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名著

第61章 天意难违

诸葛亮见司马懿坚壁固守、不肯出战,便分散建造营寨,以为长久之计;又密令马岱在上方谷暗伏精兵、虚搭窝棚,并备好柴草等引火之物,以待司马懿。

司马懿果然中计,尽起全寨之兵,奇袭蜀军祁山大营,直扑上方谷。诸葛亮见大计已成,命蜀军射出火箭。火箭入谷,烟火四起,烈焰熊熊。司马懿惊呼中计,但为时已晚,谷内前后火起,父子三人陷于绝望之中。正当此时,忽然天降一场大雨,司马父子三人惊喜交集,突围出谷。诸葛亮眼见天不助人,功亏一篑,久久伫立在雨中,默然不语。

蜀军西上五丈原扎营。大难不死的司马懿闻讯大喜,仍与蜀军隔河相峙,任凭诸葛亮以妇女服饰相辱,仍不动一兵一卒,坚守不战。蜀军难以进兵,诸葛亮也终因长期劳累过度,一病不起……

诸葛亮在五丈原积劳成疾,呕血昏迷,蜀营上下一片担心。诸葛亮躺在病榻上,自知生命垂危,但由于大事未成,耿耿于怀,遂寄希望于禳星术,以延寿命,成其大业。

就在主命灯耀耀闪光,就要冲破生命之界之时,司马懿兵袭营寨,魏延惊闯诸葛亮大帐。一阵狂风将主命灯吹灭,诸葛亮欲冲破生命之界的努力终告失败。诸葛亮自知不久于人世,请费祎速回成都将遗表转奏后主;召来姜维,将以平生所学著成的二十四篇兵法悉数传授;又先后传唤马岱、杨仪,授以魏延反叛之时应对之计。后主派尚书李福前来询问后事,诸葛亮在病榻上作了嘱咐。

夕阳如血,晚霞灿烂,诸葛亮强支病体出营帐,最后一次望着他的兵士们,深怀遗憾地闭上了双目。建兴十二年秋八月二十三日,汉丞相诸葛亮病逝于五丈原,终年五十四岁。

诸葛亮病逝之后,杨仪按丞相遗嘱缓缓撤军,用孔明生前所塑的木雕像吓退司马懿的几十万追杀大军,司马懿不由得惊叹:“诸葛亮天下奇才,我能料其生,不能料其死也。”

由于诸葛亮将兵权遗交于杨仪,使自恃武艺高强而行为傲慢的魏延大为不满,果然举兵造反。就在他烧毁栈道,欲与杨仪大战一场,夺取兵权之时,杨仪按孔明锦囊所嘱,诱使魏延横刀立马连叫三声“谁敢杀我”,就在其话音未落之时,按孔明所授密计假意随魏延一起造反的马岱手起一刀,斩魏延于马下。魏延此时仍大睁着一双惊愕的双眼。

杨仪、姜维、马岱等蜀军将士共扶丞相之灵柩,同进成都,蜀都上下皆挂孝,文武百官、山林百姓,无不痛哭,举国上下哀声震地。

蜀主刘禅按诸葛亮临终遗愿,将其葬于定军山,不用墙垣砖石,不用一切祭物。

唐代诗人杜甫诗曰:“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景初三年正月,魏主曹叡身染重病,听从刘放、孙资二臣之言,封曹爽为大将军,总摄朝政;病危之时,又急召太尉司马懿还朝,效仿刘备托孤于诸葛孔明之举,将年方八岁的太子曹芳托于司马懿,言讫而死。司马懿与曹爽扶保曹芳即位,改元正始元年。

何晏、李胜、桓范等人劝曹爽奏明圣上,尊司马懿为太傅,明升暗降,夺其掌兵之权。只顾玩耍的魏主曹芳准奏。自此,司马懿深居太傅府,不问时事,并诈病麻痹曹爽达十年之久。

已是权倾朝野的曹爽以为高枕无忧,不顾桓范的劝阻,每日饮宴吃酒、醉卧梦乡。一日,曹爽与弟曹羲、曹训驾鹰牵犬出城游猎,司马懿趁此机会,一举夺得兵权。

曹爽念念不忘城中娇妻美妾,智囊桓范纵有良策,也不为其所用,最后只好将大司马之印拱手交予司马懿。曹爽却被司马懿以结党谋反为由,按律问斩,诛灭三族。

魏主无奈,只好加司马懿“九锡”之赏。曹爽亲族夏侯霸反出雍州,投奔西蜀。

嘉平三年秋八月,司马懿病逝。其子司马师被封为大将军,总领尚书机密大事,司马昭为骠骑大将军。自此,魏国朝政尽由司马氏专断。

神凤元年,吴主孙权病逝,在位二十四年,寿七十一岁。太傅诸葛恪遵遗命立孙亮为帝,改元建兴元年。

正当满朝举哀之际,魏司马昭统领三十万大军,兵分三路进犯东兴。诸葛恪大惊,命老将丁奉引军自江中救东兴。丁奉率三千军士雪中进兵,轻装上岸,将狂傲轻敌的魏军杀得死伤大半,东兴一战,大获全胜。

