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诡秀

大家诡秀
上QQ阅读APP,新人免费读10天
新人需设备和账号都为新

第17章 披衣

那宫女吓得脸色惨白,“噗通”一声跪下了,连忙解释道:“是,是她撞倒了三皇子的热水,我让她重烧,向三皇子赔罪!”

“这位姐姐说对。”梁尔尔低着头,说道,“这事怪我,我在家里娇生惯养惯了,不会烧水,还烧了厨房……”

“这事不怪你。”萧景琼冷冷地扫了那宫女一眼,冲梁尔尔道,“景临的热水,本也不该你来烧。”

“可是……”梁尔尔看向那宫女,欲言又止。

“一个贱婢的话,梁小姐不用放在心上。”萧景琼使了一个眼色。

旁边是侍卫,二话不说,将那宫女拉了下去。

“公,公主,公主饶命啊!公主!”宫女哭天抢地地求饶。

侍卫们面无表情将她拉下去。

伴着宫女的惨叫,地上留下一行挣扎的,拖拽痕迹。

“三皇子!三皇子!”眼看就要被拖远的宫女声音拔高,像是在陷身海难时,看见了一块救命的浮木。

梁尔尔闻言,转头看去,只见一个披着白裘的人,缓缓走了过来。

他身量修长,形貌昳丽,奈何脸色太过苍白,病怏怏的,身上的白裘似乎都能将他压垮似的。

“这是怎么回事?”萧景临刚开口,冷风灌进喉咙,便咳了起来。

“你伤都没好,起来做什么!”萧景琼连忙扶住萧景临,乍听是嗔怪,细听的话是心疼。

萧景临声音微弱,一句话喘三下:“我见这里火光冲天……便来了。”

萧景琼道:“已经没事了,我扶你回去。”

“三皇子,你菩萨心肠,救救我!救救我!”眼看就要被拖走的宫女喊了一嗓子。

萧景临看宫女,继而又看向萧景琼:“她犯什么错了?”

萧景琼道:“这场火是因她而起,我只是要给她一个小小教训,她喊叫的,像是我要杀了她似的。”

“有错确实要罚……”萧景临声音虚弱,硬撑着似的,说道,“但是,我佛慈悲,她一小小宫女,又是第一次犯错,小惩大诫便,便可以了。”

“好了你别说好话了,我都听你的。”萧景琼笑着应下来,转向宫女的时候,笑意更深,只是笑意未至眼底,目光中全是冷冽。

“还不带下去。”萧景琼摆摆手。

“是!”侍卫们不敢耽误。

从头到尾,梁尔尔一直低着头,上面演戏她就自得其乐地在下面看戏,一边看一边心道,《大家闺秀》中写的果然没有夸张。

【大公主萧景琼有一逆鳞,名为萧景临。她最厌恶有人接近萧景临。】

那宫女让自己一个外人来给萧景临烧热水的时候,就已经惹怒了萧景琼,现在又当着萧景琼的面,跟萧景临求情,博取了萧景临的同情……

梁尔尔无声地笑了笑。

这个小宫女今后就求着萧景临一直惦记着她吧,不然,那下场绝对……

“这位女施主是?”

萧景临的声音响起,梁尔尔一顿,扬起头来。

“地上寒凉,你快起来吧。”萧景临冲梁尔尔轻声细语。

梁尔尔擦了擦脸色的黑灰,把脸擦得更加不能见人了,她缓缓站了起来。

“女施主,你没事吧?”萧景临上下看着梁尔尔,见她衣服湿了,身上脏乱,整个人狼狈不堪。

萧景临面容悲悯,低头解开自己的白裘。

梁尔尔的肩上一暖。

原来是萧景临将白裘披在她身上。梁尔尔身体一僵,往后退了退,瞪圆了眼睛看萧景临。

乖乖啊,三皇子你这是要害我啊!

“你这是做什么?”一旁的萧景琼见状,狠狠剜了一眼梁尔尔,扯过萧景临手中的白裘,不容拒绝地给他披在身上:“你还伤着!这是做什么!”

“我见这位女施主可怜。”萧景临说着,又要把白裘披在梁尔尔身上。

“不!不!不!”梁尔尔摇着头,连忙后退了退,冲萧景琼说道:“大公主,容我回房换一身衣服吧。”

萧景琼巴不得她赶紧离开,立马摆手。

梁尔尔埋头就走。

“且慢。”萧见楚伸出手,拦住了梁尔尔。

梁尔尔转头看他,心道这位刚才跟自己一起看戏的主儿,要干什么?

只见萧见楚那修长的手指不疾不徐地解开身上的披风。萧景临的披风是白狐披风,萧见楚的是黑色大氅一白一黑,对比明显。

萧见楚道:“路上了冷,不愿意披景临的,披本王的吧。”

梁尔尔忍着翻白眼的冲动,撑着嘴角,皮笑肉不笑,说道:“多谢王爷美意了,不用了。”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萧见楚手中提着自己的风衣,望着梁尔尔的背影,嘴角擒起一抹笑意。

…………

…………

梁尔尔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坐在梳妆镜前。

她本来要上妆,遮住自己脸上的疤痕,手抬起来,又停住了。

梁尔尔抬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疤痕,想到之前三皇子那件要披在她身上的大裘。

梁尔尔揉了揉眉心,吐口浊气。

“算了。”她一抬手,将梳妆台上的胭脂水粉扫了下去,红红粉粉,撒了一地。

“姐姐?这是怎么回事!?”梁思思走进屋中的时候,见到满地的胭脂水粉,有些吃惊不解。

“不小心弄的。”梁尔尔缓缓,站起身。

梁思思将目光从地上移到梁尔尔脸上,又吃了一惊:“你,你的脸……”

“怎么了?”梁尔尔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没事……没事……”梁思思摇了摇头,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正事。

“姐姐,大公主说想见你。”

“我知道了。”梁尔尔点点头,“走吧。”

“你就这么去见大公主?”

“不然呢?”梁尔尔笑了笑,说道,“她不是要见我吗?”

“是啊。”梁思思一言难尽地看了看梁尔尔,说道,“走吧,我带你去。”

两人来到萧景琼住的地方,萧景琼刚喝了一杯茶,心中的火气却没有被压下去。

“砰!”大公主摔碎了杯子,冷冷道,“一个个的贱人,都想勾引景临!”

门外的梁思思脚步一顿,转头看向梁尔尔。

梁尔尔理了理鬓发,神色淡定。

新初二

作家的话

去QQ阅读支持我

还可在评论区与我互动

百万小说,新用户免费读

下载QQ阅读APP