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魂之歌

血魂之歌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44章 牧野城危

与此同时,战争中心,杨平对战乐易也进入最后阶段。

此刻的杨平已尽显老态,似垂暮不已。以及发丝霜白,其手中富有灵性的战抢似都在哀鸣。

不断燃烧自身灵韵,为杨平输送最后的力量。而乐易此刻亦有狼狈,在杨平拼死无往的攻击下。

他亦是承受压力,不得不施展全盛的力量,虽然施展全盛于杨平非其所愿,但此刻他不施展巅峰圆满。

那片刻之间,他便将化作飞灰,因对方已经人枪合一,气血精魂皆汹涌的燃烧着,恐怖的力量不断袭来。

风云滚滚,烈日灼灼,二者不断战斗,似古神开天辟地一般,不断让大地击沉,让战场四裂。

所幸他们都已极致克制了自己的力量,否则只怕远处的士兵,都会受到牵连,而此刻。

杨平感受着已经燃烧百载,只剩下最后三载的命源,亦是再次猛烈挥舞着长枪。

似想要最后片刻,让对方那名震天下的盖世名将乐易与其共赴黄泉,而乐易似也感受到了杨平的杀意。

故而出手间便是全力一击,绝不给杨平有任何斩杀自己的机会,而双方不断消耗。

杨平的寿元亦随之不断流逝,其长枪亦不断黯淡,风都似在叹息,带动着杨平那霜白的雪发飘舞。

似有不忍,一代名将就此落幕,而乐易亦是露出一丝惋惜,他已经感觉到了杨平这般挥霍着寿元。

再打下去只怕是连最后一丝的寿元都将燃尽,故而虽全盛一击,却给杨平留有一丝退路。

希望对方在最后瞬间能够挽留生死,而收手投降,一代名将,哪怕是一年的寿元都将散发无尽辉煌。

这个世界太缺乏名将,且如同杨平这般,近乎与其齐名的盖世名将,若加以时间,以及补充寿元。

必将威慑天下,铸无上战功,故而乐易最后片刻,都留有一丝想法,故意让对方感受到他的让步。

让对方能够感化而投降,不过他似乎还是未能如愿,杨平已经在最后片刻燃烧他最后一载的寿元。

似宁死,也要战死沙场,决不苟活,故而长枪挥舞间,便是绝往无前,不给自己留有退路。

并能威胁乐易,甚至若乐易非为盖世名将,只怕在杨平这般无往的枪法下,早已丧命。

而此时箭塔之上,龙毅的心神,在瞬间,终被淹没,望着一点点将自己蔓延的刀芒。

龙毅停止了动作,心神,以及思考,缓缓着感受着死亡,以及绝望,还有一丝放下。

似乎一切都已结束,如同太阳一般,终究消失,没有人可以永远活下去,故而龙毅亦将随风而去。

化作亡魂消散天地,不服存在,若有轮回,如有来生,他便还有机会,再见阳光,和平,以及自由。

他望着这一点一点的光芒,龙毅此刻,竟然发现,他似没有后悔,没有害怕,以及没有担心。

似乎此刻的他,才是最真实最平静的,也只有此刻,他才能放下所有的一切,心神平和下来。

生,距离越来越远,死,离他越来越近,已经不需要担心,害怕,以及伤心,所有的一切将随时间慢慢湮灭。

没有什么东西是时间改变不了的,若真的有,龙毅便猜测,那应该是执念,但是龙毅此刻已经没有执念。

他似知晓,若执着下去,他将永远的留在这里,无法去寻到传说中的往生,虽感觉不到。

但龙毅冥冥之中似有猜测,那应该是存在的,只是他太过弱小,根本无法感受的道。

此刻,他所有的记忆于此刻轮转,少年,青年,以及奔赴战场,似在这死亡瞬间随之出现。

似要让其在最后瞬间,再一次感受他今生所有的记忆,但他看到一切,似有一丝不舍,似也出现了一丝执念。

似不想走了,似再想留在这里,去尽他的职责,但是,此刻,死亡已经蔓延,不论他究竟是放下一切。

还是执迷不前,他似都将化作飞灰,消逝而去,不复存在,似永远的消失天地,没有来生与轮回。

就这般,龙毅缓缓的沉浸着,似再次明悟,他该放下了,既然即刻将要死亡,那便不需流连。

生的时候做好一切,死的时候放下所有,生为路,死亦为道,轮回亦是新生,所有的一切将重新来过。

不需要再去执着,以及流连,如果真的有,那便是,下一世,好好做人,好好尽自己的责任。

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就当龙毅觉得白芒将自己的彻底蔓延,死亡气息将自己彻底泯灭。

所有的神魂都将彻底消逝之时,一缕叹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令龙毅震动,令龙毅清醒,以及令龙毅再一次感受生的力量。