诸葛恪甚为得意,与蜀姜维约会,调集二十万大军,出兵中原。丁奉劝其先攻取魏国总隘口新城,恪从之,吴军便在新城展开了攻城战。新城守将张特派人请降,诸葛恪下令暂缓攻城。丁奉识破此为敌人缓兵之计,力主攻城,诸葛恪不以为然,怒拒之并言:“再有言战者,斩!”十日后,诸葛恪果然中计,在危急时刻,又不听丁奉之劝,大举攻城,致使吴军大败,自己也被飞箭所伤。

诸葛恪败归,自觉羞惭,恐人议论,于是搜寻众官将过失,轻则发遣远方,重则斩首示众;又令心腹张约、朱恩接管御林军,一时间内外官员无不恐惧。

孙峻、孙綝、滕胤将此情上奏吴主孙亮,共设密计,在宫中饮宴之际除掉了诸葛恪。

诸葛恪死后,孙峻被封为丞相。不久,孙峻病故,其从弟孙綝辅政。其人性格残暴,随意杀戮大臣,独揽朝政。太平三年,孙綝废吴主孙亮,拥立孙权第六子孙休为帝,改元为永安元年。孙綝受封为丞相。孙氏一门五侯,掌管禁军,权势煊赫,如狼似虎,恣意而为。孙休甚为恐惧,便召老将丁奉,下密诏除孙綝。丁奉以奉诏检典禁军为名,除掉孙綝兄弟。吴国朝中连遭变乱,幸有老臣丁奉辅佐,才得以安定。

蜀汉延熙十六年秋,西蜀大将姜维为继承诸葛武侯之遗志,匡扶汉室,以魏国降将夏侯霸为向导,起兵二十万,北伐中原。魏国闻讯,即以徐质为先锋、司马昭为大都督,前往陇西拒敌。姜维用计打败魏军先锋徐质,复又假称徐质人马赚开魏军寨门,杀得司马昭仓皇逃至铁笼山上。

姜维率兵将魏军困于铁笼山上,令弓弩手把住山口。他见铁笼山易守难攻,便断了魏军水道,待其水绝,不攻自破。魏兵因惧蜀军诸葛连弩之威,不敢下山突围,多有倒戈投降者。司马昭见军心涣散,于是呼天抢地,佯装跳崖自尽,魏军为之所感,皆愿与蜀军决一死战。

魏将郭淮为解司马昭之围,先派人诈降羌兵,尔后设计俘获羌王迷当;又以为其请功领赏为饵,令其去解铁笼山之围,扫灭蜀兵。羌王轻义反盟,一场惨烈厮杀,打败蜀军,解了司马昭之围。

司马师兄弟在朝中自行决断一切政事,魏主曹芳哀叹连声。一日曹芳召来李丰、张缉、夏侯玄三人密议,夏侯玄献计,召其叔夏侯霸回朝讨逆,曹芳从之。不想此事败露,司马师刺死夏侯玄,搜出了曹芳的血诏。司马师大怒,处死张缉之女张皇后,废黜曹芳,改立十四岁的曹髦为帝,独揽大权。

谁知不久,司马师左目生疾,未愈又带兵出征淮南平乱。班师后眼疾愈烈,疮口迸裂。他自知性命难保,急令人从洛阳召回司马昭,嘱其继掌大权,大事千万不可轻托他人,否则将自取灭族之祸。言讫,气绝而亡,时为正元二年二月。魏主曹髦闻知,下诏命司马昭屯兵许昌,以防东吴兴兵犯境。司马昭听从钟会之言,违抗圣旨,拥兵屯于洛水之南。魏主闻讯大惊,只得加封司马昭为大将军、录尚书事,中外事务任其裁处。自此,司马昭常怀篡逆之心。

姜维率大军兵出祁山,与魏将邓艾相峙于祁山谷口。邓艾夜袭蜀营,因姜维有备而未获全胜,赞叹姜维深得孔明之法,兵在夜而不惊,将闻变而不乱。

于长生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去QQ阅读APP收集角色卡牌>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