但是为何,那位长老没有出手,

莫非,是想看林天然一家的笑话?

“你说林兄,他怎么了?”

胡凌波冷喝道,

眸光中不可思议,

星洛村有着林兄这样的阵法地师坐镇,

应保其千年之内都无恙,

而且,星洛村每三年都有一位重阳宫长老轮流值守,

怎么可能,还会被灭?

胡凌波能从林云的声音中分辨出,

他的声音极为颤抖,

显然是林兄出了事情,

“父亲被火狼帮,活活烧死了。”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但林云是实实在在哭了出来,

他这并不是想要胡凌波出手相助,

“可恶!火狼帮,该死!”

胡凌波极度愤怒道,

眸光中掠过强烈杀意,

他身前的空间,破碎一角,

显示出了火狼帮的山寨,

此刻火狼帮上下似乎很忙,

帮众出入愈加频繁,像是在追捕什么人。

“贤侄,你说,要慎高畅,怎么死?”

胡凌波道,

灵尊境强者,灵魂感知俯察天下,

他已经从那些帮众的口中得知,

正是如林云所说的那样,

“前辈,晚辈来此,并不是想请前辈出手帮我报仇,只是晚辈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灭掉火狼帮,为父亲报仇!”

林云拳头紧握,

终究说到底,还是要有力量,

比如眼前的胡前辈,

不动声色,可以轻而易举,破碎上万里的虚空,直接向火狼帮发动碾压式的灵力攻击,

甚至,还可以隔着十分遥远的距离杀人!

“好贤侄,你有这番自强之心,相信林兄在天之灵也会十分欣慰,因为,他有个好儿子啊!”

胡凌波笑道,

这小子,

有强者之心,

必须重视培养,

将来,

重阳宫,

将回归苍玄大陆,涿鹿中原!

“贤侄,叔叔不知道,你有无此意,拜入我重阳宫啊?”

胡凌波道,如果林云拜入重阳宫,

那么凭借他的天赋,短时间内成为圣子并不难,

胡凌波门下,至今还没有一位圣子,

如果林云拜入他的门下,

他将有希望,跟宫主一脉的圣子争夺!

“侄儿正有此意,不过侄儿的妻子,尚在外面等候,先前就已收到重阳宫的邀请,不知副宫主?”

林云问道,林若溪一事,毕竟只是重阳宫的外门长老发现的,

即使拜入那也只是外门弟子,

天赋始终都要埋汰,

“我懂了,贤侄放心,只是不知贤侄的妻子,叫什么名字,我定然会安排到位,给她最好的修炼空间,”

胡凌波笑道,

现在的年轻人啊,年纪轻轻就有妻子了,让他好生羡慕,

林云:“林若溪,”

“林若溪,是个好名字,贤侄,你将你妻子先带来这里小住一晚,明日待我汇报宫主后,按正常顺序考核,你看如何?”胡凌波满眼都是笑意,他怕是没有想到,这一下,让他给重阳宫收进了两个绝世天骄,

“也好,”林云道,住在南陌宫,想想都激动啊,

……

重阳山,

林若溪一袭白衣,容颜世所罕见。星眸闪烁着点点星光,带着几分清冷,浑身透着一股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漠,她的三千青丝流云般倾泻而下,散落腰际,带着几分散漫,气质高雅出尘,温润如玉,纯净的如若天上谪仙。

“老铁,快看,山上,有一位绝世美女!”有弟子眼尖,发现了林若溪,他这一喊,立即引来了周围单身狗们的围观,乍一看,确实美若天仙!

“好美,我此生还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女孩,好想拥有她啊,”有弟子已经犯起了花痴,猪哥模样似的看着林若溪,

“白裙飘然,似一只晶莹剔透的天山雪莲般,不染半点尘埃,有仿若那尊冰封亿年冰棺中的天仙神女,怕是都不及她半分哪,”一名弟子惊叹道,说了这么多的赞美之词,也是他平生少有,

“我决定了,若她是重阳宫弟子,那她以后,就是我女神了,谁也不可替代!”也有弟子突发神经,高喊道,得到了无数单身狗的回应,

林若溪没有理会那些弟子,灿若星辰的美眸盯着山道,

林云已经换了身衣裳,他和林若溪明日要进行入宫考核,

“溪儿,”

望着山颠之上的绝美女孩,林云温和地笑了笑,张开了自己的双手,

素问于心

作家的话
PS:该死的林云,又撒狗粮……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你有一张卡牌待抽取>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