似生不遥远,只要他向前。

随着他的意志复苏,再次前行,他随之慕然睁开双眼。

只见璀璨无比,炽如神芒的刀气停留在自己肌肤的丝毫之间,随着那句叹息,所有的刀气光芒。

竟彻底停滞,并似有消散之迹,叹息似是为他,亦似是为了杨平,又似是为了这片战场以及所有人。

就在龙毅缓缓回头见,只见远处,一尊炽盛的白光携带一片白茫茫的天兵正迅速从天际赶来。

当白光源头以及茫茫天兵跨越箭塔之时,龙毅方才看清,一名垂暮的老者携带近万飞行战兵来援。

老者似若神将,虽老却亦可一战,而是其身后一万老兵亦是杀气弥漫,似每一尊都是百战不死的天兵。

无惧生死,以及一切强敌,老将以及一万老兵的来援,整片牧野城开始欢呼,咆哮,以及震动。

“是将神李朴前辈,他竟然再次出山了。”三千忠魂军的统领颤动而语。

“是他,他真的来了,牧野城有救了,姜国也有救了。”原本不断压制情绪的副将庞明瞬间不可抑止的颤声。

其可怕强大的战力瞬间席卷,将整座登上城墙的陈国战兵一同推下,并将所有的云梯以及攻城战车瞬间化作粉碎。

攻城的战兵们纷纷震惊愕然,不料突然一股可怕强大至级的力量席卷而过,他们的战车以及云梯竟然瞬间化作虚无。

“忠魂军听令,与我一同前去救援将军。”言罢,其盖世的修士顿时将三千战兵包裹,一同向天际疾驰。

敌军亦是震动,李扑冲来瞬间,他们便被瞬间击退,所幸李扑乃是将神严格遵守诸国战约,未曾对他们出手。

只是解救最后只剩下三百的杨平亲兵,让其与李扑身后的白色将神军回合,一同厮杀。

而李扑则一剑飞去,顿时锁定乐易,顿时乐易微震,似知晓来敌顿时向后爆退,这时,庞明亦是携带三千忠魂军来援。

三千忠魂军与将神军以及三百忠勇军会合,自己则一戟飞射乐易,顿时乐易陷入绝境。

被三大名将包裹,顿时压力如山,而陈国放下见三尊名将出世,亦是飞出五尊战将。

解救乐易围困之境,双方大战,天地变色,烈日无光,炽盛的战场只剩下激烈交织的光芒。

而乐易在陈国五尊战将的支援下,终于在生死一线之间逃离。而三尊名将,对战陈国五尊战将。

顿时战局有扭转之势,而下方将神军与忠魂军以及忠勇军合并,顿时打破敌军,三万战兵竟有不敌之势。

此刻乐易极为果断,一挣脱便与五尊战将联手,顿时扭转乾坤,不复生死危局,而能力敌对方三大名将。

下方乐易亲兵似也知晓,对方携势而来,气势无往,而己方已久经战阵,已耗去大半气势。

此刻当化攻为守,故而在其的示意下众兵集成防守战阵。任你气势无匹,战力无双,亦是难以攻破。

强大的基数足以跨越双方的战力差距,亦是减少伤亡,就这般双方都这般对持着。

乐易似觉双方再这般大战下去,以己方五方战将的战斗经验,恐有不敌,故而发出号令。

”撤...”乐易的声音呼啸整个战场,顿时数十万大军微微一停,而后便似潮水般退却。

而姜国一方似也知晓,再战下去杨平恐怕连最后一丝寿命都将燃尽,亦是不曾阻拦,让对方撤退。

当双方大将退到安全区域,老将李朴与名将庞明顿时为杨平输送灵力,为其支撑,李朴并从怀中取出一颗。

闪烁着雄浑红芒的灵丹,喂杨平吞下。杨平似知晓贵重,万般也不肯吞下,但李朴何等人物。

岂能让杨平推脱,强势的讲灵丹推入杨平口中。随着红芒灵丹的吞入,杨平随之缓缓恢复。

似回复了数年的寿元,虽老迈不堪,但还有些许活力。这时,三人望着远方,皆是沉凝。

这时杨平望着下方轻叹,庞明顿时知晓杨平的意思。来到下方,展开双手。

顿时,己方所有阵亡的士兵缓缓悬浮而起,随着其强大的灵力向其汇聚,而后。

带着士兵,来到牧野城外一尊满是桃木的青山,直入数千里,来到一座空地。

强大的修为一卷,顿时一片十数里的大坑出现,托着数万士兵,让他们缓缓有序的躺在其中。

而此时陈国大军,亦是。携带数万战死士兵,来到青山另一边,为他们陈国的士兵安葬。

双方皆立下战兵魂碑,而后方才缓缓退去。而此刻,龙毅则依旧站在,箭塔,望着被副将带走的阿刚。

缓缓的沉默者,不语。直到日上中天,方才被轮值的战友替换,前去修整。

唯一略有欣慰的是,龙毅战而不死,登上箭塔一二层,携必死之心击杀百余名高等修士,被战争之镜记录。

按照军法,连升三级,瞬间从普通一级士兵升为中等一级士兵。并赐予三百灵石,以及中等士兵修行战法。

此刻,龙毅虽得,战法以及提升军衔。但是此刻却没有多少高兴,似是因为敌军依在数里之外盘踞。

亦或是因为许多战友在那场战斗牺牲,整个第九箭兵营。竟然只有他一人活了下来,剩下同期的战友。

竟全部牺牲,无一生还,龙毅还未曾高兴,以及将战法吃透,三天后竟然再次大战。

龙毅再一次登上箭塔,对方六十万大军压境,且增员了三名战将,顿时牧野城再一次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所幸将神军中藏有强者,当陈国大军屡被攻破之时。皆有老兵解除封印,与己方名将联手大战敌方战将。

得以将敌方大将击退,但是这样的代价便是一名封印的老兵寿元干涸,虽扭转战局。

但是牺牲了余生,这种战况一直持续了三年,牧野城亦被围困了整整三年,所有人亦是饱经三年战火。

将神军中的老兵亦随之不断少去,而陈国战将则随之不断增加,牧野城似万难抵抗,并难以支撑。

蓝色酱油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